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8年08月23日

名家點評:
新瓶舊酒 委國新貨幣的大騙局

有小販在加拉加斯街頭賣鞋,生意淡薄。

委內瑞拉周一展開貨幣改革前數日,貨幣玻利瓦爾大跌,兌美元的官方兌換價跟黑市價有2,584%差距。這為那些可用官方價兌換美元的總統馬杜羅親信帶來巨額利潤。他們以低價購入美元,再在黑市出售,瞬間大賺2,584%。
玻利瓦爾大跌,通脹飆升。委內瑞拉通脹率亦剛達到歷來新高。當地超級通脹始於2016年11月,持續了一段時間。
周一,委內瑞拉展開貨幣改革,聲稱可結束國家的超級通脹噩夢。全新的主權玻利瓦爾取代了玻利瓦爾。兌換率是10萬玻利瓦爾兌1主權玻利瓦爾。這次更改幣值令委內瑞拉官方會計單位減少五個0。
主權玻利瓦爾亦跟委內瑞拉加密貨幣石油幣掛鈎,而石油幣相等於一桶石油價格。故此,若主權玻利瓦爾一如官方宣傳的那樣,委內瑞拉將由發行不可贖回的法定貨幣,變成發行有實物支持、可贖回的貨幣。但石油幣運作不良更被視為騙局,不是貨幣,我集中討論玻利瓦爾更改幣值的真相。
玻利瓦爾幣值更改,猶如讓加拉加斯其中一位著名的整容醫生做手術。外表變了,但實際上甚麼也沒變。這正是玻利瓦爾的情況:舊酒新瓶。

相關新聞:商戶不懂換算 索性關門新貨幣發行 委國癱瘓

需成立發行局制度

這情況一般在超級通脹下進行。最嚴重的超級通脹發生在匈牙利,1946年7月,一日間通脹率達207%。之後當地進行貨幣改革,新貨幣刪減了29個0,是歷來刪減得最多的一次。
還有其他驚人的更改幣值個案。1989年底,我在奧地利維也納一頓晚飯中,跟南斯拉夫社會主義聯邦共和國副總理日夫科首次見面。翌日,南斯拉夫政府內負責經濟改革的普雷格爾(Pregl)要求見面。我們討論了他的改革構想,他邀請我當顧問。我表明對此有保留,因我是典型自由派、支持自由市場的經濟學家,他卻是南斯拉夫共產主義者聯盟領袖。意外地,他指我的資歷正是他邀請我當顧問的原因。普雷格爾一再堅持,加上我之後得知他有份在1990年1月瓦解南斯拉夫共產主義者聯盟,並致力自由市場改革,我同意當他的顧問。
1990年1月我甫抵達貝爾格萊德,就面對南斯拉夫一項嚴重政策失誤。南斯拉斯剛啟動貨幣改革,用可兌換的第納爾,取代舊有的第納爾。改頭換面後,幣值刪掉四個0。我認為那可兌換的第納爾最終不能活,唯一能救第納爾的,是成立貨幣發行局制度,讓第納爾匯價跟德國馬克掛鈎,100%以德國馬克作儲備,自由交易。
但我的建議未獲接納,第納爾幣值上的0一再被刪減,1994年1月通脹率達313,000,000%。由1990至1994年,共發行了五款新第納爾,刪減了27個0。
除非委內瑞拉採納全新匯率制度,如貨幣發行局制度或美元化,否則玻利瓦爾將會跟南斯拉夫第納爾同一命運。超級通脹飆升,玻利瓦爾的危機更頻密發生。

本文轉載自美國《福布斯》雜誌。作者Steve H. Hanke是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應用經濟學教授,貨幣發行局制度世界權威之一。其Twitter賬戶@Steve_Hanke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