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3月31日

六四酒案四君子明出庭
爸被拘3年 孩子︰是否死了?

【《蘋果》記者成都直擊】
【本報訊】為一款自己製作的白酒取名「銘記八酒六四」,如捅了中共的馬蜂窩,四川當局視為「大案要案」瘋狂拉人。4位涉案人士被拘押近3年後,明日開始陸續在成都市中級法院開審。其中首位出庭的被告是符海陸;符的妻子劉天艷與兒子精神飽受折磨,5歲的兒子因三年未見父親,已記不起父親模樣,見路人便問「那是爸爸嗎」、「爸爸是不是死了」;《蘋果》記者聽到,也禁不住為之心酸。

成都當局在六四30周年前夕開審「六四酒案」,變相為海內外紀念六四掀開了序幕;本報記者近日在成都採訪獲悉,本案4名被告符海陸、陳兵、張雋勇、羅富譽2016年被拘捕時,罪名是涉「煽動顛覆國家政權」,不過3年之後經多次「補充偵察」、延後審理,開庭的罪名卻變成「尋釁滋事罪」,顯示當局不敢隨便給被告戴高帽;而且當局把一宗案分為4案,從4月1日至4日分開審理。據悉有3名被告已「妥協」。

相關新聞:孖生兄弟同因六四繫獄「永不放棄尋真相」

屢押後審訊

雖然罪名變輕,但對被告的家庭仍造成精神折磨。符海陸的5歲兒子問媽媽:「爸爸去哪了?是不是死了呀?」符妻劉天艷對記者說:「聽到兒子的問題,我只能傷心。」每每兒子問起父親,她只能轉移話題,或者騙兒子「爸爸去很遠的地方了」;但孩子不依不饒問「那個地方叫甚麼?為甚麼電話也不打」?要媽媽給爸爸「送電話」。劉表示3年見不到丈夫,她和兒子還成當局「重點維穩」對象,經常遭「特殊人物」拍門。

另一被告羅富譽的妻子高燕對記者表示,她原本對共產黨不反感,「以前聽到人家說國家不好,我還覺得對方沒有愛國心」,丈夫涉案被捕後,她才明白自己多麼無知。她表示六四事件30年前發生在遙遠的北京,她從未想過有一天六四延及到自己身上;從事廣告設計的丈夫為「八酒六四」設計商標被捕,「公安說我丈夫犯了罪,我說到底犯了甚麼罪,殺人放火還是強姦?他們說是比這些還嚴重」。

「紀念一下怎麼是犯罪」

高燕說:「紀念一下怎麼是犯罪的事情?我覺得他(丈夫)沒有做錯甚麼!」有人問她是否覺得丈夫是英雄,她答稱「我不覺得他做了一件很英雄的事,這只是正常人(對六四)應有的反應」。丈夫被捕3年來,高燕只能靠寫信給丈夫,以及堅持每半個月到看守所給丈夫送衣物,不知不覺送的衣物比丈夫前半生穿的還要多,「見不到他,這是和他唯一的聯絡,自己能做的事太少了。」她苦笑道。3月的成都櫻花如雲,她希望丈夫無罪獲釋,「不要錯過春天的花期。」

根據內地刑法,煽顛罪屬「危害國家安全」罪名,可判5年或以上監禁;而尋釁滋事罪是針對擾亂社會秩序者,刑期一般在5年以下。有消息指,本案多次延期是北京最高法院的決定,目的是「去政治化」處理本案,圖在六四30周年前結案,不願再起波瀾。

相關新聞:悲情延續30年 冤屈無了期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