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8年07月18日
馬上成為壹會員

【獨家】海航王健跌死疑點重重 法華裔記者還原過程

最後更新: 0718 18:34 / 建立時間 (HKT): 0718 00:00

(編者按:57歲的海航集團聯合創始人、原董事長王健,本月3日在法國普羅旺斯跌死,但死因至今未明,其追思會亦相當低調神秘,使案件疑點重重,法國《世界報》集團記者張竹林為《蘋果》撰文獨家報道,還原事件過程的細節。)

相關新聞:【獨家】允在教堂超渡 神父憶述:王健妻痛不欲生,雙手捂臉哭泣

「在57歲的王健遇難不到一周之後,這位中國億萬富翁的遺體在昨日(8日)離開法國,但不是回到中國,而是前往他夫人所生活的美國」,7月9日一早,Aurelie Lagain將普羅旺斯地區的地方報紙《Vaucluse Matin》的這條消息發給我,這也是這家媒體對此事故的最後一次跟蹤報道。

繼續睇:
【獨家】允在教堂超渡 神父憶述:王健妻痛不欲生,雙手捂臉哭泣 ( http://bit.ly/2mrIrud )

悲劇發生在7月3日。這天的南法風和日麗,王健和他的同行者們在普羅旺斯地區的奔牛村旅行。上午10點55分,跑花邊新聞的《普羅旺斯報》(La Provence)女記者Melanie Ferhallad接到當地救護隊發來的訊息,說是「一位中國遊客墜落遇難」。Melanie將這條訊息提供給了她的一位距離奔牛村最近的同事Jean-Luc Parpaleix。

接近中午12點,Jean-Luc驅車抵達事故現場。此時,救護人員已對王健搶救無效,確定死亡後離開,現場留下幾位警察在守衞。Jean-Luc還是在現場徘徊了1個多小時。Jean-Luc說:「我到的時候,遺體已經是被布覆蓋着。即便警方同意,我們媒體上也不能發屍體照片。」我問Jean-Luc:「您確認嗎?現場有中國人的面孔嗎?」他說:「確認沒有。當時我是想找在場的中國人了解情況,但沒找到。」

Jean-Luc是在王健遇難後最初的兩個小時中抵達現場的唯一記者。此時,他和其他法國同行一樣,並不知道王健的確切身份。直到次日,法新社的消息讓地方記者們恍然大悟,而海航集團的訃告也開始在社交網絡上瘋狂傳播。但是,截至我們的報道為止,關於王健怎樣從14米的高處跌落台階上,在法國媒體中,至少已經有3種版本。這些報道都是從負責調查此案的警方人員,或者從王健在法國的朋友出得到的消息。唯一共同點是,王健當時的目的是為了站到一面高度為1.5米到1.7米高的圍牆上拍照。

版本一:面對那堵1.5米到1.7米高的圍牆,王健用了助跑後跳上牆頭,因不平衡而墜落。對於此說法,Jean-Luc說:「這種高度,用攀爬的方式比較有邏輯。如果是我,肯定是用爬,而不是助跑着跳上去。」他也曾在第一時間和他的同事表達了這個懷疑。

版本二:王健從一堵高度為1米矮牆跳到這堵1.5米到1.7米高的圍牆上,一下子沒站穩而摔到圍牆另外一側,高達14米的石板台階上。事發地點就位於山坡上的奔牛村教堂背面,在教堂工作了3年的神父Hubert Audibert非常堅決地表示懷疑:「我們有看到過一些孩子們在那堵1米高一點的矮牆上玩耍,但從未看到過有人站到1.5米到1.7米高的那堵圍牆上。一位57歲的人。這種年紀的人,您認為他會跳上一堵1.5米高的牆去拍照嗎?」神父還說,事發時間若是上午11點,那應該是一天中遊客眾多的時段。我問神父:「教堂附近有監控攝像嗎?」他確認:「並沒有。」

版本三:7月7日,《巴黎競賽》周刊這樣明確描述了最近的一個版本:「王健要求他的助手們幫助他攀上一面1米多高的矮牆,想在那裏拍攝壯麗的奔牛村全景照。王健站到牆上後卻失去平衡。在他的助理們目瞪口呆下摔倒10多米高牆之下。」文章還寫到:在7月3日,王健對他的法國朋友和顧問Daniel Vial說,「我想去看薰衣草,要在那裏買一座城堡」。Daniel Vial就是為王健安排這次旅行的人,他該刊記者Loïcia Fouillen說:「一些人說是自殺,還有一些說陰謀。但是,王健是一位充滿生機的人,而且在未來有很多計劃。我們已經預計去看一場演出,並且票都買好了。是的,他是一位重要的人物,並且引發很多的嫉妒,也有很多的競爭。但是,說是有人想要他的命,這點站不住腳。」

12日,我為了確認信息,在電話中問Loïcia:「您之後對王健事件還會有跟蹤報道嗎?」她說:「不會的,這是我在巴黎競賽周刊的最後一個報道。」我再問她:「媒體上流傳着多種王健先生的死法,您怎麼看這點?」她說:「我也看到了那些說法,正因為這點,我特意向Daniel Vial核實情況。他告訴我的就是王健的助理們現場看到的情況。」

13日的《世界報》進一步證實了「意外死亡」的說法。在這篇名為「海航集團的巨額債務隨時有剪斷這家中國集團雙翅的威脅」一文中寫到:為了在普羅旺斯鄉村風景前留影,王健爬上一面統領懸崖的小矮牆,接着失去平衡。意外事故的說法已經得到確認。為證實這一說法,在同一天,我給亞維農的共和國檢察官Philippe Guemas去電。Guemas先生告訴我說,因為目前尚未結案,不能接受記者的採訪。我追問他:「您是說這個調查尚未結束嗎?」他說:「調查基本上結束了,但調查的科學分析方面沒有結束,這至少還需要兩周時間。」

法國地方媒體《Le Dauphine》的記者Jean-Xavier Pieri在他的報道中則寫到:雙腿和盆骨粉碎,在跌落十多分鐘之後,王健去世。Pieri還了解到,在巴黎的工作結束之後,王健前往普羅旺斯地區並邀請了海航集團在法國的四位中國員工(合作者)同行,以及一位當地的中文女導遊。

儘管調查尚未在等待科學結果,但對於絕大多數報道此案的法國記者而言,這就是一宗典型的意外事故。而在奔牛村的其他部門,隨着中國人開始的關注,一些部門變得謹慎起來。無論是當地的救護隊、憲兵隊,還是當地旅遊局,都在電話中表示不接受媒體採訪。憲兵隊還交代:「請別再打電話過來。」

法國《世界報》集團記者張竹林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