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2年06月26日

盡論中國:從朕即國家到鎮即國家 - 李平

「惡國家甚於無國家。」這句名言出自中國共產黨第一任總書記陳獨秀,而中共治下的陝西的官員在殘殺七個半月大胎兒後,還把「賣國賊」的帽子扣到胎兒的父親鄧吉元頭上,恰恰為陳獨秀的名言再度作出最具現實意義的闡釋。

相關新聞:軟禁在醫院「像犯人沒自由」

官員凌駕法律

在馮建梅被強迫墮胎事件曝光後,安康市官員曾到醫院向馮建梅道歉,還宣佈責令包括曾家鎮鎮長在內的三名官員停職,試圖平息國內外的輿論怒火,同時給外界一種中共還想守住人權、法治底線的感覺。但是,一幅「痛打賣國賊、驅出曾家鎮」的橫額,暴露了曾家鎮官員的真面目。
鄧吉元連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還能賣國?曾家鎮官員不是太抬舉鄧吉元,而是太抬舉自己了,將「朕即國家」演繹成「鎮即國家」。堪與一比的是,安徽一家電力公司的安全專員曾怒斥安徽電視台的記者:「反對我就是反對黨。」動輒將自己作為黨的代表、國家的代表,是中共官場常見的心態,是黨凌駕法律、官員凌駕法律的結果。
曾家鎮官員導演的這幕「痛打賣國賊、驅出曾家鎮」鬧劇,只不過是上行下效而已。北京當局可以以主權、國家核心利益為由打壓異議人士、維權人士,地方政府自然可以發動群眾痛打賣國賊;北京當局可以將一個接一個知名異見人士放逐美國,讓他們自此回國無門,地方政府自然可以將他們眼中的刁民驅逐出轄區。
再過五天,就是中共建黨91周年。如果說,七個半月大的胎兒的血淋淋照片,是對鮮紅黨旗的控訴,那麼,「賣國賊」的鮮紅橫額,就是對鮮紅黨旗的嘲笑,足證「愛國主義是流氓最後的庇護所」。
早在1919年,陳獨秀在《我們究竟應不應當愛國》的文章中就高呼:「我們愛的國家是為人民謀幸福的國家,不是人民為國家作犧牲的國家。」總把愛國掛在嘴上的中共高層,哪怕還有點羞恥心,都應嚴查馮建梅墮胎事件,嚴查曾家鎮「痛打賣國賊」事件,莫讓鄧吉元被失蹤、被自殺。
李平
電郵:mailto:China@appledaily.com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