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柏林牆倒30年】東部人自覺是二等公民 統一後幻想破滅「更多挫敗和失望」

更新時間 (HKT): 2019.11.09 13:51

柏林圍牆倒下、東西德正式統一,當年東西德人民都對未來充滿憧憬,認為大家的距離會越來越拉近,但想不到事隔多年東西融合進程不僅停滯不前,更反而倒退了,東西部人不僅政治觀念有所不同,連思考方式、感受亦各異,而且這些差異似乎越來越明顯,「東部並未與西部更相似,相反,我們在東部看到越來越多的挫敗和失望」。

德國政府東部事務專員赫特(Christian Hirte)早前訪問勃蘭登堡州(Brandenburg)市鎮倫岑(Lenzen),揚言「東德現時客觀而言比往更好……我們有理由自豪回顧我們的成就」。但柏林圍牆倒下30周年,這種自豪感和成就感反而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人們越來越感到東西部的融合倒退了。柏林洪堡大學社會學教授莫德(Steffen Mau)說︰「自東德倒台後,我們以為我們會變得越來越接近,但現今我們看到很多差異已經深入人心。東部並未與西部更相似,相反,我們在東部看到越來越多的挫敗和失望。」

東西方德國人差異明顯,德國最具權威的市場調查機構阿倫巴研究所(Allensbach Institute)曾進行民調,訪問東部民眾是否認為,德國目前實施的民主制度是最好的政府形式,結果只有31%同意,比兩年前的53%下跌逾20個百分點,反而西部民眾則有72%認同民主是最好的政府形式,與20年前沒有太大改變。

而調查問及東西部德國人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時,47%東部人會稱自己是德國東部人,44%則稱自己為德國人,與幾年前的調查結果明顯逆轉,而且超過1/3的東部人形容自己是「二等公民」。

今年9月東部兩個州薩克森(Saxony)及勃蘭登堡(Brandenburg)舉行地區選舉,極右反移民政黨另類選擇黨(AfD)大有斬獲,在薩克森州和勃蘭登堡州的得票率比五年前分別增長三倍和兩倍,晉身第二大黨。另外前東德共產黨繼任者、左翼黨(Die Linke)的勢力亦持續強大,另類選擇黨及左翼黨的崛起正是東德人對委屈的申訴。另類選擇黨的赫治(Lars Hunich)指,「1990年代,東德人確實有一種解脫的感覺,人們都認為現在一切都會變好。但30年後你發現情況有不同變化,東部人感到被放棄了。」

自東西德統一後,不少東部人以往的經驗及成就都被視為毫無價值,被迫從事遠低於教育水平或認可資格的工作,不少人更被迫離開家鄉,前往西部尋找工作。東部人發現自己陷入了一個他們不甚了解其規則的體系中,許多人對此感到無力掌握。薩克森一名作家里克特(Frank Richter)說︰「人們擁有巨大的希望和幻想,以及我們現在生活在天堂中的想法,這些希望令人失望。現在人們回看終於意識到,我的孩子們離開了(前往西部),他們不會回來。我的孫兒走了,他們不會回來。」留下來的人開始萌生懷舊情緒,亦對未來可能出現更大的動盪和變化深感憂慮。

薩克森地區政府官員科平(Petra Köpping)說︰「(統一後)人們在這裏擁有的一切都是用自己的雙手建造,他們想繼續下去。當他們聽到未來會有更多變化時,無論是遷移、全球化還是數碼革命,他們都擔心會再次失去一切。」而這種不安及恐懼自2015年度難民危機更被進一步催化,逾百萬穆斯林難民從敍利亞及伊拉克入境德國,令不少東部人不滿政府「厚此薄彼」,當年東西德統一,地區政府讓東部人自生自滅,但卻對難民提供大量物資。里克特引用心理學一個術語,形容現時德國東部人集體爆發「悲憤症候群」(embitterment disorder),即在後統一時期遭受震驚和屈辱後的延遲反應。

除了心理上的失望及沮喪外,自東西德統一後,雖然西部撥出2萬億歐元(17.2萬億港元)重建和發展東部,令東部失業率跌至歷史新低,薪金和退休金近年都強勁增長,但哈勒經濟研究所(Halle Institute for Economic Research)一項調查發現,東部的生產力及薪酬仍比西部低20%,德國前500位大型公司當中93%仍選擇西部作為大本營,經濟實力的差異亦令東西部的鴻溝更難跨越。

英國《金融時報》/DW/《蘋果》資料室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