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10月13日

「這是文學的勝利 不是政治正確勝利」
莫言冀盼劉曉波獲釋

【諾貝爾獎】

「我覺得是文學的勝利,而不是政治正確的勝利。」新鮮出爐的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莫言,昨在老家山東接受中外記者提問,正面回應是否站在權力一邊寫作等敏感問題,更破天荒表明希望身在獄中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能盡快獲釋。但他的相關講話迅速在內地互聯網上被刪除。

相關新聞:曾憂鞏俐搞砸《紅高粱》

「如果因我沒有上街喊口號,沒有在甚麼上簽名,就認為我是沒有批判性作家這是毫無道理的!」莫言強調,自己寫作也頂住巨大風險、冒巨大壓力,嚴厲批判對社會黑暗面和不公。他表示,自己在共產黨領導的中國生活、寫作,但作品不為黨派限制,是站在人的角度突破政治限制,對於此次獲獎:「我覺得這是文學的勝利,而不是政治正確的勝利。」

抄毛澤東講話「我不後悔」

對於被猛烈抨擊的抄寫毛澤東延安文藝座談講話一事情,他不認為是羞恥的事:「我抄了我不後悔,和我創作無關。」
有香港記者問怎看中國的出版自由。莫言稱,出版自由與否是相對而言,他拿如今內地公開出版物與50、60年代時相比:「讀一下你會發現出版寬度已經放寬到令人震驚的地步。」他又說海外國家在涉及重要問題如群族衝突時也會限制出版。
全場最敏感問題莫過於路透社記者問他是否主張釋放因寫作被判監11年的劉曉波。莫言沒有迴避,並提到80年代曾讀過劉對《紅高粱》的評論,但之後劉投身政治,二人沒有交往,對劉的活動並不清楚。但依然希望劉獲釋:「我現在希望他能盡早獲得自由、健康的獲得自由。我覺得他完全(應)可以研究他的政治和社會體制。」

相關新聞:茶葉烤雞借「莫言」促銷

網上監控 外媒採訪被刪

莫言公開談及劉曉波為他贏得掌聲,有人讚:「能公開說,就已經非常難得了,尤其是這樣的身份。」同為諾獎得主,莫言和劉曉波同樣畢業於北京師範大學,有人說他們都是沉默者,莫用沉默在體制內求全,劉則因堅持異議被關押消聲,對他們獲獎一事當局反應也是天壤之別。
莫言強調自己得獎無關政治,但內地政府可不這樣想。昨日,全國各地各網站收到通知:關於莫言獲諾貝爾文學獎一事,要加大微博客、論壇、博客等關鍵環節的監控力度,堅決刪除借機抹黑黨和政府、抹黑文化事業以及與劉曉波、高行健獲獎等相聯繫的有害資訊。也許正因如此,莫言昨接受外媒採訪的資訊,也很快在內地互聯網上被刪了。
莫言鄉下昨喜洋洋,他的大嫂稱全家昨晚一起包餃子飲酒慶祝。他今早接受瑞典電視台訪問時表示,自己除寫作外,多是留在北京,居住環境不太好,得到百多萬元美金獎金後,想在北京買個較大的單位,方便創作。
鳳凰網/《蘋果》記者

莫言記者會重點

「我覺得沒有甚麼好恥辱的,這個(毛澤東)講話是歷史文獻,有歷史必然性。今天看來局限,過份強調文學和政治的關係,過份強調階級性忽略了人性……我個人比較麻木,沒有某些人敏感的政治自覺……我抄了我不後悔,和我創作無關。」

「我在中國生活工作,在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寫作,但我的作品不能為黨派限制。我的作品站在人的角度,突破政治限制。獲得這個獎這是文學的勝利,而不是政治正確的勝利。」

「中日爭端確實存在。戰爭解決不了,還是按70年代老一代領導人做法,擱置爭端、先談友誼。擱置海洋爭端也是魚類的福音。」

「獲獎令我見到人心見到自我,只有在互聯網時代獲得這樣的機會和平台。原來這麼多人喜歡我,這麼多人對我咬牙切齒,這麼多人有合理的批評意見。」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