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8月11日

身在柏林一個月 心繫北京弟弟
搬家 下廚 學打鼓
劉霞低調過日子

9,878

7月10日,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的遺孀劉霞離開中國,張開雙臂重新擁抱自由的日子。在柏林生活了一個月,劉霞也由剛開始的激動心情慢慢平復下來,重新調整自己步調以融入柏林的生活節奏。
《蘋果》特約記者:心語

相關新聞:重過新生 作品也許不再絕望

剛到柏林時,劉霞和北京來的朋友一起住在當地的酒店,三餐很多時候也都在酒店內的餐廳內解決。據悉,目前劉霞已搬離酒店並選擇離好友、流亡德國的中國作家廖亦武住家附近的一棟公寓裏暫時安頓下來,而和她一起從北京到柏林的朋友也已經回到中國,因此現在劉霞獨自一人居住。

等身體穩定一些,也更加融入柏林一些。

「她(劉霞)現在肯定是語言(不習慣),我們都鼓勵她快點開始學語言,既然喜歡柏林,還是要快點把語言學一下。」身處北京的劉霞胞弟劉暉接受《蘋果》記者採訪時表示,雖然語言不通,但姊姊劉霞現在已經獨自到住家附近的超市買東西,偶爾也會自己下廚:「我姊姊的廚藝不錯的。因為住在城市裏,出門還是挺方便的,買東西時就用指的,然後就結賬,雖然語言不通還是可以的。」
嚮往自由、不喜歡受拘禁的詩人、畫家及攝影師劉霞,離開中國時帶了14個行李箱,其中不少是她自己的攝影作品,還帶了不少「醜娃娃」。劉霞曾有一張攝影作品是她的亡夫劉曉波把一個醜娃娃抱在肩上。這隱喻中國當權者的高壓集權統治及控制下,言論與人身不自由,人民在受箝制的壓力與環境下所表現出的壓抑與沉默。到了德國後,是否計劃繼續以往劉霞的愛好,劉暉說姊姊還需要再調理身體。至於看藝術展、逛博物館等,也是姊姊興趣與愛好之一,劉暉相信再過一段時間,等姊姊的身體狀況更穩定一些,也更加融入柏林的生活一些,便會繼續她從前的興趣與愛好。劉暉笑言,姊姊買了一套鼓,準備開始學打鼓,而從前在北京時並沒聽說她喜歡打鼓。
除了生活外,外界也關心劉霞幾時能與公眾會面談話。瓦茨拉夫哈維爾圖書館基金會日前宣佈,劉霞的好友、旅居柏林的中國流亡作家廖亦武獲得今年的「令人不安的和平獎」,因他敢對中共政權批評,公開朗誦記念1989年6月4日天安門鎮壓死難者詩作〈屠殺〉後被囚4年。頒獎禮將於9月27日在紐約波希米亞國家音樂廳舉行,基金會稱劉霞屆時也出席。但劉暉沒聽姊姊提到要去紐約。

只要劉暉還沒自由,很難出現在公眾前……

劉霞的另一位在德國好友,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廖天琪對此分析表示:「劉霞連她丈夫這麼重要的紀念晚會都沒有露臉、都沒有參加,她會這麼遠陪着廖亦武去紐約領獎嗎?我的回答是,劉霞會去,如果那時候她的弟弟劉暉已出來了(離開中國),那她就沒甚麼考慮,她就會去。除非劉暉獲得自由,否則劉霞會一直低調,包括不能去這裏、不能去那裏,包括她自己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到奧斯陸替劉曉波領獎,這些事情都會暫時擱置的。只要劉暉還沒獲得自由,劉霞恐怕很難出現在公眾前,這是當時她(劉霞)親口告訴我的。」
劉霞離開中國後雖十分低調,但她生活的一點一滴仍然為世人關注。好友廖亦武日前在Twitter及facebook上載了一張劉霞身穿黑色T恤,坐在街邊喝啤酒的照片,並留言:這杯啤酒來自不易。Ich bin ein Berliner(我是柏林人)。廖亦武解釋:「22年前(應為55年前),甘迺迪總統來到柏林牆,宣佈他也是柏林人。今天,全世界熱愛自由的人都必須說:我是一名柏林人,我是受到反猶威脅的一名猶太人,我是一名阿富汗人,我是(蘇聯)布拉格的一名囚犯,我是一名柬埔寨人,一名古巴人,是尼加拉瓜的一名印第安人,我是極權主義的一名受害者。」
照片發出後,劉霞的現況再次引起了大眾的關注。有網友說,煙酒兩嗜在她身上感覺或許是最好的釋放。聞到麥花香了,還有藍天。也有網民直接在廖亦武的facebook上留言:劉霞是自由的/自由的淡金麥香/自由的燦爛笑容/一張照片/勝過發言人千句。

如果曉波在,該有多高興?

劉霞被北京當局軟禁近8年,其間患上嚴重的抑鬱症,她曾哭訴:「以死抗爭最簡單。」到了德國之後,廖亦武告訴《蘋果》記者,劉霞日前在醫生與專家們的建議下,住院幾天做了比較詳細的身體檢查,沒有再聽說她提起抑鬱症了。劉霞一位好友告訴記者,從前在北京和劉霞相聚,不開心時劉霞會喝很多酒、抽很多煙,現在終於能見到她在陽光的溫暖照耀下,開心悠閒地喝啤酒了。
劉曉波與劉霞半生抗爭的愛情為世人所熟悉。在失去自由而被監禁的日子裏,劉霞多次抵禦酷寒,獨自走過結冰的路面,就是為了探望心愛的丈夫一眼。劉曉波生前曾說這二十年來最幸運的經歷,就是得到了妻子劉霞無私的愛;而劉霞最後和丈夫相擁的日子,卻是在醫院的病房中度過。劉曉波在被輾成粉末前,用盡生命最後的氣力,要愛妻離開中國,也成了劉霞離開的最大動力。劉霞帶着亡夫穿過後留下氣味的紅衣離開故國,在異地裏透過衣服上的熟悉的氣味來回憶和丈夫曾經相處的時光。兩人相愛了半輩子,卻沒有生育兒女,劉曉波曾說,在缺乏人權的時代裏「我們有一百個理由不能要孩子」。
廖亦武7月底在twitter上載了他的小女兒「小螞蟻」的一小段短片,提到:「螞蟻的舞蹈,她是劉霞最好的朋友。正巧幼稚園放假,她們整天泡在一塊,彼此着迷。劉霞說,如果曉波在,該有多高興?」
有網友留言:「讀着有些心酸,劉霞那麼喜歡孩子,這輩子卻沒有自己的孩子。」記得問過她這個問題,她說,他們這個情況,無法給孩子一個快樂明朗的生活和未來,不敢要。作為女人,她犧牲的太多了;還有網友說:「祝福劉霞──未必要成為旗幟或代言,但她應得到自由的快樂,這漫長歷程本身已說明自由是多麼珍貴。對她沒有任何要求,讓她沒任何負擔,真正自由自在是對她的唯一期盼。」然而,離開中國後劉霞就真正自由嗎?她的胞弟劉暉還在中國當「人質」;她的亡夫劉曉波真正死因至今仍遭不少人(包括劉霞本人)質疑。她無法自由回中國探望思念的親友,連對公眾闡述內心真正的想法,在目前形勢下仍遙不可及。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