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5年12月31日

港大學者:放大戰後德憤恨

納粹題材近年在德國逐步解禁,今年有舞台劇公演提及希特拉。資料圖片

《我的奮鬥》一直被視為希特拉統治歐洲、征服世界的藍圖,之所以具顯著重要性,香港大學現代語言及文化學院助理教授傅榮朗(Roland Vogt)指,是因為希特拉後來真的落實了書中提出的主張。
傅榮朗形容《我的奮鬥》是意識形態與政治行為密不可分的「慘痛例子」,書本放大了一戰後德國人的憤恨、偏見與恐懼,啟發納粹主義並成為基石,但與其說是極權統治模板,倒不如說是希特拉政見、意識形態與世界觀的聲明及辯解,是有助了解納粹興亡,以及解釋大屠殺何以發生的「必要基本史料」。

相關新聞:破德人禁忌社會未必準備好

欠組織過時咆哮

現在看來,《我的奮鬥》似乎已是「有欠組織的過時咆哮」,但對了解有利納粹主義興起的社會、政治與觀念條件仍相當重要,慕尼黑當代史研究所在「加長版」《我的奮鬥》加入海量註釋,傅榮朗相信原因之一正是希望做到這一點。
《蘋果》記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