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4月13日

【有理就講】人生沒出路?
薯伯伯:給別人聆聽自己聲音

窮途,未必是絕路!香港早前頻現學生自殺案,引起社會各界高度關注。本周「有理就講」以「出路、絕路:怎樣看生死?」為議題,邀請了旅遊達人「薯伯伯」談談自殺與抑鬱。讀者如對此議題有興趣,可將文章電郵至swtalk@appledaily.com。以下薯伯伯的文章:

人生總有幾個日子,你能清楚憶起近乎每個細節,像是照片定格。而我的那個記憶,發生在中學2年級的某日,當天午飯過後,一輛貨車剷上行人路,把我撞至雙腳折斷,腦有瘀血,並需留院治療39天,事隔20多年,臉上疤痕還是清晰可見。最讓我介懷的,是那輛貨車撞死了我最好的朋友,而我是在車禍後兩個星期後才知道此事。

車禍過後,不知緣何,我發覺自己有些自殺的念頭,從來沒有實行過,但當時幾乎每天都會想到。回想那些年頭,自己應該有點創傷後抑鬱。九零年代的香港,心理創傷治療,屬新鮮事,我根本不知甚麼是抑鬱,更不知道自己可能有抑鬱,只是覺得有點不開心。我是直到2003年,張國榮死後,才知道原來抑鬱跟悲傷是兩回事。

我在療傷期間,院方為我安排見了一次心理醫生,不是懷疑我有抑鬱,而是因為我的顎骨移位,要做短期的箍牙手術,兩星期內不能張開牙骹,進食甚為不便。我媽見我無甚胃口,偷偷買了家鄉雞的黑椒薯蓉,我一天能吃上10多盒,護士不知就裏,見剩飯過多,擔心我有厭食症,就安排我做心理評估。

那次與心理醫生的談話時間不長,我只記得她沒有批判或分析我的話,只是很細心聆聽,間中做些筆記。心理醫生說我對之後的生活有適當預期,也許她的評估是對的,因為我大概到了中四下學期,就沒有任何自殺念頭,只是中間還是有個漫長過程。也許是自己逐漸放開,也許是因為自己很幸運,找到可以傾訴的朋友。總之,轉變的過程很漫長,也很微妙,連自己也不為意。

每個人的情況都可能不同,我只是用自己當時的心態,寫下一些抑鬱時的感受:

1.有次一名不太相熟的同學跟我說:「點解你成日都咁開心?」我當時覺得,你真的不了解我。也許,有抑鬱的人,表面看起來,可以是很開心,不是裝出來。

2.車禍之後,有些人總會用很奇怪的理由去開解我。我心知那人好意,所以不需要重複說別人只是出於好意之類的話。車禍後兩星期,我才得知好友死去,難過哭泣,腦外科病房的護士長就跟我說:「你以為自己好慘?之前有個女仔被泥頭車壓爆頭,佢咪重慘,佢屋企人咪重慘……你要好好活下去。」這些出於好意的說話,對我而言,實在毫無共鳴。

3.抑鬱是奇怪感覺,它可以很負面,但抑鬱是有癮頭。若有抑鬱徵狀,自身多少也知想法有害,還是會忍不住踩這個泥氹。每晚憑空想像,讓抑鬱感覺佈滿全身,想像身周的人一個一個離開,想像得躲在被窩裡淚流滿面。這種負面感覺,卻又矛盾地能帶給我一點安慰。任何勸你停止悲觀想法的建議,都是無效。如果有人說:「唔好諗太多」、「早啲瞓啦」、「時間會沖淡一切」、「神自有安排」,我都覺得我們活在兩個世界。

4.抑鬱看起來很負面,只是很多人不知道,其實抑鬱會讓人有快感,聽起好像好變態。抑?的過程不是完全失控,自主意識很是強烈,並非純粹處於被動狀態,自己很多人生的念頭、思維以及世界觀,都可以在抑鬱的過程裡做出深刻的反思。我有時會想,如果人類經過千百萬代的演化,仍然保留抑鬱,也許它真的有存在價值。

5.承上一點,抑鬱的過程,由於感覺非常主動,誤判自身擁有足夠能力去改變想法,以為一切盡在掌握之中,而沒意識到需要在外界尋求幫助。就像深度煙剷跟你說自己沒煙癮,因為他可以連續數天不吸煙云云,這種人其實最應該主動尋求外界幫助。

6.我回顧自身轉變,算是非常幸運,找到願意聆聽自己的朋友,尤其是K君。記得那年頭,每到放假前夕就會與他煲電話粥,實在沒有甚麼話題,拿著聽筒也睡著了。有些人以為聊天一定是交換資訊,但那只是表象,找朋友聊通宵不一定是相互分享故事,也可以只是尋求安全感和慰藉而已。

7.聽到別人對我訴說他的哀傷,我也同樣覺得難過,但因自身經歷,我總不願去安慰別人,因為我覺得沒作用。雖說抑鬱有藥可食,但又似乎無藥可醫。如果要幫助朋友,最有效的方法,就是用心聆聽他們的感受,既不必覺得在幫助他,又不可以嘗試改變他,不要抱著開導他的心態,更不要分析或批判對方的想法。談話的內容可以完全跟抑鬱或自殺毫無關係,找個安靜的環境,專注聽聽對方的說法,其實已經足夠了。

8.抑鬱的結束,不是一扇明確的出口,而是一條漫漫的長途。走出抑鬱的那天,當事人也許連自己也不察覺。聆聽的過程很漫長,漫長得你誤以為自己束手無策,但真的會有用,只是你不知道而已。

新聞上看到多宗學童自殺,學童的母親走到殮房認屍,激動得昏倒過去,聽到這類報道,總覺非常難過。我真的希望,那些看不見出路的同學仔,能找到聆聽他們的親人或朋友,或者起碼給別人聆聽自己聲音的機會。

數年前我打電話去車禍時死去的同學家裡,約了他媽媽出來飲茶。臨走之前,他母親忽然對我說:「我見到你去旅行,就好似見到自己個仔去旅行。」說起失去了20多年的孩子,她還是哭成淚人。一個人離去,不論走的原因是外在還是內在,就算過了數十年,卻一直是最疼愛自己的人心裡一道疤痕。

假如離去的原因是內在,若然只是暫看不見前路,想走最後一步,可以的話,不如再多忍一會吧。

文:薯伯伯 (西藏拉薩「風轉咖啡館」館主,長期遊走於香港及西藏的香港人。)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