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9月05日

國際Z世代:QE有效,QE3快來? - 盧峯

當了好幾年聯儲局主席的伯南克還是脫不了學者本色,演說還是那樣一板一眼,條理分明,可這樣也令文章每每像白開水。撇開平淡的文字,伯老上星期五在聯儲局Jackson Hole年會中的演說是一份很值得細讀的文稿,閱後不但能較深入了解伯老及聯儲局過去四、五年來的做法想法,更可以明白現代中央銀行的運作以至宏觀經濟如何調控。簡單來說,伯老這篇演說的主調不是向前看,而是向後望,他是在為聯儲局以至全球央行過去五年的所作所為算一次總賬,並回應各方面包括學界的批評。伯老首先強調,在面對從2007年開始的次按危機及金融海嘯時,聯儲局的反應一點不慢,甚至可以說出手快又重。從2007年8月嗅到勢頭不對到2008年春天貝爾斯登(Bear Stearns)出事前,聯儲局大手減息三厘二五,把短期利率調降至兩厘的低水平,到12月再降至接近零的水平。換言之,短短15個月間,利率已急降五厘多,對任何央行,任何大經濟體而言,這樣的做法不能不算大手筆。只是,大幅減息至接近零水平只能舒緩金融海嘯的即時損害,卻無法煞停實體經濟向下跌的速度。很快,美國經濟就急劇收縮,失業率大升,從2008年9月的6%到半年後突破9%。2009年10月更一度升至10%的高水平。更糟的是金融體系在海嘯後持續不穩,交易雙方即使在超低息甚至零息下仍不願拆借出資金,令市場在資金氾濫下仍借貸困難,進一步妨礙經濟復蘇。為免經濟雪上加霜,為免陷入經濟不斷收縮的困境,伯老決定動用非傳統工具救經濟,特別是透過大手買債壓低長期利率,一方面減輕業主及樓市買家的負擔,另一方面也可以推低企業的發債成本,從而減輕他們的負擔並鼓勵他們進一步投資。按聯儲局的研究,兩輪QE及買債計劃下,10年長債利率下降了一厘多,令生產總值上升三個百分點。伯南克為了表明聯儲局做法不算離經叛道,他還引用了幾位學者包括已故的佛利民、James Tobin為他護航。不過,歷史是沒有如果的。誰也不知道伯老不出手後果有多嚴重。美國人知道的是零息加兩輪QE後經濟仍然低迷,假如情況不改善,伯老再寫更多文章也難以服公眾。盧峯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