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0年09月07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奧國禁室少女自傳 揭8年性奴歲月:
半裸做家務 遭毒打鎖床

八年禁錮,把天真女童折磨成狂魔的性奴隸。奧地利「禁室培慾」案四年前震驚全球,案中禁室少女娜塔莎.坎普絲(NataschaKampusch)本周出版自傳《3,096日》,首次全面公開她如何熬過3,096日地獄般的性奴歲月。
英國《每日郵報》昨(周一)起節錄連載書中內容:她10歲時上學途中遭男子普里克洛普爾(WolfgangPriklopil)綁架,禁錮在如「石屎監獄」的地牢。她每晚讓普里克洛普爾來一個晚安吻面以求存。普里克洛普爾一周毒打她200次,要她半裸做家務,鎖起她跟他同床睡,逼她改名剃光頭。她試過自殺……
坎普絲四年前逃出魔掌,普里克洛普爾卧火車軌自殺,她開始新生,今年更當了清談節目主持,現在更自覺夠堅強出自傳回首這段非人經歷,書酬100萬鎊(1,195萬港元)。

上學遭綁架上客貨車
「綁匪像得到新玩具」

1998年3月2日,10歲的坎普絲一肚氣上學。「跟媽媽分居了的爸爸早一晚遲了送我回家,她憤怒得說以後不准我見爸爸,所以我上學時懲罰她,不說再見。在家門前,我有一陣猶豫,想起她之前常常說:『你不要氣冲冲離開。你不會知我們是否會再見到面!』」

「你要性侵犯我嗎?」他答:「你年紀太小了」

上學途中,坎普絲看見路上停了架白色客貨車,車前站着一個男人漫無目的四處張望,讓她毛管豎起,她行經客貨車時,兩人四目交投。「那一刻我的恐懼突然消失,他有一雙藍眼睛,眼神奇怪地空洞,像很迷失很脆弱,我甚至渴望幫他。」但她一低頭,男人抓着她手腕,把她擲入車內。
「我尖叫了嗎?我想沒有。」「我反抗了嗎?一定有,我翌日有一個黑眼圈。」「我清楚自己被綁架了──還可能會死。」她想到女童被綁架狎玩的案件。她問那男人:「你要性侵犯我嗎?」他終於回答:「你年紀太小了。我不幹這種事。」
男人聲稱要去森林將她交給「其他人」,等了一會又說「他們不會來」,接着把她帶回家,用氈子包起她,「像搬包裹那樣」到地牢。地牢有張木板床、馬桶和鋅盤。「他看着我的樣子就像小孩得到新玩具,充滿期待又不知怎樣做」

禁錮首晚當住親戚家
「他讀《碗豆公主》故事」

被禁錮第一晚坎普絲沒反抗,她當成到了親戚家暫住。
「我的心理倒退到4、5歲,孩子都接受安排好的世界。我只管做着綁匪要我做事,所有事就好了。因此,我要他好好放我在床,在床邊說故事,甚至要他晚安吻面。總之堆起任何好像沒事發生的假象。而他一一照做,給我蓋上薄被,坐在地上,害羞地讀着在我書包找到的《碗豆公主》故事,最後吻了我的前額。」

「他替我洗澡,當我是架車那樣洗」

綁匪第二天開始在地牢添置家具,又安裝了對講機。他恐嚇她說:「如果你不乖就綁起你。」又說她父母不肯交贖金:「你爸媽不愛你,不要你了。」
這些話像酸液,磨蝕了她對家人的信任,她的禁錮生活也逐漸有了規律。「綁匪每天都下地牢跟她一起吃穀物粥,晚上在鋅盤替我洗澡,我不慣在陌生男人面前赤裸,給他眼色看,但他當我是架車那樣洗。」半年後,她要求上樓上洗澡,才發現地牢門是用厚厚的強化混凝土造,心想:「我被鎖進石屎與世隔絕了。」
綁匪控制日益嚴厲,不准直望他,起身、坐下、轉過頭和說話都要先問准他,一次沒有問准就說話,他就狠狠擲一部電鑽到她身邊的牆。「我還是個孩子,需要身體接觸安慰,在地牢幾個月後,我要求綁架者擁抱我。」

剝奪身份改稱Bibiane
「你現在是屬於我」

綁架過了一年半後,綁匪一天突然對坎普絲說:「你不再是娜塔莎了,你現在是屬於我的。」要她改新名字,剝奪她的身份。坎普絲選了「比比安娜」(Bibiane),成為她之後七年的身份,綁匪不久後亦終於披露他叫普里克洛普爾。

他在對講機不斷說「服從!服從!服從!」

坎普絲說她15歲時多了機會上樓做家務,但普里克洛普爾的控制狂令她無一刻放鬆。「我要在他身邊一米站立和跟着行,多一分或少一分,他都要爆發。我哭,他就要我在黑暗地牢獨處。當我提及父母,他更會大發雷霆說:『我就是你的家庭,我是你的一切,你再也沒有過去,是我創造你的!』」
「我是你的皇帝,你是我的奴隸。」坎普絲說普里克洛普爾經常要她叫自己「主人」,但她拒絕,又說他很欣賞納粹狂魔希特拉,認為希魔用毒氣屠殺猶太人是對的。他失眠就用對講機向地牢喃喃自語幾句鐘,或在對講機不斷說「服從!服從!服從!」,對她洗腦。
一次普里克洛普爾帶她上樓,她要求開窗,他又動怒說她想趁機尖叫逃走,於是脫光她衣服,緊抓她出門口說:「走吧!尖叫吧!跟着我就要殺死你。」

12歲開始肆意凌虐
1周毒打逾200次

普里克洛普爾在坎普絲發育後,對她態度變得惡劣。「當我12歲步入青春期,他開始視我骯髒和厭惡地對待我,行過時他會踢我小腿或拳打我,他又每日輕微性侵犯我。」

「他想用飢餓令我瘦弱易服從」

普里克洛普爾同時亦開始讓她上樓做家務,但未抹乾淨就踢她,她痛得哭了就扼她喉嚨,拖她到鋅盆,浸她的頭入水。「我清楚記得一次他拳打我的頭時,打到我脊骨『啪啪』地響。」後來打得越來越密,更集中打她的未癒傷口,她記錄毆打次數,有時一周超過200次。
坎普絲她14歲時,普里克洛普爾開始帶她上樓過夜,用膠手扣鎖着她跟自己同床睡,「但這並非為了性愛……他只是想有些東西給自己抱。」
普里克洛普爾在她12歲時,經常說她「又肥又醜」,要她憎恨自己,到16歲時只給她正常人1/4食物,把她餓瘦到只得38公斤(84磅),「我過了很久才明白,他想用飢餓令我瘦弱易服從。」他又擔心坎普絲在樓上會掉下頭髮,讓警方查到,要她笠膠袋,後來索性要她剃光頭。坎普絲說對方似乎喜歡她又瘦又渾身傷的樣子,開始要她半裸做家務,「很多時只穿內褲和一頂帽」,相信她不敢半裸跑出街逃走。

電台聽到自己名字
「一條出路:自殺」

坎普絲對於普里克洛普爾百般凌虐,起初她試過消極反抗,「當他準備出手打,我就自己打自己的臉,直到他叫停。」她15歲時更試過打了普里克洛普爾肚子兩拳,令他震驚,之後被他修理得很慘。

「那時我很想大叫:我在這裏!我還在生」

被囚六、七年後的某天,坎普絲聽到有寫失蹤懸案的作家上電台,談到她的名字。「那時我很想大叫:我在這裏!我還在生!之後我突然看清楚一切,我不能一生這樣子過下去,只有一條出路:自殺。」
她14歲時已幾次嘗試用衣物勒死自己,15歲嘗試用繡衣大針割脈,這次她在地牢嘗試用電熱板燒紙焗死自己,但吸了幾口濃煙後又恢復求生意志,撲熄了火。普里克洛普爾發現後又驚又怒,但首次帶她乘車外出,她當時卻沒有勇氣逃跑。
坎普絲經常自問,何必偏偏選中她?普里克洛普爾一次曾說,「我在學校的照片選中你」,但立即改口收回這說法,聲稱「我救了你」,在禁錮她後期卻直認:「我一直都想有奴隸服侍。」她說一直不肯定普里克洛普爾是否像當初所言,替其他人綁架她,但她被禁錮時一直見不到有共犯的證據。
英國《每日郵報》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