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權寓言●專題】《1984》愚民監控等情節中國成真 鄧小樺:讓人反思自由思想的重要

更新時間 (HKT): 2020.01.21 08:42

【動新聞】今天是著名英國作家奧威爾(George Orwell)逝世70周年的日子,他撰寫的小說《1984》探討極權社會對人民的各種操縱、監控手段,部份概念至今仍然值得探討,不少更已在現實成真,外國傳媒近年更常以「奧威爾式統治」(Orwellian)來形容極權政策,有華人教授甚至美國國務卿蓬佩奧也多次炮轟中國目前狀況有如奧威爾筆下的《1984》。早前在香港經歷警暴的女作家鄧小樺接受本報訪問分享對此書的看法,她說奧威爾在《1984》中,很仔細地描述極權政府試圖控制思想、改寫事實,能讓讀者反思擁有「自由思想」的重要性。香港城市大學公共政策學系高級特任講師張楚勇則認為,雖然現在科技發達,國家的確掌握資源作大規模監控或打壓,但現實要進行絕對思想控制其實非常困難。

近年中國的人權狀況有倒退迹象,不少西方論調質疑中國越來越像《1984》中的極權政府,澳洲悉尼科技大學中國籍副教授馮崇義(Chongyi Feng),數年前疑接觸內地維權律師而得罪中共,一度被限制出境。他試過在一間酒店相約與維權律師會面,但遇到國安問話,要求他放棄會面,否則他們都會被捕。馮崇義形容,《1984》的情節確實發生在他身上般,「他(奧威爾)本人從未在極權社會中生活過,我住在那個(極權)社會。我不得不說,奧威爾絕對是個天才,他說對了所有事」。

極權政府希望控制群體的思想,以維持社會穩定。書中提及的「新語」(Newspeak)、「雙重思想」(doublethink),目的是削弱及控制群眾的思考方式,實行愚民政策。鄧小樺指出,《1984》很形象化地交代極權如何進行思想控制,「講述如何把一個人變成被勞役者,他們(群眾)並非純粹被欺騙,而是主動放棄思想的權力」。她續指,奧威爾所帶出「自由思想」的概念亦值得深思,「書中提及『自由思想就是犯罪』,事實上人很難完全控制個人思想,我們不知自己有沒有個人思想、自己是否被控制」。

香港近年不時有歷史教科書改版的爭議,輿論質疑當局透過改寫歷史用詞,改變學生的史觀;在《1984》中也有類似的描述,書中有一個稱為「真理部」(Ministry of Truth)的部門,它是四大政府機構之一,負責根據政治宣傳需要改寫歷史及事實,包括修改文獻、報紙、文學等。鄧小樺指奧威爾作為新聞記者,很清楚歷史的重要性及影響力,例如書中經典名句「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就帶出「歷史是由現在有權力的人去控制」的道理。

觀乎現時全球科技應用的狀況,很多人擔心個人私隱不斷受到侵犯。《1984》中也有一個稱為「電幕」(Telescreen)的科技,能夠監控民眾的一言一行。「令到《1984》再次受到關注,原因是現在監控更加無所不在,隨着科技越好,帶來的監控越多,對我們的行為就越有規限……另外大數據的收集,等於把自己的資料及行為交了出去,成為其他人行使權力及賺取利潤的資源,而我們好像對此無能為力,甚至出現一種覺得有自由的幻象」。

張楚勇則認為,雖然現在科技發達,國家掌握越來越多資源作大規模監控,但在實際操作上,很難確保所有監控工具或人力資源完全服從,所以現實中想要絕對控制思想,恐怕非常困難。他不評論新疆的具體狀況,但他認為不論是設立集中營或進行其他打壓方式,都很難完全控制一個擁有深厚歷史、文化多元的種族,「伊斯蘭教族群有很深厚的傳統,你很難去完全改變它」。他認為即使政府可限制一個人的行為,也很難統一個人思想。「要完全維持集體思想很難,只要有一點的懷疑或不忠誠,體制就存在危機,所以極權通常都不能長久」。

《1984》出版已70多年,但其警世作用不減反增,與作者奧威爾的個人豐富閱歷有很大關係。回顧奧威爾的一生,他曾經參與西班牙內戰,在戰鬥中身受重傷,其後亦親身體驗過共產國際內部的權力鬥爭和清洗,種種經歷令他對極權主義有很深體會。「奧威爾給我的印象是一個受到很多創傷的人」。鄧小樺認為一本講述社會狀況的小說要寫得出色,並非純粹像新聞一樣帶出事實就可以,更重要是作者要有信念、並且能運用個人經歷。她補充:「《1984》有強烈警世的作用,不要以為有自由,你可能隨時反過來被它控制,我們應合力建立一個私人空間,守護自己的自由及私隱。」

記者 梁倬銘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