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康復者訴說身心煎熬: 胸口被壓像針刺 「很怕孤獨死亡」

更新時間 (HKT): 2020.04.08 05:30

武漢肺炎自中國擴散全球,法新社採訪來自幾個國家、不同年齡背景的康復者,部份人形容病重時感到胸口被壓着兼像被針刺,有人整晚要拿着膠袋咳痰,難以入睡,也有人認為最深刻是在患病時感到「完全孤獨」。

47歲來自南韓釜山的工程系教授朴玄(Park Hyun,音譯)表示,以為武漢肺炎「不會是我的問題」,沒料到會確診並要送入深切治療部。他憶述起初只有乾咳和喉嚨痛,之後幾天便呼吸急促,嚴重到在醫院等候測試時暈倒。他入院後每天的病情都很反覆,有幾次感到難受得似快要死亡,「就像坐過山車,我感覺到像胸口被一塊沉重的板壓着,同時被針刺着」,他相信部份是治療的副作用引起。

朴玄的情況後來稍為好轉,「我覺得這次可能是我最後一次可以寫些關於自己生命的事」,他在住院8日、兩次病毒測試呈陰性結果後,康復出院。

25歲的羅曼(Marisol San Roman)來自阿根廷,相信是在西班牙馬德里出席商學院畢業禮時受感染。她對受感染感意外,「我25歲、年輕、健康--這很瘋狂」。她又指︰「這病毒是一種令你孤獨的疾病,完全孤獨。」與她同住的65歲父親要特別避免與她接觸,只會將食物放在她房門前,她又有一段時間單獨接受治療。她在Instagram表示︰「不是說笑,年輕不等如不會感染,這病毒不是感冒。」

南非的28歲克莉絲汀(Christine)表示︰「最貼切的形容是,像在高海拔位置,呼吸困難。」她本身患有脊髓空洞症(Syringomyelia),她與一名生病的同事接觸過,兩日後出現武漢肺炎症狀再確診。

因為當地醫療系統難勝負荷,她的30歲伴侶戴維(Dawie)不能接受檢測,幾天後也出現病徵。兩人在家自我隔離並維持在家工作,沒有正式確診的戴維表示︰「幾日內會有起跌,你會發冷,然後又感到好轉,上周是我狀態最差的時候,我真的呼吸困難。我致電醫生,她指示我查看是否有缺氧症狀,包括看看指甲有否變藍色。」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