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7年11月13日

不怕粗茶淡飯 最怕練功似受刑痛到喊
河南孤兒雜技脫貧

【兩岸透視】
【《蘋果》記者蕭宇、鄭悅童、朱家駿、易仰民河南濮陽直擊】
河南濮陽是中國雜技之鄉,當地一個「孤兒雜技團」最近備受關注,帶團的師傅劉甫曾坐牢,出獄後行善專收孤兒或單親家庭小孩,或是家貧不讀書甚至殘疾的兒童練雜技。《蘋果》記者近日赴當地直擊團中23名5歲半至15歲的孩童,他們不怕住宿簡陋,不怕粗茶淡飯,最怕是練功,尤其練一字馬時總是哀號連連,甚至有人練翻觔斗受傷「斷手斷腳」,不過哭完抹去眼淚仍堅持「我要學雜技!」,他們的理由一致:「能有一技傍身,賺錢養家!」
劉甫帶領的濮善雜技團,沒有固定住所和校舍,多次搬遷,曾把公園當練功地,如今暫時棲身濮縣夜市改成的基地,掛上濮善藝術培訓中心的招牌,算有了自家空地練功,但住的是貨櫃屋,周圍是粟米田。23名學員逼在同一間房,睡床用多個碌架床拼成。

相關新聞:雜技團曾上央視大馬表演 慕名求學者眾

煮飯阿姨教語文數學

簡單的飯堂就在宿舍門口,生活老師許利君,既是廚師,也是老師,平時除了煮飯,曾教幼稚園的她,如今還負責教23人二年級水平的語文和數學。練雜技每周練功六天,只有周日休息。早上5時多起身,先在基地跑20圈,然後梳洗,休息完7時半在飯堂外列隊,背誦感恩詞後吃早餐。每星期共六天上午8時到10時半、下午3時到5時半練習基本功。
翻觔斗和拉筋動作是雜技基本功,初學階段最辛苦,「練一字馬像受刑!」這是多名學員的心聲,每次被教練點中壓腿,即現苦瓜臉。當教練用力將他們的腿按下時,不少頑皮的男童也忍不住喊痛,豆大淚珠奪眼而出;練功久的,雙腿大致能一字張開,但要過教練一關沒那麼容易,教練叫助手按住學員一隻腿,自己用力將他另一腿拉得更直,把他身體壓得更低,源自筋骨痛楚,令堅強男孩也忍受不住,無不面部露出痛苦表情,有的則忍不住哭喊出聲。
5歲半的二虎,被父親送到雜技團後就不想回家,因為眾多師兄都很疼惜這位小師弟,平日多人與他一起玩。但練功時看見師兄們輪流因受刑痛哭,他顯然有點怕了。即使筋骨較軟的他比許多師兄表現好,但練一字馬同樣不時面露痛楚表情。在這時刻,他才細細聲向記者說,「練功不好玩,想回家」。
15歲的張贊助在學員中年紀最大,但資歷最淺。採訪當日拜師才一個多星期。「他們基本上每個人都哭,他們越哭,我越害怕!」張說,自己年紀偏大,手硬腳硬,練功特別辛苦,「死的感覺都有了,累得自己用頭撞牆了。」但他希望能堅持一兩個月再作打算。
拉筋固然痛楚,翻觔斗則更易受傷。15歲的王漢世練後空翻時左手指骨折,要暫停練習表演節目,但仍要跟隊操練基本功和肌肉訓練。

練翻觔斗腿撕裂骨折

12歲的張景瑞此前團隊仍在公園操練時,因翻觔斗右腿撕裂骨折,留下20厘米的長疤痕。除了翻觔斗和拉筋動作這些基本功,升一級可表演節目的學員則要練十分鐘倒立和「騎膊馬」,其中要將相等重量學員騎在膊頭上練負重和肌肉,一樣令不少人辛苦到哭。有人練完稱肩膊十分痛楚,有人腰部更因此受傷,但貼着膠布繼續練。「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這是劉甫教徒弟時常說的一句話,如今幾名表現突出的弟子被安排練習演節目,向表演邁出一大步。但要達到他們「學一技傍身,賺錢養家」至少仍需幾年苦練。

相關新聞:頑童受教改過 教練:他們本質不壞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