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肉黃金價】內地「炒豬團」放非洲豬瘟病毒牟暴利 港豬農:今年做冬要捱貴豬

更新時間 (HKT): 2019.12.15 08:06

(新增內容)下周就是冬至(22/12),豬肉價格有升無跌,本地市民可能要捱貴豬「過冬」!內地近日公佈11月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按年升4.5%,創8年以來新高,當中受到非洲豬瘟疫情影響,豬肉價格上升1.1倍。中國官方期刊《半月談》報道,不法商人組成「炒豬團」,以非法手段抬高豬價,從中牟取暴利,並向養殖場、養殖戶的豬群邊丟棄死豬,或投放帶有非洲豬瘟病毒的飼料,然後散佈疫情消息,壓低活豬收購價。本地豬農接受《蘋果》訪問時不諱言,這些情況一直在內地出現,在國內經營豬場的業內人士都遇過「炒豬團」,「專登放非洲豬瘟入去農場,整到啲豬全部死晒,佢哋咪可以好平咁收晒啲豬走囉」。

非洲豬瘟在內地爆發以來,各地一邊加強疫情防控,限制生豬非法跨省調運,一邊加大調控力度,平抑市場上上漲的豬肉價格,但一些不法商人為了牟取暴利,不顧政府禁令組成「炒豬團」,跨省收豬、賣豬、炒豬,而不管當中有沒有病豬。為了偷運生豬,有的買通監管人員,偽造手續證明;為了壓價收豬,有的散播疫情謠言,製造社會恐慌情緒,甚至向他人飼養的豬群投放非洲豬瘟病毒。

雲南一直是中國生豬生產輸出的重點省分。今年9月,雲南省非洲瘟疫防控應急指揮部發文要求,全省生豬暫停調運出省。然而,一名業內人士表示,自己所在地處於雲南省際交界地帶,隨着周邊地區生豬價格上漲,本地生豬價格優勢凸顯,從而被「炒豬團」盯上,一天最多從當地運走生豬超過4,000隻。根據估算,每隻平均利潤在1,000元人民幣(下同,約1,100港元)左右。每車按照運送100隻計算,可獲利10多萬元(約11萬港元),一天輕鬆賺過400萬元(約447萬港元)。

此外,今年3月下旬,湖北省利川市劍南鎮一個養殖戶豬群爆發非洲豬瘟疫情。疫源追蹤表明,動物經理人非法運輸生豬、官方獸醫違規出證、公職人員監管不力是造成疫情的主要原因。經調查後證實,湖北省公安縣動物衞生監督所李姓獸醫,為從外省違規偷運生豬的業者發出「動物檢疫及格證」,以便將生豬銷售到利川市。

散播疫情謠言,低價收購生豬,是「炒豬團」的慣常手段。在一些地方,炒豬團先向養殖場、養殖戶的豬群邊丟棄死豬,或是投放帶有非洲豬瘟病毒的飼料,然後製造、散佈發生疫情的消息,大幅壓低價格收購生豬。有村民表示,豬販子經常在村內散佈爆發非洲豬瘟的謠言,刺激養豬農民,部份人被謠言欺騙,擔憂發生疫情損失慘重,於是忍痛低價出售生豬。

在一個養豬百強縣,一名養殖企業負責人說,非洲豬瘟疫情出現以來,集團分公司曾發現有人用航拍機在生豬養殖區投放不明物品,檢疫後發現該物品含有非洲豬瘟病毒。「炒豬團暴利炒豬,哪管是不是病豬。」消費者憂慮,炒豬團低價收購生豬,但市面出售的豬肉價格,基本沒有改變,他們根本無法享受到低價豬肉,炒豬團更吃掉差價。病豬沒有及時被查獲,病源體將流入採購地,可能加劇非洲豬瘟疫情的傳播。

中國官方近來陸續投放儲備急凍豬肉、推出買肉補貼,但因為「炒豬」獲利空間依然很大,削弱了宏觀調控作用。基層畜牧專家和養殖技術人員認為,這些措施對平抑豬肉價格有一定作用,但在目前形勢下,炒豬獲利空間依然很大。

本地豬農品牌「香港家豬」負責人劉漢傑向《蘋果》坦言,內地非洲豬瘟的疫情一直沒有減退迹象,內地供港的活豬供應也大受影響,平均每日大約1,500隻活豬輸港,港府也沒有放寬本地豬農增加飼養豬隻,估計今年冬至都要捱貴豬,但本地豬農則不會趁勢加價,「只係賣番未有非洲豬瘟嘅價錢,因為一路以嚟本地豬都係比大陸豬貴兩三成」。劉漢傑估計,今年做冬的本地豬瘦肉一般為60至70港元一斤,排骨為80至90港元一斤。

劉漢傑指,「炒豬團」一直在內地盛行,印證當地官方部門沒有嚴厲執法,他說:「有呢啲問題應該馬上去制止,因為非洲豬瘟並唔係普通動物疫情咁簡單,佢係影響緊全球嘅經濟……甚至乎歐洲、美國嘅豬肉價格都上升。」以他所認識的內地飼料供應商,據知他們的生意急跌超過一半,反映至少有一半豬隻死亡。他又指出,內地鼓勵豬農復養,但曾爆發非洲豬瘟的豬場也有機會殘留頑強的病毒,復養都會出現一定困難。

他認為,以中國目前的購買力,內地人不愁無豬食,在中美貿易談判有一定成果下,可以向肉類出口大國如巴西、美國輸入急凍豬肉解決國內供應,但要穩定活豬供應,中國需要對活豬進行重大的改革,提升飼養質素、生物保安,在防疫上要做得更加好。劉漢傑說:「以前有好多小型農戶、家庭作業式,對於防疫水平根本係零,經常提到嘅豬餿問題,佢哋從來都唔會覺得有問題,就咁食完一碗飯就倒落豬欄度,但呢樣嘢係會令非洲豬瘟失控咁爆發。」

「香港嘅養豬業受到(內地非洲豬瘟)極大嘅影響,依家有40幾個豬農,日日提心吊膽,非常擔心非洲豬瘟會搵上門。」劉漢傑稱,如果有一日香港豬農爆發非洲豬瘟,漁護署沒有找所有農友討論補貼和復養賠償方案,港府沒有提供內地清水河檢查站的數據,也沒有交代上水屠房消毒能否達到國際標準,「香港(政府)做到幾多呢,對香港豬農嚟講都係一個謎!」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