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債務爆煲】中國特色解決地方債全民孭飛 當局或推高臨界點維穩

更新時間 (HKT): 2020.01.15 00:02

內地的債務問題極之嚴重,國際金融協會(IIF)去年初發表的報告指出,中國政府、企業、家庭的債務總規模,已經相當於全國生產總值的303%,佔全球債務的15%,當局上月完成審批今年發行的地方債券,規模已經高達1.29萬億元人民幣(下同;約1.45萬億港元)。專家分析目前當局正在設法推高臨界點,避免任何問題觸發爆煲,以維持金融、政治穩定。

內地很多地方政府現在都是靠債務,應付公務員薪金,及養老金等社會福利。去年初,包括寧波、浙江、四川、陝西、山東、北京等地,更開放政府債券讓民眾購買,最低的入場費僅需要100元(約110港元),內媒當時報道稱,這些債券極受歡迎,部份地方發行的逾30億元(約33億港元)的人民幣地方債,竟然在10分鐘內沽清。然而,很多購買的民眾都不明白債券的運作模式,以為與內地的股一樣只升不跌,當價格出現波動,即時引發民眾不滿。

除了債券的價格波動,違約問題亦開始困擾內地。內地的法院統計,去年頭10個月已有831個地方政府債務違約,涉及69億元(約77億港元),這數字比前年增加28億元(約31億港元),但卻未包括地方政府融資平台及省市級政府營運企業的欠款。而在去年底,內地有2萬億元(約2.2萬億港元)地方債務到期,加上內地經濟欠佳,去年官方數據顯示,全國31省市當中,只有上海出現財政盈餘,其餘地方政府都是出現財政赤字。

香港樹仁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袁偉基認為,以發債的利息2%計算,經濟增長6%就可以夠支付GDP 300%債務的利息,所以「保六」對內地而言十分重要。如果經濟增長能維持6%,袁偉基認為這是「健康,但有危機的水平」。不過,利息水平不斷上升,經濟增長未必可彌補到債務的利息,就可能有危險。

資深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認為,在每年的中央、地方的政府工作報告,一直都有列出債務問題,部份可能涉及基建,顯示內地政府的債務存在已久,在資本主義的原則下,債務累積太久當然是問題,但在以政治處理經濟問題的中國,即使債務有多少、有多嚴重,都有中國特色的方法解決。

劉銳紹舉例說,其中一個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行政收費,中央制訂政策,地方就可以向民間徵費,例如在農村仍收取讀報費、電影費等。投資性的地方項目,則可以名正言順地發行債券,透過這些方法,令到債務全民承受。

中央批准地方政府在2020年發行逾3萬億元(約3.3萬億港元)的債券,劉銳紹認為這顯示地方政府的錢已不夠用,經濟工作會議亦提不出任何有創意的解決方法,如果可以透過發債維持資金鏈,地方政府可以暫時度過危機,但部份二、三線城市基建投資仍未成熟,可能會有較大的違約危機。

不過,劉銳紹認為,當局可能將債務爆煲的臨界點提高,同時地方政府都會向群眾讓步,防止任何引發社會不穩的觸發點。他更擔心民營企業問題,因為民企僱用大量民工,逐間民企不會看出大問題,引發的問題將會更大。

袁偉基則稱,即使內地的經濟有所改善,但債務問題仍會存在,特別是經濟結構改變後,傳統企業如房地產等傳統企業,發展速度沒有以前般快速,如果之前已經有很多債務就會出現問題。內地處理債務違約的態度,是容許小量債務違規,短中期債務違約仍會增加,但他認為未來只要維持整個金融系統穩定,維持現在的債務規模,可能會在這個水平有所紓緩。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