›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8月14日

索吻狂致電 直闖化妝室

杜明高在紐約無線電城音樂廳與舞蹈團「火箭女郎」笑合照。美聯社

一位女中音於1988年在美國洛杉磯歌劇院合唱團認識杜明高,當時23歲。兩人曾在綵排歌劇《霍夫曼的故事》時,要於一場狂歡聚會的戲中接吻。她憶述兩人濕吻時,杜明高曾輕聲在她耳邊說:「我希望我們不是在台上。」她更記得自己要把他的唾沫從臉上擦去。

之後,杜明高擅自取得她家的電話號碼,常常致電她,說可助她發展事業。他碰見她時也會伸手摟她腰部、親吻她接近嘴巴的臉頰。他也知道她化妝室的密碼,並不請自來,疑想撞見她未穿好衣服。

但為免事業前景受損,指控人只嘗試避免與杜明高獨處,盡力不侮辱他。可是他不停作邀約,她失約時又瘋狂來電。每當他到洛杉磯,她都大為緊張,心想「我會否成為目標?他再問我時要說甚麼?」她指,自己終在1991年「放棄」,與他兩度發生關係,其後立心拒與他聯絡。她形容此舉窒礙了她的事業。

相關新聞:三大男高音之一 演出逾4,000場

受騷擾難逃避 恐毀事業

沃爾夫曾是華盛頓歌劇院的女中音。當時任劇院藝術總監的杜明高會夜復夜問她一條問題;她指「每次我走下台,他會在後台兩側布簾的位置等我。他會直接有多近走多近,把臉貼近我的臉,低聲說『沃爾夫,你今晚要回家嗎?』」

她剛開始會緊張地笑笑口略過,但當杜明高堅持,她就明確表示「對,我今晚要回家」。時為1998年,40歲的她接到兩個獨唱角色,包括與杜明高、意大利傑出女高音弗雷尼一同出演《費朵拉》,可謂走上事業巔峯。但杜明高的舉動卻使她陷於困境。

她指,「你要明白那人在行內的權力,大得像神一樣。他過來接近我、說那些話時,我腦中第一時間只閃過『甚麼?!』」,但「你走開並逃離後,你會想『我剛剛是否破壞了我的事業?』」兩人雖無身體接觸,但她絕對肯定杜明高之舉是性騷擾。

親臉變濕吻 偶像夢幻滅

這位女高音一直都很崇拜杜明高。2002年她終於有機會與他在大都會歌劇院合作。她還記得杜明高會用手捧着她的臉說:「你的表演感動了我。」他當時是洛杉磯和華盛頓歌劇院的藝術總監,又承諾「我會幫你找工作」。

有一晚,表演中場休息時,杜明高與她討論表演過後,想親吻她說再見。女高音說:「我給他我的臉頰,他卻轉過來我的臉,親我的嘴唇。突然有雙濕濕的唇在我的唇上」。他之後兩度問她,「你明白嗎?」、「你真的明白?」她分別回答「明白」、「我真的明白」。女高音憶述:「我只說了這些。但為我來說,那意味着這英雄死了。那意味着我的夢想死了。」她指杜明高之後見她不合作,沒有再追求她。

相關新聞:藉工作機會利誘上床 指控橫跨30年男高音杜明高 涉性騷擾9女性

死纏有夫之婦 肉麻留言

指控杜明高性騷擾的唯一舞者已婚,但杜明高仍死纏爛打,1990年代持續在深夜致電她約10年,她更與丈夫一同接聽杜明高的肉麻留言。

與杜明高在多個城市合作過的她指,對方會約她見面,地點包括酒店房,而她只答應午膳,當作商務聚餐。即使如此,杜明高的手仍會在其膝蓋徘徊,更會握她的手、親她面頰,令她不適,有次杜明高更以到餐廳所在的酒店房取物為由邀請她入房,然後擁抱並親吻她,但她推開,「我明顯無意與他上床,他就送我搭升降機」,一入內她就倒地,大汗淋漓。自此她有數年不獲聘與杜明高合作。

她曾問其夫,「他理解自己把我置於怎樣的危地嗎?他會破壞我的婚姻、事業,他知道自己在幹甚麼嗎?」但她仍要避免侮辱杜明高,「當你在歌劇界最具權力男人手下工作,你會嘗試言聽計從」。

美聯社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