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12月07日

【台灣第一法醫】戳破手套險染愛滋 屍水噴臉患皮膚病

394,564
最後更新: 1207 18:54 / 建立時間 (HKT): 1207 01:05

(更新內容)「我沒有很厲害,但我在台灣是最厲害!我是台灣法醫第一把交椅!」知名法醫高大成就是如此敢言!解剖超過5,000具大體、驗屍超過1萬次的法醫高大成,堪稱台灣法醫界翹楚。他的敢言性格,讓他成為媒體寵兒,但也成為爭議焦點,被認為影響辦案和輿論。不過,他認為民眾有知情權,當社會大眾有疑問,尋求他的專業解釋,他便義不容辭。高大成說當法醫,「可以幫死者說話、幫家屬爭取權利,這種正義之事『捨我其誰』!」

68歲的高大成因為參與許多重大刑案相驗、解剖工作,而為外界熟知他法醫的身份,但其實高大成出身醫學世家,一開始是婦產科醫生。

「我們高家的人,醫生多到已經可以開一間綜合醫院,若要辦台大同學會,應該可以開好幾桌。」高大成已故父親高光清,是府城台南知名高眼科院長,胞兄高欽澤是東京千葉縣大日病院院長,胞弟高弘毅是千葉縣市原和千葉兩間整型外科院長,唯一的姊姊也嫁給醫生,姐夫是高雄醫學系,全家族從裏到外大都是台大畢業高材生,只有高大成不是。

「我就是不愛唸書!我阿爸一氣之下,一科請一個家教(補習老師),逼我讀半年書,最後考上中山醫學院。」雖然不是台大生,但終歸還是醫學院,高大成認為算是給父親及家族一個交代。

出身醫學世家,家境優渥,高大成不否認自己是個很會花錢的公子哥兒,中山醫學院畢業後,高大成到台北某醫院擔任婦產科醫生,每天悠哉玩樂,花的比賺的還多。

有天父親開口說話了,父親認為他學歷不高,又一事無成,希望他跟着優秀的哥哥到日本繼續進修,取得更高學位。就這樣,高大成被送到日本,也因此認識他的妻子。

一句日文都不會說,高大成到日本後,直接到京都大學面試,放蕩不羈的他,用一句英文「I can’t speak Japanese(我不會說日文)」就被拒絕,但教授見他頭腦聰明,勸他先去學好日文,他發憤苦讀日文5個月後,聽、說、寫、會話過關,終於順利考上京都大學病理系研究所,並在4年內拿到博士學位,返台行醫。

這趟日本之行,不僅奠定他在法醫學上的專業基礎,也遇上與他共度一生的日本籍嬌妻高茂美。

那時已經34歲的高大成,因「不想為一棵樹放棄整個森林」,仍周旋於眾女友間,攻讀博士的暑假,高大成到一間健檢中心實習打工,遇上也在實習打工的28歲護理系氣質美女高茂美,高大成一見傾心,展開追求。

「我承認,人不美我不愛,她當時真的漂亮極了,也很懂得打扮自己,又溫柔體貼,我真的好喜歡她。」但暑假結束後,高茂美要離開京都回鄉下照顧生病的父親,高大成不氣餒,每個周末都坐火車到鄉下見高茂美,兩人吃飯聊天後,高大成再坐夜車回去。

高大成說剛開始,高茂美父親是同意的,因為她父親曾被公司派遣到台灣工作,對台灣有好印象,但是當她父親想到女兒和外國人結婚後會離開日本,就反對了。所以高茂美後來是背着家人坐火車到兩人距離的中間點車站相聚,兩人再各自坐夜車返家。

一次,高大成送高茂美上火車後,火車發出轟隆聲開始移動時,高大成想到下次見面又要等7天,一時覺得不捨,開始追着火車跑,即使站長出聲阻攔,高大成仍不停追着火車上高茂美的身影,直到火車漸行漸遠,才停下腳步。

此時在火車上的高茂美,看着身影越來越小的高大成,心中的感動卻越來越深,因為熱情、不拘小節的高大成和保守規矩的日本男孩實在不同,令她芳心大動。1年後,她答應高大成的求婚,並且跟隨高大成嫁到台灣。

如今兩人結褵逾30年,雖然膝下猶虛,但高大成想起那段辛苦求愛的日子,仍忍不住落下男兒淚,甚至一度激動到說不出話來:「台灣真的找不到這麼棒的女人。」高大成說,他以前結交女友,總覺得對方有缺點不夠完美,直到遇到妻子,「只有她找不到缺點」。他說,因為妻子是護士出身,很會鋪床、洗衣,將他照顧得好好的,但因為自己愛玩,經常應酬、逢場作戲,因此讓他對妻子感到很抱歉。

但溫柔的高太太展現高度包容力,在台灣《蘋果》採訪過程中,她現身出來招呼,記者問她覺得高大成哪裏好?原本低調不想受訪的高茂美僅嬌羞回答:「他很溫柔」,並含情脈脈地、帶着滿臉笑意和高大成互看5秒,夫妻感情深厚,溢於言表。

記者大膽問高大成為何家有嬌妻,仍在外搞緋聞?高大成反而怪起台灣《蘋果》狗仔隊,說:「你們拍那個是甚麼啊!只是朋友叫去吃飯,逢場作戲,哪個男人不偶爾玩一下,你們就只會針對我喔。」高大成說的是12年前,台灣《蘋果》曾直擊高大成送兩名女子到賓館一事,記者問他老婆知道後生氣嗎?高大成說:「這問題我和老婆討論過,她很大器,她說她知道我有自己的想法,不會干涉,我說我真的曾經愛過她,她說這樣就很夠了,她是個度量很大的女人。」

至於為何兩人結婚多年,始終沒有生育,這也跟高大成從事法醫驗屍工作有關。

高大成回憶說,曾有一名越南台商遭人開10槍打死,最後仍留4顆子彈在胸腔。解剖前,死者妻子告訴高大成,丈夫罹患愛滋病多年,高大成聽到一驚,本想等屍體放7天、病菌死光光後再解剖,但因為破案迫在眉睫,檢察官懇求他「你是個好人」,希望他立即解剖相驗,高大成只好套上三副手套,硬着頭皮上陣解剖。

原本以為戴上三層手套一定萬無一失,但解剖後發現子彈卡在胸骨間,為維持子彈和骨頭完整,高大成只好用手指去挖,結果尖銳的骨刺刺破手套,高大成手指頭當場流血,嚇得他魂飛魄散。檢察官雖安慰他,「你是好人不會中標(招)」,但他從此開始長達10年的愛滋病血液篩檢,直到確定都沒有驗出為止。

高大成雖笑說因此不敢與愛妻行房,才耽誤「生」機,但隨後他坦承,其實主因是他曾投資股票失利、落魄多年,加上愛妻曾經流產2次,他認為強求子嗣只會傷她身體,最後兩人決定,生育的事就隨緣了。

高大成說,法醫工作真的很辛苦,因為他曾經因此染上屍毒,看了兩年的皮膚科。那是1987年的事,高大成到場解剖相驗,現場人員用電鋸鋸開死者頭骨蓋時,高大成被屍水噴到臉。當時他不以為意,隨手擦拭洗完手,便和工作人員用餐至深夜,睡到隔天一早,又接到一宗解剖案,高大成又工作到深夜沒有洗澡。到第三天,高大成身體開始出現紅斑、頭部都是頭皮屑,高大成驚覺不妙,去找皮膚科醫生,才得知自己染上屍毒。

為了根除身上的霉菌,高大成剃光頭2年專心治療,如今雖已痊癒,但仍間中會有頭皮屑這種後遺症。

除了驗屍染病,高大成也因為驗屍有不少靈異體驗。例如曾有一名女子上吊身亡,高大成被通知前往相驗,他認為女子死因不單純,建議家屬解剖釐清死因,但死者父親拒絕,他於是告訴死者父親,請他回去後,擲筊問女兒是否同意解剖。

當晚,高大成跟友人飲酒後返家,到二樓住處時,突然見到一名模樣漂亮的女子站在他家門口。他問對方:「小姐你要做甚麼?」對方都不講話,卻走過來替他開門。高大成一想,不對,為何對方有他的鑰匙,轉身想下樓找房東理論,走了幾級後,他回頭叫對方:「小姐,妳也要下來啊!」但這名女子這樣就消失了,而他的鑰匙就插在門上。

隔天上班,助理告訴他,警察已將昨天相驗案件女死者照片送來,他打開照片一看,嚇了一跳,「那張臉、那身衣服,就是昨天幫我開門的那個小女孩!」後來解剖才知道,女子血中安眠藥的濃度很高,當時應該已呈昏睡狀態,根本不可能起來上吊,最後檢警查出原來是女子男友先讓她服下大量安眠藥,再將她吊起偽裝成自殺。高大成事後想起,認為女子現身,應該是怕他不解剖,自己枉死冤屈無人知,才用這種方式告訴他。

高大成說,法醫工作中,視覺、聽覺都不可怕,最可怕的是味覺。他過去曾驗屍前吃了便當,結果接到檢察官電話後趕到現場,屍臭味讓他忍不住嘔吐,但現場有大批媒體記者,戴着口罩的他只好忍着,把嘔吐物「吞了下去」,將現場所有人趕走後,他趕緊脫下口罩狂吐狂漱口,至今仍很難忘。

高大成說,在台灣當法醫很辛苦,收入不高、沒有進修或升遷管道、解剖室設備也不佳。現在他不相驗時,就在學校教書,在自己診所看診,問他「看活人也看死人」,病人不怕嗎?他笑說,病人都說:「高醫生死人都能看,看活人一定更厲害!」問他既然法醫環境不佳,為何還可以堅持這麼久?高大成說:「因為很有成就感」,當後輩請教他時,他越發現自己離不開這份工作,因為不僅是為死者說話、為家屬爭權益,更有傳承的使命感,他說他不確定可以做多久,但只要有求於他,他都會全力以赴。

台灣《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8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