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3年04月11日

月租500元 與垃圾同居
滬貧民瑟縮貨櫃村

香港有籠屋,上海有貨櫃村!距離繁華的陸家嘴金融區約20分鐘車程的偏僻處,有一片由貨櫃改裝的「房屋」,居住者為清一色外地農民工及其家庭,人稱「貨櫃村」。在這「村落」裏,3萬元(人民幣.下同)可以買個貨櫃,經改造的貨櫃內與普通房屋並無二致,開門是個店,閉門是個家。若要租住亦可,月租約500元,水電齊全。

當今上海,售價七、八百萬元的高檔住宅已不在少數,其業主和住客幾乎都是當地居民和外地權貴階層,來自外地農村民工人員的月收入僅約2,500元,根本買不起住房,消失半個世紀的貧民窟便重現上海。貨櫃村原址是外高橋的一個貨運停車場,後來成為貨櫃臨時堆放處,近年來被外來民工佔據。他們白天在這裏以拆卸舊車輛、回收廢品垃圾為生,晚上在這裏吃喝拉撒,闔家居住,逐漸形成城中村。

媒體廣報 政府趕客

「這裏的房租每個月500元。不但通了電,附近還有浴室,甚麼都不缺!」來自河南的一名30來歲的民工這樣說。她與丈夫和兒子一起生活在貨櫃裏,還養了一條狗。在上海市區,房租最低也要1,500至2,000元。為了減輕房租負擔,年輕人和外來民工很多都選擇合租。這裏雖然是貨櫃,但只需要500元,所以成為外來民工的安身之處。
然而好景不長,由於網民和媒體的頻頻曝光,貨櫃村讓上海當局面目無光,自上月下旬以來,浦東新區工商當局以違法為理由,下令強行清除貨櫃村,並告知任何人今後不得再居住在貨櫃中。貨櫃村時日無多,瀕臨無家可歸的外地民工憤憤不平:「政府說給我們5,000元賠償金,讓我們搬走,但我們沒有其他居住的地方。為甚麼必須搬走呢?」
來自安徽的一位李姓農民工在貨櫃村裏經營一家便利店,他的微薄收入是供應子女上學的來源,最近他經營了四年之久的便利店被當局宣佈為未登記店舖,而將被取締。他批評政府為政不仁,「我有這麼多要賣的東西,價值至少幾萬元」。還有一位貨櫃村「業主」質疑當局的強拆行徑違反法律,「這裏是農村土地。我租了這塊地,買了貨櫃,我再把它們租出去,這究竟是不是違法」?
日經中文網/路透社

懶理逾億農民工 強拆城中村

中國每年有數以百萬計的農民離鄉別井,來到大城市討生活。他們無力承擔高房價與高房租,又因為戶籍原因無法享受教育與醫療保障,是生活在城市邊緣的貧窮群體。這一龐大人群用血汗造福城市居民,自己只能蝸居在破舊角落裏,上海的貨櫃村就是無處不在的城中村的縮影。
內地現有約1.3億農民工租住在類似貨櫃村這般狹小而簡陋不堪房屋中。根據當局城鎮化規劃,都市中低廉擁擠的社區將被拆除,但在內地,一方面法律不允許城中村的農民工建房,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也沒錢建造廉租房。更諷刺的是,各地急於強拆城中村,清理的都是農民工的棲身之所。作為城鎮化的主體,農民失去廉價居所,又未獲得替換性住房,何有安居樂業。總理李克強說過:「我們強調的新型城鎮化,是以人為核心的城鎮化」,現在看來不過是張空頭支票。
《蘋果》記者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20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