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08年10月01日

CNN專訪重睹六四照片…
溫家寶下巴微顫

溫家寶被問及六四問題時,兩唇緊閉,下巴不停微顫。電視畫面

「我相信,在推動經濟改革同時,我們還需要推進政治改革」

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日前到紐約出席聯合國大會,其間他接受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專訪,內容涉及八九「六四」、中國政治改革、互聯網封鎖、人權狀況與西藏等敏感話題。溫再次表現了他「性情中人」的一面,尤其被問到「六四」事件時,他的下巴連着嘴唇微微顫動,但回答略別於以往官式。

備註:以下內容來自CNN訪問的英文譯本。

相關新聞:網民反應:沒重申六四官話,很特別

六四教訓……
「逐步完善民主選舉制度」

Q:(出示1989年6月3日晚時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的溫家寶,陪同總書記趙紫陽探望絕食學生的照片)很多人都知道這張非常著名的照片,是1989年你在天安門廣場拍的。你從那次經歷中學到了甚麼?
A:(一度神情凝重,其後極力保持笑容,但兩唇緊閉,下巴不停微顫,沉默良久)我相信,在推動經濟改革同時,我們還需要推進政治改革,因為發展是全面的,改革也應該是全面的。我想,你的問題的核心,是在中國發展民主。我認為,在中國發展民主,主要在三個方面:第一,逐步完善民主選舉制度,使國家權力真正屬於人民,國家的權力被服務於人民。第二,改革法律制度,依法治國,建立獨立和公正的司法系統。第三,政府應受人民的監督,增加政府的透明度,特別是,政府應該接受新聞媒體和其他黨派的監督。還有一個很重要因素,在中國發展民主,必須考慮中國的國情,需要引進適合中國國情的制度,要循序漸進。

Q:我們多次談選舉。你是否認為在25年內中國的選舉將會出現競爭,由兩個政黨來競逐,比如你現在總理的位置?
A:我很難預測25年後會發生甚麼事情。但我堅信,中國的民主將繼續發展。20至30年時間內,中國社會將更加民主和更加公平。

Q:有人說你們是學習日本的制度。你認為那是一個好的模式嗎?
A:我想,世界上民主的形式是多樣的,重要的是實質。這就是說,不管民主的形式如何,能真正代表人民的利益和要求,才是最重要的。我理解,社會主義也是民主制度的一種。但是,社會主義的民主,應建立在一個成熟的法律制度之上,否則將會一片混亂。

封鎖互聯網……
「我常看批評政府帖子」

Q:我在中國住酒店時,在電腦中輸入「天安門廣場」的字眼,但卻碰到了防火牆。有人認為,中國互聯網的防火牆很了不起。你認為,如果一個資訊不開放的社會,能成為一個發達社會嗎?
A:中國現在有超過兩億互聯網用戶。很多人認為中國網絡是自由的,即使是西方人也這樣認為。當然,為了安全,中國也和許多國家一樣,對互聯網進行一些適當的限制。
這也是為國家的安全和大多數人的方便。我可以告訴你,在中國的互聯網,你可以找到很多批評政府的帖子,通過讀那些帖子,我們可以找出存在問題,進一步改進工作。
我不認為一個制度或政府應該害怕批評的意見或看法。我經常瀏覽互聯網,了解情況。我瀏覽過許多網站。

相關新聞:盡論中國:檢驗溫家寶的道德血液

人權下滑……
「通過辦奧運已更開放」

Q:一些美國人和歐洲人,特別是人權觀察家們,他們指過去幾年,中國的人權紀錄在下滑,他們一直希望,奧運會能帶來一個開放的中國,但事實上,卻出現了更多的鎮壓。你對此如何看待?
A:通過舉辦奧運會,中國實際上已變得更加開放。任何人如果沒有偏見,都會看到,而且也看到了這點。在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上,有了更多的保障。中國政府重視和保護人權。我們也將這些寫入了中國的憲法,也在切實地執行。我想,任何一個政府,最重要的是,確保其人民享有憲法規定的每一項權利,包括生存權、對自由和幸福的追求等。我們並不認為,我們在人權方面是無懈可擊的。的確在某些地方和領域,我們還有這樣那樣的問題;我們會繼續努力,促進和改善我們的人權。

西藏問題……
「盼達賴放棄分裂圖謀」

Q:你為甚麼不運用你的權力和談判技巧,由你或國家主席胡錦濤,與達賴喇嘛直接談判,解決西藏問題,以造福中國人民,當然也包括在中國的西藏人民?
A:我們和達賴的問題不是民族、宗教或文化問題,而是關乎維護國家統一的原則問題。我們要看到達賴的兩面性,他一方面是宗教領袖,在西藏具有一定的影響力,特別是在宗教方面;另一方面,他不是普通的宗教人物,他建立的所謂西藏流亡政府,就是要把西藏從中國分裂出去。
幾十年來,我們對達賴的政策始終未變,只要達賴承認西藏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份,放棄分裂圖謀,我們就願意和他或他的代表接觸、對話。我是否與他接觸並不是問題。我們希望他用行動表明誠意,打破僵局。我們不只要聽其言,還要觀其行,必要時我們也會考慮提高對話的層次。

改革開放……
「宏調充份發揮作用」

Q:如果有人問你,作為發展中國家,中國成功的模式是甚麼?關鍵是甚麼?你會怎麼說?
A:你可以想想,為甚麼30年前中國不能像後來那樣快速發展?我想,這是因為我們在1978年實施了改革開放的政策,這就是中國成功的關鍵。我們有一個重要的思想,社會主義也可以搞市場經濟。制訂經濟政策,在政府宏觀調控下,充份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方面的作用。
過去30年我們有一個重要的經驗,就是要確保看得見的手(政府調控)和看不見的手(市場調控)同時在調節市場上發揮作用。如果一個國家的多數財富集中在少數人手裏,那麼,這個國家就很難看到和諧與穩定。這個方法同樣適用於現在的美國經濟問題。為解決美國當前經濟和金融問題,不僅適用看得見的手,也適用看不見的手。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