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牆倒30年】統一多年民心分化 西德人不想知東德歷史「如北京般遙遠」

更新時間 (HKT): 2019.11.09 06:00

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但西德人和東德人之間,內心仍有一堵無形的牆壁阻隔着彼此。東西德統一就像窮親戚與富親戚住在同一屋簷下,東德人要重適應新貨幣、新法制以至新的價值觀。在東德出生的《柏林報》專欄作家倫尼凡茲(Sabine Rennefanz)娓娓道出民眾心裏數十年消弭不去的隔閡。

柏林圍牆倒下那年,倫尼凡茲只有15歲,對東德人來說,生活有天翻地覆的改變。當年貧窮、以工人階級為主的東德,與中產階級為主的富裕西德統一,之後4年間便有數以千計企業被私有化,東德人才知道何謂失業。倫尼凡茲憶述,那時東德人上班不只是收入來源,還是生活的重心,公司都有自己的唱歌或運動組織、提供托兒及醫療服務。日常生活出現大幅轉變,由房子的租金到醫療保險都要重新整理,很多人都掙扎着在新世界尋找立足之法。他們被林林種種問題困擾,但很少人會公開說出來。

她的爸爸本來是金屬工人,統一後丟了飯碗,後來再找到工作也是時有時無;到了1990年代和2000年代,東部仍然遺留很多經濟問題。直至統一20年後,她的爸爸才跟她說:「我那時不理解形勢的嚴重性。」根據史家斯塔西(Ilko-Sascha Kowalczuk)數據指,在1994年,只有18%東德人仍然在做1991年時的工作。

儘管德國整體經濟趨向繁榮,直至今天,東部民眾的GDP比西部民眾大約要少20%,薪金則較低15%,沒有任何一間大企業的總部選擇設在東部地區。

倫尼凡茲形容兩德統一從來不是處於平等地位,到了2000年代,東西德統一帶來的轉變放緩,民眾已沒有興趣知道東德的故事。主要的傳媒機構都位於西德,故當時沒有針對西德的批評,傳媒刻薄地將東德人描繪為國安官員、新納粹分子或失業漢。對很多西德人來說,柏林圍牆倒下對他們影響不大,最令他們感到為難的,可能只是郵政編號改變。倫尼凡茲憶述幾年前獲邀到科隆任講座演講人,當時邀請她的女士對東德歷史及文化所知甚少,甚至說:「我不知道東德任何事,我覺得心理上及情感上更接近法國或英國。」倫尼凡茲不禁認為對西德人來說,「東德猶如北京般遙遠」。

德國以前視統一為國家的成功,但過去幾年東西地區之間的鴻溝加深,這個觀點也有改變。政府調查指前東德地區的人民中,有57%自覺似「二等公民」,極右反建制的另類選擇黨(AfD)借勢冒起,在東部如薩克森州(Saxony)、勃蘭登堡(Brandenburg)等地選舉得利。AfD的成功激起國內討論東部的情況:「他們已經有自由了,但仍然如此憤怒,他們有甚麼問題?」

倫尼凡茲在文中寫道:「這是自1989年以來首次,不少西德人可能開始明白共產主義終結及獨裁倒台,不算是一個清脆的勝利。」她形容今年社會上有更多關於當年統一的討論,包括後統一時期東德人的掙扎與創傷,在統一後接管了8,000間前東德國營企業的托管局(Treuhand)及其遺留的問題,以及德國政壇中欠缺東德地區代表等等。她續指,很多在東部出現的問題,如農村人口外流、人口老化、缺乏基礎設施等,是世界各地都面對的問題,而現在是時候討論這些問題了。

英國《衞報》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