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專題】強國「大外宣」銀彈攻Twitter收買KOL 流亡藝術家踢爆:po抗疫片每月$3,500

更新時間 (HKT): 2020.03.30 11:56

中共自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時,已操控數以萬計的Twitter賬號,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後,國家宣傳機器「大外宣」再次開動引擎,向擁有大批粉絲的海外Twitter用戶埋手,出動銀彈攻擊、以每月3,200元人民幣(下同;約3,500港元)收買他們。流亡澳洲的中國畫家「巴丟草」接受《蘋果》訪問時透露,本月初獲一間自稱國際文化交流公司的「邀請」,要求在Twitter貼兩條中國抗疫宣傳片,就能輕鬆收錢,但當對方審核其背景後,就認為其風格與「客戶」不同而未有給予合約。

巴丟草向記者展示在本月18日的Twitter截圖,一間自稱國際文化交流公司傳來私訊,指目前正在尋找海外商業推廣的合作夥伴,每次發佈推文酬勞為200至2,500元,酬勞由粉絲數量決定,每月發佈2次,並傳出一條15分鐘的武漢抗疫正能量宣傳短片。在Twitter有7.1萬追蹤者的巴丟草回覆:「但我這個粉絲數量屬於甚麼價位呢?」對方開出每次發Tweet可獲1,600元(約1,748港元),每月發佈2次,可獲酬3,200元。

巴丟草認為,肯定是一間內地傳媒公司操作這次的「大外宣」,而背後就是中國宣傳部門「來拜託他們作這事情,等於外包的項目」,所以該傳媒公司就是要看Twitter用戶是否有很多追隨者(followers),並不了解具體用戶的政治立場。他推斷獲國家宣傳「看中」,應該是自己的藝術家身份和粉絲數量使然。他形容該條抗疫宣傳是「非常老套的propaganda(政治宣傳)」,當應承對方時,該傳媒公司才指要了解「巴丟草」的個人背景和職業,後來就收到回覆:「合同沒有發,客戶反饋您的推特風格不適合此次的推廣項目」。他笑言,這個「客戶」就是國家宣傳部門,該公司上報後就無法通過審核了。

中國「大外宣」在海外的社交媒體的動作頻頻,巴丟草形容這是「全新的操作模式」,首次利用網紅或網絡明星的個人效應為中國政府宣傳,而背後內容肯定是有問題的,就是要「買通你的人格,讓你去做一些違背道義和掩飾真相的事情」。巴丟草擔心將個人訊息外流給內地傳媒公司賺這些「零用錢」的話,可能會將自己真正的身份洩漏出去,最終令中共政府得以「控制」,成為對方的「傀儡」。由於Twitter在內地被禁,這些推廣活動的主要對象顯然是海外華人。他指,對方尋找「目標用戶」肯定有預先審查,估計都會掌握到民運人士或維權人士的「黑名單」,而推廣生活片段的網紅才會成為招攬對象,而他則是一條「漏網之魚」。

在反送中運動期間,中國政府採購網顯示中新社以國家財政資金採購Twitter推廣項目,希望藉此增加58萬粉絲,而一間名為「一網互通(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企業以近125萬元(約136萬港元)中標,開設假賬號「講好中國故事」。巴丟草認為:「我相信香港的反送中並沒有真正的結束,因為這次疫情暫時打斷了,當這次疫情結束之後,掉頭來對付香港的示威者,所以這都是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專注調查報道的美國新聞媒體ProPublica,於當地時間27日發表最新的調查報道,指他們自去年8月起,在Twitter上找到超過1萬個可疑的假賬號在推廣與中國政府有關聯的活動,而不少假賬號明顯是中國黑客盜取原有賬號用戶的登入條件後,開始利用這些原屬外國Twitter用戶的賬號發出中文的內容。

這些假賬號主要是發送支持香港警察與指控香港反送中示威者的帖文,但自從今年初武漢肺炎疫情爆發之後,這些賬號便開始刪除之前與香港有關的帖文,轉而用中文發送與武漢肺炎疫情有關的內容,主要是呼籲中國人民團結一致抗疫。

異見藝術家巴丟草於2009年到澳洲留學攻讀教育碩士,在沒有審查的世界裏認識香港、六四、近代中國人權問題、環境、政治等海量資訊。2011年溫州火車追撞事故,他首次在微博上看到公民調查、討論事故,初初接觸公共討論,他也發揮所長以藝術表達己見,成為其創作生涯的起點,目前在澳洲居住,在反送中期間曾創作多幅政治諷刺作品聲援港人。

Twitter拒絕提供具體細節,僅向ProPublica表示:「Twitter運用科技與人性並存的方式來主動監視Twitter上的活動,指認出意圖濫用Twitter的賬號,並刪除這些賬號。如果我們能在Twitter上找出更多可靠證據來證明我們平台上確實有政府資助的相關活動,我們會公佈相關細節。」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