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9年05月16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亞洲第一人】水底攝影師海底冒險 曾與鱷魚近至僅一部相機

建立時間 (HKT): 0516 00:03

「從小學到現在從沒得過獎,因水中攝影才知道自己可以把一件事做得很好,可以持續、一直做。」現年43歲的吳永森,今年初剛以一張在6℃水溫苦守6天拍到的加拿大三文魚洄游照,獲頒二項世界級水中攝影大獎,被譽為「亞洲第一人」,同行讚他「真的很有天分、需要足夠的堅持與頑固才能成就」。他接受台灣《蘋果新聞網》專訪時,卻這樣形容自己:「就是很普通的一個人。」

2012年開始學潛水、2013年開始水攝,2014年投稿水攝首獲獎,至今拿過近50個大大小小獎項。吳永森可說是以極快速度,在水攝界竄紅的常勝將軍。其實他本是長駐越南開旅行社的老闆,最初雖因「休閒嗜好」而意外發現這「天分」,但其實跟他在海邊長大、冒險不服輸的性格有關。

外婆家在台灣基隆從事賣魚、賣遠洋魚餌事業,吳永森打從娘胎就和大海結緣,小時候還曾跟着遠洋漁船出海捕魚,在校成績和表現都很平庸,他形容自己是「很普通的一個人」,自覺不是讀書的材料,加上家境還過得去,他職業高中沒唸完就休學等待當兵。

退伍後,第2間工作的旅行社專營台越路線,當時需人手駐越南,他毅然拋下當時在台女友,自告奮勇前往做先鋒。這一去,成了吳永森人生起飛的第一個轉捩點。

吳永森在當地認識了現在的太太,婚後也自行創業開旅行社,正值越南經濟起飛,他把台灣人削價競爭的經商文化複製到越南,但越南人重品質甚於低價,低價策略僅維持短暫時日就換來客流量不穩的慘況,一度只能吃老本苦撐,後來調整經營策略,以品質逐步建立品牌及聲譽,才擴大到5間連鎖規模。

生意和生活穩定後,他便有閒暇學潛水,2012年起因沉迷海下美景而開始花很多時間「泡在水裏」,一度引起太太疑心,為取信妻子決定「拍給她看」,買了人生中第一台防水相機,從此栽入水攝世界。

回想潛水之初,吳永森說,當時被眼前的珊瑚與魚群構成的海景震懾住,「覺得地球上怎麼有這麼漂亮的地方」,不像陸地上有太多干擾。沒有光線的大海,靜得只剩水流及自己呼吸產生的泡泡聲,令他不自覺全神貫注。

但吳永森一開始只是在水裏亂拍,竟自覺拍得不錯,還給妻子看他拍的小丑魚,被回:「這不是吧?怎麼跟電影差這麼多?」吳永森才開始上網搜尋資訊,因介紹水攝文章多是英文,他懶得繙譯,於是靠着土法煉鋼,拿着前輩拍攝的照片依樣畫葫蘆。

「第一種拍法不行、就試第二種,一直試、一直試,最瘋狂時一天用掉8支氧氣瓶、幾乎8小時都泡在水裏拍攝(一支氣瓶約可支撐水中活動1小時),只為拍出來符合它(那個)構圖的小丑魚,」吳永森這樣形容自己的「煉鋼法」。

「剛開始連輸的機會都沒有。」吳永森說,因為稿件都石沉大海,直到2014年獲菲律賓現場水攝比賽獎,這是他人生第一次得獎,還連中兩個獎項。

至今6年多的水攝資歷,其實並不長,吳永森潛水時數卻不比別人短,至今用掉6,500支氧氣瓶,等同潛水6,500小時,一年中幾乎有半年待在水裏。

除了東南亞熱帶水域,吳永森也曾遠赴巴西、古巴、加拿大等地拍攝,至今得過近50個大小水攝獎項。去年,他在加拿大亞當河拍攝4年一次的三文魚大洄游,拿下世界級水中攝影大獎賽「World ShootOut」廣角組第一名,引起媒體關注。為了那張成名作,他連續6天、每天6小時泡在6℃的冰水裏,才完成任務。

他說,拍攝前已構思要拍出激流中的三文魚要有藍天、樹林襯底的畫面,他穿上潛水衣泡在6℃的湍急河床等待,屢被急流衝撞在河床翻滾、弄到全身瘀青,但他仍再爬回取景點、擺好設備再繼續,一天下來手腳已凍到不聽使喚。即使如此,翌日起床,他還是機械式地、「自然」地穿好裝備,再搭車到取景地,繼續泡在水中再拍。

自然生態攝影不像拍人像。人可以聽指令、擺姿勢,為了捕捉水中生物的瞬間畫面,就只能等待。吳永森用一句話形容他的作品:「我拍的是一種態度。」因為,只要有絲毫鬆懈,畫面可能就稍縱即逝。

低溫拍三文魚還不是最艱辛,吳永森曾面臨「與死亡的距離」僅剩一部相機的危險時刻,那是他到古巴拍美洲鹹水鱷的親身經歷。他憶述,當時一行共6名水攝師加上潛導、船長,在古巴熱帶雨林巡航1小時,終於發現一條美洲鹹水鱷,他自告奮勇先下水拍攝,沒想到船上老外爭相拿出手機搶拍他、等着看他被咬,當時鱷魚近在咫尺,他還是硬着頭皮完成任務。

那次拍攝的20分鐘內,被鱷魚攻擊7、8次、撞他相機,還好在水下摸清鱷魚行徑軌迹,避免背對鱷魚,才不成為牠口中獵物,同時高舉相機當擋箭牌,雖然驚心動魄,但也成功與鱷魚面對面。

當他回想起這段「生死殊途戰」時,手也努力比劃着當時如何拿着相機護身對抗鱷魚,眼神流露光芒。吳永森相當自豪可拍下鱷魚張嘴瞬間並成功脫身,但他也坦言:「不敢事先告訴太太,若她知道我要去跟鱷魚游泳,一定不讓我去。」

水攝的危險,除了有來自水中生物發動攻擊,還有生理的失溫、抽筋、自然界的洞窟、洋流等風險。他說,曾在海裏發生過7、8次氧氣瓶故障,最驚險一次是潛入海裏第18分鐘時,在水深18米處驚覺吸不到氣,殘壓表也顯示氣體剩餘量是0,肺部僅存一口氣不到,這是他第一次覺得自己快死了。所幸當時自救得當、慢速上升,在距離水面3米時,氣已用盡。這人生中最長的3米從此改變他的人生觀:「人生最重要的不過是生與死,以前常為小事生氣,現在變得不計較。」

6年多來,吳永森拍過無數海中生物,他最喜歡拍鯊魚。他說,其實鯊魚體形大、膽子小,在水裏游動時姿勢相當優雅,但人類吃魚翅,許多鯊魚被人們活割魚鰭再扔回海裏,如同人類被斷手斷腳,沒魚鰭的鯊魚只能在水裏載浮載沉,令人心痛。

在水中看到的不僅是美景,吳永森也親眼看到人類濫捕、垃圾、污水排放對海洋的傷害。

吳永森說,海裏有很多不屬於海洋的東西,最常見膠樽、塑膠袋、煙蒂、空罐頭、電池,還見過小魚住在高跟鞋、女性胸圍裏,章魚住在啤酒罐裏;他也曾親眼見到海龜將塑膠袋當成漂浮水母吃下肚,當牠們肚子塞滿無法消化的塑膠袋,就沒有空間進食,最後只會活活餓死。

吳永森還見過海龜被漁民割斷拋棄的魚網纏住,海龜死命地想掙脫卻擺脫不掉,徒耗體力、被魚網勾住無法呼吸,走向死亡。

吳永森說,他常在結束水攝工作後,背着很多垃圾上岸,像聖誕老人般。他嘆道:「撿也撿不完。人類沒有永續經營的觀念,製造的垃圾、污水流向海洋,最後還是被人吸進體內、吃進肚裏,倒楣的還是自己。」

台灣人對海洋的態度,也令吳永森憂心與痛心。他說,台灣人欠缺保育觀念,沒有海洋文化、僅有海鮮文化,不論魚體大小,只要是魚就能吃。多數台灣友人看到他拍攝的生物,常問:「能不能吃?怎麼煮?」

「我常想,如果當年沒遠赴越南,我的人生會是甚麼樣子?」20多歲時放膽赴異鄉闖出一片天,如今中年的吳永森繼續用不服輸的精神,在水中攝影界為自己創造人生另一個精采。他鼓勵年輕人「別怕嘗試,冒險才能發掘生命的各種可能。」

台灣《蘋果新聞網》

---------------------------
【六四30】守住歷史 拒絕遺忘
https://hk.adai.ly/zdzKtt2RiW
---------------------------
5月16日 10am-11pm
玩《MINI GAME大挑戰》
贏取lavera有機抗敏防護牙膏共200份
https://bit.ly/2WigzsG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