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6年03月31日

【有理就講】
中共強拆十字架 當外國勢力咁打?

「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毛澤東這名言,或多或少反映了中共過去的鬥爭與發展思維。今天的中共,又是否延續這種思維,天不怕、地不怕、人不怕?今周「有理就講」的議題為「中共怕甚麼?」歡迎讀者將文章電郵至swtalk@appledaily.com。本欄目早前邀請中國問題專家潘小濤,就中共怕甚麼發表見解( http://bit.ly/1RJITjH )。今次特別邀請到,中大崇基神學院院長邢福增,就早前浙江省清拆教會十字架事件撰文,探討中共是否害怕正在內地興起的基督教。以下是邢的文章:

‧強拆十字架!
自2014年以來,浙江省在三改一拆的行動中,以清除宗教違法建築為名,強拆了近二千所教堂屋頂的十字架,事件對中國政教關係帶來了重大挑戰。

‧拆違?拆十?
所謂三改一拆,指改造舊住宅區、舊廠區、城中村和拆除違法建築。當局宣稱,宗教場所有不批就建、少批多建的問題,政府是處置違法宗教建築,宗教不在法律之外。對於外間批評三改一拆侵犯宗教自由,官方回應指被拆的悉為宗教違法建築,政府的行為只是執行法律,問題根本與宗教信仰自由沒有關係。

國內不少宗教場所確實存在違建,但許多被強拆十字架的教堂,根本並無違規建築。十字架在沒有結構安全的情況下仍然被拆,顯然,十字架才是當局針對的對象。其實,在這場強拆十字架運動,違法建築處置工作只是表面的幌子,當局真正關注的仍是徹頭徹尾的「宗教」問題,正如省民宗委下達要求各地民宗部門的處置方案所言,此乃「用非宗教的方式處理宗教問題」。儘管當局一再辯稱,行動的本質是拆違而非針對十字架,但從運動的實際針對性觀之,十字架才是主要目標。

‧不惜代價的拆十
近一年多,當局拆十字架的決心,可說是不惜代價。浙江省是宗教大省,官方統計全省基督徒多達200萬,一直以來,政教關係相對和諧。但是次強拆十架,受到最嚴重衝擊的,就是官方認可的登記教會。

2015年7月5日及10日,浙江省天主教兩會(編者按:即中國天主教主教團,及中國天主教愛國會)及基督教協會先後發表致浙江省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的公開信,就省內各處自2014年來強拆教堂十字架的問題,表達了強烈的反對意見。天主教兩會及基協一直被視為接受黨和國家領導的宗教團體,如今竟公開表達異議,反映當局持續一年多的強拆運動,最終逼使部分原來支持政府的基督宗教團體也發出強烈反對聲音。結果,省基協會長顧約瑟牧師,在2016年1月,竟被當局以「挪用資金」的經濟罪名拘控,反映當局企圖以經濟犯罪起訴顧來掩飾問題,轉移視線,迴避公權在強拆十架運動中各種不當行為,及其在執行過程中各類違法違規問題,反過來以執法者姿態打擊反對拆十的教會人士。

‧拆十與意識形態鬥爭
當局寧願付上重大政治代價也要拆,顯示拆十架涉及更重大的政治考慮。官方文件指:「要看清十字架背後的政治問題,堅決抵禦滲透,掌握意識形態領導的主導權」, 說明省政府要將十字架從公共空間中徹底清除的原因。

2013年4月中央辦公廳下發9號文件,指出 「意識形態領域滲透與反滲透依然嚴峻」,絕不能任由錯誤思潮蔓延,讓西方反華勢力有機可成,藉此「把西化分化和『顏色革命』的矛頭」對準中國。國家安全涉及了不同的防線。2014年出版的首部《中國國家安全研究報告》,「宗教滲透」視作「文化殖民和意識形態滲透」。2015年7月全國人大常委通過新的〈國家安全法〉,強調要「防範、制止和依法懲治利用宗教名義進行危害國家安全的違法犯罪活動」(第廿七條)。近年中央在高舉國家安全下針對意識形態領域的防禦式鬥爭部署,確實為浙江省強拆十字架行動賦予了政治合理性。中央容許有關行動持續及擴大,自然令人懷疑及擔心中央拆十字架的取態。

‧清除黨內十字架
強拆十字架,也說明省領導有意識地要糾正個別宗教發展過快、多、熱的問題。他們認為基督教快速發展的原因,是由於基層黨員幹部信教所致。故在拆教堂屋頂十架的同時,當局又針對黨員進行宣傳無神論教育運動,要將黨內的十架也拆除。查中央巡視組在2014年7月至9月對浙江省進行巡視,後來提交的整改通報中,便指出了「部分地區黨員參教信教問題」,反映出部分黨員「理想信念不堅定」。又要作好「部分地區參教信教黨員教育轉化處置工作」。可以說,清拆教堂十字架運動也是一場針對黨內十字架的「清黨」運動。

‧反強拆到公民醒覺
強拆運動期間,部分溫州信徒以各種方式保護十字架,提出非暴力抗爭、維權、捍衛憲法宗教自由等理念,象徵部分基督徒公民覺醒的開始。信徒要捍衛信仰權益,又反過來被斥為破壞社會和諧。雖然官方對此等民間維權運動予以嚴力打壓,其中聲援反拆十的基督徒維權律師張凱,以及其他反拆十的人士,更被官方以各種理由拘控;但事實上卻令更多守法的信徒被推到政府的對立面。 其實,基於國家安全來拆十字架似乎十分荒謬,但卻突顯出表面強大的統治者,原來是那麼的缺乏自信與不安全。拆十字架表面上只涉及某些宗教,但想深一層,當權者容不下的,又豈只十字架?

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神學院院長邢福增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