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 | APPLE DAILY
›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2015年05月21日

【施明德參選】推「大一中架構」承諾迎接「國家總統」

施明德參選總統記者會。
建立時間 (HKT): 0521 06:00

施明德今日上午宣佈,參選2016年台灣總統,其承諾書曝光。

參選承諾書全文:

和解是台灣唯一的路

終結「一黨獨治」
迎接「國家總統」

紅衫軍圍城時,很多人曾期盼我佔領總統府,基於對民主體制的忠誠,我拒絕了。今天,我卻要謙卑地向台灣人民報告,我終於決心要參選2016年的總統。我必須站出來,和你們一起拯救台灣,不管這條道路多麼孤單,多麼艱難,我都得撩下去。

做為殖民地的後裔,我的祖先當過「清國奴」,也被罵過「皇民、日本狗」。年少時我立志要結束台灣的殖民地命運,使台灣成為自由、平等、博愛的國度,因此走過悲壯的戒嚴統治,也曾經在民主化之後渴望我熱愛過的黨──民主進步黨,執政後能建構民有、民治、民享的大社會。

然而我和許許多多台灣人民一樣,失望了。

一次又一次的政黨輪替,看到一批又一批背叛了理想的政客,他們讓國家在撕裂中失去了方向,台灣沒有了領導。權力與利益的盤算充斥社會,人民不再享有對黎明的盼望。

台灣必須走出困境!國家不容再任由政客與財團蹂躪、爭食、撕裂,最後被併吞。面對獨裁恐怖,面對貪腐無能,我曾義無反顧地站出來。此時此刻,我想到猶太國的本古里昂,西德的艾德諾,南非的曼德拉,中國的鄧小平,南韓的金大中,當國家走不出困境時,他們不得不再奮起。如今我責無旁貸!

在革命的道路上,我曾閃過獨裁者的刀鋒,終於必須在選戰中與政客對決了。

我向全國人民報告,台灣有急迫的六大問題必須舉國一起面對。我們不願面對,這些問題就會變成危機。我們必須誠實以對,我相信傾全國人民的智慧與勇氣,我們一定能走出一條康莊大道。

一、社會大和解政治大聯合
面對歷史,我們都必須做誠實的小孩。我們必須承認在過去七十年間,台灣這塊土地上曾經發生壓迫、剝削,恐怖獨裁統治,省籍對立,反抗和對立。雖然戒嚴令早已廢止,我們早已走進二十一世紀,「外省後代」和「皇民後裔」哪個家庭沒有這種血緣?但是政治的操弄,特別是選舉的伎倆,台灣社會仍處處隱藏着「不是壓迫者的敵意」和「不是受害者的仇恨」。這些仇恨和敵意如癌症因子般常常隨機突發。在我擔任民進黨黨主席時,我深深覺悟:一個有仇恨的個人,不會有快樂的人生;一個有仇恨的社會,不會有希望的明天。我大力提倡放下仇恨,拋棄敵意,台灣社會應該大和解。當年,國民黨和部份民進黨人竟然都基於黨利對我大肆撻伐、誣衊。藍綠惡鬥從此更加激化,國家意志和國家政策完全無法理性形成。台灣一直只有黨意和黨策,政權輪替再輪替,局勢依然如故。

現代台灣人民都有原生的血統,這種血統不應該成為原罪,揹負歷史的罪愆!沒有人必須被如此對待!和解是台灣唯一的路。台灣必須有人領導走向和解,就像南非有屠圖、曼德拉和戴克拉克。心中有恨、有敵意的人,不可能引領人民走向未來。囚禁四分之一世紀後,我深深體會到恨像兩刃刀,給了你求生的力量,但也割裂你,痛撤心肺。恨是無形的心囚,有恨的個人,有恨的國家,都只會自囚,自我毀滅。個人和國家都必須解放、釋放。和解是台灣唯一的活路!

但是,和解不是口號。社會的和解必須全面展現在國家機器的權力和利益的分享共治。人才和利益屬於國家,不歸一黨所有。如果我當選總統,我領導的中央政府及國營事業,將以政策和能力導向,聘請國民黨、民進黨、其他人士及三十九歲以下的菁英大約各佔四分之一,共組一個包容各黨各派和老中青世代的大聯合政府。唯有全國人民同心合力才能把台灣高高抬起!透過大聯合政府,引發各政黨良性改造、重組,讓台灣的政黨呈現新風貌,徹底終結台灣有史以來「一黨獨治」的壟斷統治,告別「一黨總統」的時代,做真正的國家總統。

二、兩岸關係必須凝聚台灣共識
兩岸關係的妥善解決,不僅攸關台灣的生存權與發展權,也與本地區的和平、安全息息相關。兩岸事務是國家存亡大事,不容黨派利益操縱,更不容對岸離間收買。國際外交、兩岸事務,不能拿來做政爭的道具!

歷經七十年在台灣的命運與共後,中華民國就是台灣,台灣就是中華民國,這已經是既成的事實,這是2,300萬台灣人立足的最大磐石。在這基石上,我明確高舉「處理兩岸問題五原則」。(參閱「我們的呼籲」)

1.尊重現狀,不片面改變現狀。

2.現狀是: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自一九四九年起,即已並存於世,而且雙方政府已從「交戰政府」轉為「分治政府」。

3.「一中原則」已被部分人士窄化、僵化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名詞;既無法呈現兩岸現狀,也越來越難被中華民國2,300萬台灣人民所接受。建議用「大一中架構」取代,才能符合現狀,邁向和解之路。

4.「大一中架構」意在「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上共組一個不完整的國際法人,以共識決處理雙方關切的事務,作為兩岸現階段的過渡方案。

5.在「大一中架構」之下的雙方,應消除敵對,共同維護本地區之和平與安全。雙方承諾互不使用武力,且不得與任何國家簽定不利於另一方的軍事攻防協定;雙方均享有參加聯合國等國際組織,以及與其他國家建立正常關係的權利。

這五大原則是套餐,是我們面對未來政治談判最基本的主張。對兩岸問題,每個總統候選人都不能逃避、含混以對!

三、當選總統,立刻以內閣制精神組織新政府
我國憲法歷經多次修改,已不是總統制、雙首長制,更不是內閣制,它在每次修憲時都注入當時政治領袖們奪權的私心。它已是一部運作時,總統們有權無責;不運作時,總統和政府陷入癱瘓之中!當總統陷入個人危機時,國家連挽救、糾正的機制都全部失效。陳水扁總統任期的最後兩年,馬英九第二任期上任不久也步入無政府狀態。台灣有一流的各界人才,卻只有二流的政治領袖當道。

世界上沒有一部十全十美的憲政制度,任何制度都必須由先賢獨步引領,後人追隨。台灣缺少先賢的獨步,更多的是後人的權謀。現行的雙首長已沒有總統制的三權分立,也沒有內閣制的權責相符及隨民意調整國家領導班底的彈性。陳水扁時代,小贏大吃;馬英九則是大贏通吃,完全失去雙首長制協調妥協的精神。

國民黨以前反對內閣制,因為它相信選總統會選贏,民進黨傾向內閣制,因為它認為總統選不贏國民黨。去年九合一大選後,國民黨兵敗如山倒,雙方的憲改立場易位,黨權、黨利使然!國家如何能長治久安?任何憲政改造,如果沒有觸及立法委員素質的提昇,憲改就沒有意義。當今,只有採行內閣制才能迫使各黨把菁英都送進國會,主動淘汰二軍、三軍和跑攤咖。

總統擴權有罪,釋權無罪。我當選總統後,將立即依內閣制精神組成大聯合政府,讓自己縮權,讓賢者共治,並於兩年內以公投修憲方式,把中央政府體制改為內閣制。

四、台灣迫切需要「羅賓漢」總統

自由經濟仍將是二十一世紀的主流。它的正常運作使國家整體財富增加了,但,企業併購國家,財富快速集中於財團和少數富人手中,中小企業式微,中產階級被壓扁,M型社會正朝某些學者、專家所形容的走向L型社會,國家只剩下少數財團和富人,如果國家再放任自由市場機制肆虐,而不以國家正義為標竿,介入合理分配,解決土地正義、居住正義、分配正義、世代正義和城鄉差距,共營國家生活的絕大多數人民將失去平等的生存權和發展權!

1.貧富高度不均從行政院主計處公布的數據,就能一目了然。2014年全年薪資平均為4萬7300元,較2013年增加3.58%,不過扣除全年物價指數上漲12%後,去年實質薪資平均為4萬5494元,仍不及1999年的4萬6040元。

可是過去16年,台灣的經濟成長率累積超過65%,足證勞工的薪資被企業主「積欠」了。新政府執政之後,一定要幫勞苦大眾要回他們應得的報酬。

2.在富者益富聲中,藍綠兩黨輪政這二十年中,競相政策買票,討好特定族群和對象,以及錯誤決策累積浪費性支出,已經使國家債務,包括潛藏性債務,已接近24兆,也就是連嬰兒在內,每個台灣人都負債100萬元!世代分配不正義和當代分配不正義,像兩把利刃,刺入台灣人民的帳戶!

3.一個3萬6千平方公里的台灣,卻被劃成六都十四縣市,兩個毗鄰的台北,活活地切割成台北市、新北市,為甚麼?滿足政客們的「權位」,完全不符生活條件、經濟發展、管理原則和節省行政資源。六都強奪「財政收支劃分法」的配額,使六都首長可以浪費資源,堆砌自己的政治聲望,以使他日更上一層,而其他十四縣市相對淪為二等縣市,造成台灣城鄉的分配不正義,讓這些縣市的子孫也會輸在人生的起跑點上。

這類分配不正義在其他資本主義國家也在發生,只是台灣比幾個歐美先進國家更嚴重。根據一份由倫敦政經學院於去年針對全球財富分配的研究顯示,台灣前五分之一的富人,擁有全國74.7%的財富,中間族群分得25.3%,而最窮的的族群只擁有0.04%的財富。而富人當中的前10%有錢的人拿走了全國62%的財富,而前1%有錢的人竟擁有高達全國32%的財富。

為什麼會這樣?不全然是資本主義的市場機制使然,部分來自於台灣二十年來的國民黨、民進黨全是右派;尤其總統、院長們親暱財團、擁抱財團,最後一一淪為門神,讓財團予取予求,是國家在劫貧濟富。

企業已併購國家,包括媒體也已淪陷。任何要求公平正義的財稅改革都會被攻擊為反商!台灣那有反商的力量?只有媚富心態!陳水扁、馬英九誰不親暱財團,闢室密談?連甫獲提名為民進黨總統候選人的蔡英文,立刻風塵僕僕地拜訪各大財團請益,最後還說出「勞工休假太多了」!那不是「失言」,是「心態」,是媚富心態!

譴責財團是沒有意義的。掌握國家命運的手是總統、是院長、是政黨!如果這些人不親暱財團,貪婪政治獻金,相互勾結,或徹底屈服於財勢,國家財富怎麼會讓10%的富人拿走全台62%的財富。而1%的人拿走32%的財富!人民無力對抗財團,但是,我們手中的選票有能力把兩大黨徹底幹掉!終結政客與財團熱戀的時代!

台灣已經到了需要一位羅賓漢精神的總統!如果我當選總統,國家正義將會被高舉,劫不義之富還諸人民。民主法治下不容任何權力對財團、富人殺雞取卵,但,我絕不會再容忍政府、政策割肉餵虎,讓富者益富,貧者益貧!

台灣需要很多羅賓漢!有正義感、有信仰的人士,必須一起站起來!翻轉台灣的風貌!

五、貪腐是台灣的癌症
權力使人腐化,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化。台灣民主的發展,不僅未能杜絕貪腐,根除黑金,反而使幾任總統,在貪腐的疑雲中沉浮。

政治的清明,固有賴領導者的清白、公正與魄力,更重要的是制度的建立與健全。紅衫軍結束後,我們曾經強力要求立法院通過有嚇阻效力的「財產來源不明罪」,但幾乎全體藍、綠委員都反對。我們絕不反商。我們要求的是政商關係的正常化及透明化,經由公正的司法,保障正當企業家公平競爭的機會。

新總統將以法典公投的方式,修改立法院不願通過的肅貪法律,全面徹底清查公務人員,尤其是民選民代及官員的「不當財產來源」。持有任何不能正當說明來源的財產,本身就是違法。

六、立法院已墮落,新法典必須訴諸人民公投
沒有現代化的法典,不可能經營現代化的民主生活和經濟活動。台灣適用的法典,大多是七十年前從中國搬移過來的,時代不宜,氣候不適者太多,各行各業都埋怨國家法令落後。但是期待這個只會黨派惡鬥,程度鄉鎮市長化,遵照黨意,接受財閥遊說,善於政策買票的立法院修法,三百年都完成不了。

台灣法典的現代化只有一條大道可以走,那就是由未來的總統領導組成各類修法委員會,並讓進步觀念的諸多公民團體有效參與,全盤性一次修法,然後,不要甩邪惡的立法院,直接交付2018年全國性選舉,由全體台灣人民公投。

我要和你在一起

台灣已經當機中,國家必須重新開機。

台灣正需要一位能指引大方向,堅守大原則,拒絕誘惑,有膽識、有領導力的總統!

花瓶只能擺在家中觀賞,國家需要領導!

當我決心奮起挑戰國、民兩黨總統候選人時,不管我的歷史何等雄厚,我的信仰如何堅實,我的一生如何淨潔,在這場赤裸裸的選戰中,猛虎不敵猴群。我知道我又有一段坎坷、羞辱、艱辛的選戰路必須挺進。

做為民主進步黨中鋤頭派的前主席,我承認對「民進黨」仍存一份深情,如今必須挑戰鐮刀派的現任主席,心中確有幾許無奈。但是民進黨就像當年品牌高尚的「味全」,被「頂新魏家」購買後,已面目全非!我知道「民進黨」中仍有許多擁抱價值,輕視價格,堅持公義,抗拒私利的老戰友,我深信您們會默默與我同行!

今天的國民黨人已不是當年的壓迫者,即使是加害者,我心早已放下,台灣不屬於藍、綠,台灣屬於我們兩千三百萬人所共有。我深信心有民有、民治、民享的國民黨人會願意和我一起為台灣的大和解而努力。

從十六歲那年,我決心投考軍官學校,推翻獨裁政權,我不敢一刻忘記「國家、責任、榮譽」,我把「自由、平等、博愛」視如明鏡,不敢背叛。

出征的號角響了,我高舉以上六大理想,並做出承諾。

我誠懇地邀請國人與我同行。2015年5月21日台北

台灣《蘋果日報》

蘋果日報fb,每日分享精選新聞及網絡新鮮事。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