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12月09日

旅館收散房變酒店房
低收入華人寒冬恐睡街頭

三藩市一直是遊客的熱門旅遊地,酒店愈起愈多。但政府一直嚴格規定發展商要於旅館保留一定房間數目,出租予市內低收入人士作「散房」用途。有見近年樓市市場燃熱,多間旅館東主聯手向城市規劃局申請,要將它們改變用途出租給旅客。有華裔街坊擔心「散房」供應會逐漸銷聲匿跡,面臨無家可歸。
駐三藩市記者:唐芷瑩

俗稱「散房」的單人住房旅館(Single Room Occupancy hotels,簡稱SRO)存在多時,1980年代市政府見供應短缺,危害低收入、殘障及老人的住屋,故通過《酒店住宅單位改建及拆卸條例》(Residential Hotel Unit Conversion and Demolition Ordinance,簡稱HCO)。旅館發展商若想將性質屬於「住宅房」(Residential Hotel rooms)的房間改變用途為「旅客房」(Tourist Hotel rooms),需額外補錢給政府,或提供「一房換一房」(one-for-one replacement)補償,一直運作順暢。

不過,今年就出現六間旅館的業主或背後的發展商,集體向城市規劃局申請將物業內的「住宅房」改變用途成利潤更高的「旅客房」;但就被指他們擬轉換成旅客房的房間位於精華地段,每房估計價值30萬美元(約234萬港元),但拿來「一房換一房」的單位位於非精華地段,市價遠遠低於30萬美元。反對者痛批業主鑽條例漏洞,而他們亦認為事件更令人意識到HCO條例的監管力度不足,發展商只要「隨便」找到人,承認某地段上興建的物業是用來替補改變用途的「住宅房」已算附合條例要求。他們認為,若這次換房案過關,不單違返HCO原意,業主僅需付出很小成本,就可收回酒店散房謀取數倍利潤,恐引來他人仿效。

翻查城規局紀錄,今次所涉的旅館房間均在精華地段,有位於高級購物中心Westfield Center隔離的第四街54號、聯合廣場旁的吉里大道(Geary Boulevard)432號、埃利斯街(Ellis street)140號及布什街(Bush Street)447號、新興潮區諾布山(Nob Hill)的薩頓街(Sutter street)972號,及twitter總部斜對面的市場街(Market Street)1412號,涉及共214個散房單位。申請人建議以較便宜田德隆區特克街(Turk Street)361號和Leavenworth街145號滿足「一房換一房」方案。

數十名華裔街坊及示威者周三在其中一間旅館Hotel Des Arts大廈前抗議,捍衞散房供應。田德隆區(Tenderloin)中央城市散房合作社(Central City SRO Collaborative)社區組織員沙夫(Rio Scharf)質疑,六間旅館的申請人背後由大企業操縱,形容今次情況「很可怕,散房是三藩市低收入人士住房的最後一道防線,現遭受威脅」。華裔散房租戶霍亞莉表示,現時政府雖建不少可負擔房屋,但供不應求,要保留散房:「我抽可負擔房屋抽了一年多都不成功,難過中六合彩!」

針對今次情況,市議員佩斯金(Aaron Peskin)正動議收緊對散房條例的監管。城規局對「六旅館」的公眾聆訊訂於周四舉行。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