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貧富兩極●專題】住70呎劏房前途無望 南韓「泥湯匙」窮青年對社會不公感憤怒

更新時間 (HKT): 2019.12.07 05:33

「我不會抱怨輸在起跑線,但有些人可以得到不應當的幫助,就令我感到憤怒。」南韓一名26歲學生對社會不公感到無力與不滿。首爾跟香港一樣,有不少人被迫住在十分擠迫的「劏房」,收入微薄,生活捉襟見肘,令他們更加不滿的是社會貧富階級懸殊,有權有勢的年輕人一帆風順,來自基層的年輕人再如何努力也難有出頭天,他們對總統文在寅的施政感到失望,聲言來屆選舉將不會再支持他。

首爾的廉價出租「劏房」稱為「考試院」,格局簡陋,多數租給勞工或考生,但近年越來越多人以這類「考試院」為長期住所。「如果我夠努力、找到一份好工作,我能買得起房子嗎?我能縮小已經如此巨大的差距嗎?」25歲大學三年級學生黃賢洞(Hwang Hyeon-dong,音譯)住在一間月租35萬韓圜(2,326港元)僅71平方呎的「考試院」內,房內只有床及書桌,衣服堆在床上,要與其他住客共用浴室及廚房,幸好業主無限供應白飯,讓他可以節省餐費。出身低收入家庭的他形容自己是「泥湯匙」階級,富家子弟則是「金湯匙」,他看到近期有關政府貪腐的新聞後,他已絕望得放棄出人頭地。

總統文在寅內閣醜聞不斷,他提名出任司法部長的青瓦台民政首席秘書曹國,被踢爆利用特權讓當年只是高中生的女兒掛名發表頂尖醫學論文,妻子又捲入私募基金投資爭議,正式就任司法部長僅35天,便於10月14日閃電請辭。對不少像黃賢洞這類年輕人來說,醜聞令他們「覺醒」到「泥湯匙」和「金湯匙」之間的差距,出身於「金湯匙」階級的子女,藉着父母庇蔭,在人生的道路上遙遙領先。

同樣住在「考試院」的26歲學生金在勳(Kim Jae-hoon,音譯),在學校附近的酒吧當侍應,月賺40萬韓圜(2,658港元),僅夠支付房租、食物及雜費。他的住所已經較黃賢洞的略好,至少房內附有私人衞生間,但廁所緊貼着床及書桌,連走動的空間也沒有。他吃的多是簡便的蓋飯,只在飯上加蛋、洋蔥及醬汁。他說︰「我不會抱怨輸在起跑線,但有些人可以得到不應當的幫助,就令我感到憤怒。我可以接受在我不得不工作賺錢時,其他人在唸書,但事實是他們以不正當的方式獲得幫助,令我感到很生氣。」

南韓招聘網站Saramin在9月訪問逾3,000人,當中四分三表示,父母的背景是下一代成功的關鍵。類似黃賢洞及金在勳這類年輕的低收入選民,對文在寅政府越來越不信任,前年投票給文在寅的黃賢洞坦言:「他一直在說平等機會、公平競爭的環境和正義,但是我有一種被背叛的感覺,因為目前的情況與他承諾的情況大不相同。」

南韓社會近年興起有關「泥湯匙」和「金湯匙」的標籤,父母甚至會在子女周歲時送贈金湯匙,取代傳統禮物金指環,祝願孩子有富足的人生。春季上映的《上流寄生族》以及去年上映的《燒失樂園》,都以探討社會貧富懸殊造成的不公平現象為主題。支持年輕求職者的公民組織「Youth Taeil」主席金正民(Kim Jong-min)指,流行文化中出現有關「泥湯匙」和「金湯匙」的描述,反映了貧民的苦澀和絕望,但文在寅政府及執政黨中有權有勢的人士,「他們將自己塑造成改革之士,但他們根本與老一輩政客一樣,不去聆聽低收入人士的苦況」。

路透社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