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9最後一人】王全璋獲釋前夕 姊遭公安控制阻接出監 迫致電妻「接受我去濟南」

更新時間 (HKT): 2020.04.04 13:29

近五年抗爭,1,700多天期盼,只差一天,709維權律師王全璋明天(5日)將刑滿出獄。李文足今日在網上發佈最新消息,她引述王全璋的姊姊王全秀指,今天早上9時10分,很多便衣公安堵在她的公司,不讓她到山東臨沂接全璋。李文足指,王全璋寫信時曾強調,4月4日帶一雙運動鞋給他,「現在唯一能去接全璋的人被警察限制,全璋出獄沒有鞋穿啊!」

李文足在下午12:56再在網上發帖文指,「今日上午臨沂監獄讓全璋打來電話,逼迫全璋『說服』我,接受全璋去濟南,我是堅決不會同意」,她亦寫道:「4月5日王全璋要真自由,我們一家人要團聚」。

《蘋果》記者在王全璋出獄前訪問李文足

近五年抗爭,1,700多天期昐,只差一天,709維權律師王全璋明天(5日)將刑滿出獄。其妻李文足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感情剪不斷理還亂。李文足在王全璋出獄前向本報表示:「這段時間,對我來說情緒特別豐富,緊張呀、擔心呀、害怕呀、焦慮呀,很痛苦,但又很期待。這段時間是我情緒最豐富的時間。」王全璋案從頭到尾都是冤案,黑捕、黑刑、黑審、黑判,出獄到底是真自由,還是換個地點軟禁?山東監獄昨更疑借疫情打壓,表明王全璋必須到濟南隔離14天,不得回京,家人不得探望。「如果他們真的把全璋軟禁,我一定會繼續維權抗爭!是她(中國)不容我停止。」李文足堅定說。

2015年7月某一個上午,王全璋跟往常一樣,向李文足揮一揮手,說聲走了便外出工作。王自此失蹤約1,500天,被控顛覆國家罪,夫婦兩人約四年、到去年6月才再次見面,地點卻在山東臨沂監獄。

「如果我知道那個上午的匆匆一別,再見卻是遙遙無期,我一定會放下自己的矜持……」

李文足曾寫過:「如果我知道那個上午的匆匆一別,再見卻是遙遙無期,我一定會放下自己的矜持,主動給你一個熱烈的擁抱。那樣的話,一千多個日日夜夜的等候,我是不是可以依靠這個擁抱減輕一絲痛苦?」這一千多個日夜,李文足向外國求援、上訪投訴、千里尋夫、削髮抗議,想盡辦法只求一個公義:「有罪控告,無罪放人。」還她一家團聚。等了足足1,264日,王其間不知受多少酷刑,案件終秘密開庭審訊,判「顛覆國家」罪成,監禁四年六個月。

扣除王全璋審訊前失蹤的日子,王全璋終明天刑滿出獄。李文足早前每隔幾天便拍片倒數,兒子泉泉亦數着日子等待爸爸。記者問她心情,她有的不只是喜悅,似乎還有不少憂慮:「在這段時間,對我來說我覺得情緒特別豐富,緊張呀、擔心呀、害怕呀、焦慮呀,很痛苦,但又很期待。」百味紛陳。李文足現時家中種了不少多肉植物,她說:「多肉植物緩解緊張焦慮,我要讓自己忙起來,找一些事情做。」早前她亦學做山東麵食,打算丈夫一回來就親手做他愛吃的家鄉菜,記者問她現在功夫如何,她笑言還有很多進步空間。

「從1月開始,我就開始想像一些跟他見面的場景,全璋會跟我說甚麼……」

「從1月開始,我就開始想像一些跟他見面的場景,我見到他我第一句話要講甚麼,全璋會跟我說甚麼,想像過無數次這樣的事情,想像過很多很多的情景。」千思萬想,相信李文足亦想不到武漢肺炎爆發,北京現時下令禁止湖北人入京,她正是在京的湖北人,她說:「這個規定對我來說是雪上加霜,殺得我措手不及,因為我就跟大家商量好,4月5日我們就到臨沂監獄接全璋,但現在我就不能出北京,如果我出北京接全璋的話,我就回不了北京,這樣不僅是全璋被限在北京之外,不能恢復自由,我也有可能失去自由。我現在天天想着盼着見到自己的丈夫,我想在第一時間站在監獄門口,去迎他去接他回家。誰想到會這樣?我不能出手接他!」她透露,現在將改由王全璋的姐姐迎接出獄,她在北京接回王全璋一家團聚。

就在臨出獄前夕,山東臨沂監獄昨竟向王全璋姐姐表明不准接出獄。原因是「濟南任城監獄爆發武漢肺炎,山東省下令所有出獄者都要在戶籍地隔離,王全璋要送到戶籍地隔離14天」。李文足擔心臨沂監獄根本已爆發疫情,「也許全璋被感染了,所以才不讓家人去接,連看一眼也不行!」最後可能「被感染病毒,不能讓他進北京」。本報在山東省監獄管理局網站並無發現有關政策,只有中國司法部宣佈出獄前隔離14天。事實上早前山東臨沂監獄已打「開口牌」向李文足稱,王全璋出獄後不能到北京,要到其戶籍地濟南,繼續被他們看管一段時間,但想不到會假借疫情限制自由。所謂出獄,只像換一個較大監獄;一家團聚,中國「陽光司法」下談何容易?

「如果他們真的要控制王全璋,那肯定是違法呀,我覺得是天理不容……」

五年前的李文足不知甚麼是維權,更不時埋怨王全璋花大部份時間在維權案件,冷落她及兒子。近五年的打壓摧殘,李文足成為國際著名的「逆權師奶」。她坦言王出獄可能只是抗爭的一個階段完結,但可能亦標誌着抗爭另一階段開始。她說:「如果他們真的要控制王全璋,那肯定是違法呀,證明王全璋還是沒有自由,我覺得是天理不容的事情,我覺得所有知道我們事情的人,都會支持我們,不能接受。所以我一定會繼續控告,去司法部或者公安部控告,去維權,去抗爭!直到王全璋能夠恢復真正的自由,能夠回到北京,能夠回到家人的身邊。是她(中國)不容我停止!」

很多人覺得李文足很堅強,她覺得自己不算堅強,一切只是為勢所逼,只求尋找公義,千方百計與愛人一家團聚。「我做的事是對的,同樣全璋做的事也是對的。」她說。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