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6年04月10日

【有理就講】
內地生睇《十年》:「我和香港的距離就在這裡」

「我們的醜陋,是在於我們不知道自己的醜陋。」此話出自台灣已故作家柏楊在1985年的著作《醜陋的中國人》。然而,醜陋的又豈止中國人?本周「有理就講」以「醜陋的XX人」為議題,歡迎對此題目有興趣的讀者,將文章電郵至swtalk@appledaily.com。以下是來港讀大學一年多的內地生Michelle來稿:

「醜陋」,這裏簡單的解釋是指不文明的行為;而談不文明行為,很多人會即時想起中國人,隨即大家又會去批判中國人的劣根性。事實上,我會承認中國人做出不文明行為有錯,但明白事理是一回事,能夠狠狠去批評是另一回事;所以要我寫,我大概不能像外人那樣徹底地去批判中國人的劣根性。畢竟人除了理性和教養,還有感情,我認同大家對中國人的批評,但要我自己落筆討伐,我總是做不出來。

最近,我在香港看了《十年》。這裏,我想先談談香港人。

我有同學跟我說,她還沒來香港時,對香港的政治生態完全不了解;但那時中港矛盾已經比較激烈了,所以她在內地會看到諸如屯門踢行李欺負小女孩之類的新聞。而她當時的感覺是,天啊,這也太醜陋太野蠻了吧,感覺完全無法理解,只覺得是社會上一群loser在宣洩怒氣。然後她會對自己說,這肯定是很少數的、極其個別的不文明行為,不應該被拿出來報道和炒作。她後來在這邊唸書,雖然時間不長,但也大概了解到本土派和本土思想的一些基本概念;並會嘗試去理解,為甚麼會出現這些她覺得原本在一個文明社會裏不可能出現的行為,且不會再簡單歸類為醜陋,而去理解背後所想表達的抗爭與憤怒的來源......

至於我本身則認為,香港人顯然是不醜陋的。我來香港讀書之後,感受很深的是香港的文明。我住的地方望出去是一個公園,由於在馬路另一邊,所以平時很少人去,但即使每日踏足休息的人很少,花園依然乾淨整潔,噴泉依然每日噴水,這個城市的井然有序讓我很喜歡。香港人的行為大部份都是文明的,展示出這個城市整體的高質素和高水平。如果香港人真要表現出所謂「醜陋」的行為,往往是與內地的事情有關,例如比較讓內地人有負面看法的排外或者歧視。但我不喜歡用太強烈的「醜陋」來形容這種行為,儘管我在其中會有不舒服的感覺,但我覺得這是整體環境的差距造成的;而且這並非香港獨有的情況,歧視和排外在世界上各個地方都是存在著的。

然後,我想談談《十年》。

先說說內地人為甚麼想要看《十年》。說實話,大多是獵奇的心理,想看看為甚麼內地要禁這個戲。事實上,內地電影、電視劇被禁的情況太普遍了,大家對於「被禁」的反感很強烈,所以政府越屏蔽,大家反應就越熱烈。但是,看完之後會有甚麼看法?也許對香港負面的看法會更多,例如不在廣東省不講廣東話的人,很難明白為甚麼香港會那麼激動去保護方言。至於政治話題,更加不期望內地人會理解香港。(以上純粹描述實情,不代表個人觀點)所以從某種程度去看,我覺得禁了反而是好事——這裏我不是指要甘願忍受互聯網的不自由,習慣被禁錮,從理性層面我沒有認可禁了這件事,內地人實在很有需要去了解香港人怎麼看待中港關係,以及香港的文化精英階層為甚麼把《十年》推向了最佳電影寶座。不過,我是預感到很多對香港現狀完全不了解的內地人在看到這部戲時,對裏面價值觀的極度不適應從而引發罵戰加重衝突,這是我們所不願意看到的。中港矛盾這幾年已經深了很多,不僅香港人討厭內地人,也有越來越多內地人討厭香港人。我沒信心這部電影在民間文化層面上,兩地人能達到某種共識理解......矛盾嘛,無謂再激化了。

看到一些內地網友對《十年》的評論:

「本土意識這種東西,確實是不能強求非本土的人去理解的。」

「電影對共產黨或者說一個政權的簡單定調,然後又引來一片歡呼鼓掌......覺得絕對的武斷很可怕啊。堅信民主是萬能的,堅信無所謂,但若帶着一種不理性去嘲笑另一種不理性,總有些五十步笑百步的感覺。」

「癡線......廣東都講廣東話啊......真是意淫神作。」

此外,也有看到評論覺得導演被迫害妄想,也有覺得導演很有膽;當然,也有覺得內地禁播部門很搞笑、很沒有自信,也有只純粹獵奇想看看。

4月1日,我跟其他一些內地同學去看《十年》。很多人的大場子,老實說,在那濃烈的現場氣氛中我還真的有些慌張。

看《十年》的時候,我留意到放映《自焚者》時,貌似是全場情緒的高潮,鼓掌叫好都在那裏。有同學說覺得自焚的方式很激進,特別是當大部份看戲的年輕人因此受到鼓舞,並生出為理想獻身的崇高感時,很容易讓整個社會的氣氛陷入一種自毀傾向,而這不是一件好事。不過,身邊大部份香港朋友看那段都看哭了......它確實表達了一種吶喊和張力。

放映完畢,我也問了幾個現場在看的香港人,感覺大家都沉浸在某種又悲觀又無力的情緒裏面去。

當晚,香港人看到一些爆點的時候會鼓掌,例如聽到「中國人都是自私的」;然而當時我和一些內地同學卻無法鼓掌。其實那時候我在人群中,別人鼓掌我不鼓掌,我有一瞬間好怕他們會問我為甚麼不鼓掌,然後把我轟出去……

但我和同學卻真的無法鼓掌。即使我們互相理解,互相尊重,但我無法在這些場合下鼓掌,無法發自內心覺得深有共鳴。

這一刻,我覺得我和這個城市的距離,就在這裡。

來港讀大學一年多的內地生Michelle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