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老店瀕危】全聚德利潤暴跌60%高管跳船 網民:北京最難吃的烤鴨

更新時間 (HKT): 2019.12.07 09:47

(新增內容)最早起源於1864年的北京「全聚德」曾以烤鴨吸引無數食客。2007年,全聚德成功在深圳上市,一度被外界譽以「餐飲老字號第一股」和「烤鴨第一股」。惟飄香155年之後,這間百年老店即使不斷扭六壬,卻仍面臨前所未有的困境。網民直接形容它是「北京最難吃」。香港恒生大學商學院副院長梁劍平指,要維持百年老店,務必以保持產品質素為首要目標:「可口可樂做唔好可樂,發展芬達都無用。」

梁劍平接受《蘋果》訪問表示,一間店舖能經營過百年,就是因為其品質能成功保存,獲得顧客口碑,自然能夠承傳下去。有很多集團常企圖發展副線,原本品牌品質卻無法維持,自然越做越差,「一出名就亂嚟,忘記主線」,「如果(全聚德)烤鴨做得唔好,做其他都無用」。梁劍平認同互聯網發達,生意要做得好可能花上百年,做壞卻只需一日,如果已做壞了,目前要痛定思痛,讓顧客重新認識。

中文大學商學院客席教授冼日明指,全聚德在改革開放後曾經深受食客歡迎,而一間百年歷史的老店,繼續發展固然有其優勢,但後來的競爭者亦會作針對性部署,故老店亦要面對巨大壓力。無論如何,顧客要光顧一間店舖,當中包括顧客對食物品質的價值(value)印象,如覺得客人太多,食物質素和服務未能跟上,老店的價錢亦太貴,顧客沒有物有所值的感覺,最終亦可能漸漸離棄它。老店的食物由於顧及傳統的風格,未必能隨時改變以迎合客人口味,這亦是不再受歡迎的原因。

曾經在上海光顧全聚德的冼日明亦表示,自己對該店的印象都是普通:「首先價格比較高,未必完全反映食物質素,加上店內真係好多人,自己唔太鍾意。」

全聚德近年不斷出現管理層變動,本月3日全聚德發出通告,公司董事會聘請周延龍為總經理,以接替11月27日離職的全聚德公司董事、總經理張力。張力任期原於2022年1月20日才屆滿,惟他選擇提前辭職。

今年7月,全聚德董事葉菲因工作原因,提前辭去公司董事職務。另外,2016年全聚德曾發生一天內有4名高管離職紀錄。

除了內部問題,集團業績亦差強人意,今年10月公佈的第三季度業績,頭三季的營業收入11.91億元人民幣(下同,約13.84億港元),比去年同期減少12.62%;純利5,260萬元(約5,960萬港元),激減59.09%,看出這個百年老店業務面對巨大衝擊。

業績正反映顧客對全聚德的滿意度。過去全聚德主力做遊客生意,然而剛公佈的北京《米芝蓮指南》中,全聚德沒有拿到星星評級或打入必比登推介,僅在「餐盤推介」(The Plate Michelin)中上榜。全聚德一直被批評食物質素平庸,價錢昂貴,加上要收取10%至15%的服務費,故連北京本地人都不會邀請朋友去吃,寧願去其他更貴的烤鴨店,認為全聚德是「不思進取,坐吃老本」。

另一方面,全聚德亦曾作出多方嘗試力挽狂瀾,卻未見成效。2015年全聚德曾與重慶狂草科技公司合作,打造網路餐飲模式的「鴨哥科技」,推出以「小鴨哥」為名的外賣服務,定位中高檔白領及家庭用戶,最早在重慶外賣平台進行實驗性推廣。2016年4月北京市場上線「小鴨哥」,並與百度外賣簽訂戰略合作協定,試圖打造全聚德外賣生態系統,惟2016年虧損1,344萬元(約1,522萬港元),到2018年中期,鴨哥科技的虧損擴大至1,600萬元(約1,813萬港元),最後停業收場。

網民意見:

諸城-馬耀傑:全聚德走到今天,應該是自作自受,一個百年品牌傳遞下來很不容易,但是要毀掉就在頃刻之間。

Jimmyhey:現在已經不好吃了!

宋清輝:全聚德已經落伍,連北京人都不會請朋友去吃了。

鑫瀅胖子家:只靠品牌,不思進取,坐吃老本……

平安就是福70626:北京最難吃的烤鴨就在全聚德!

勇叔飯局:就餐環境差,服務差,上菜慢才是根本原因,價格除去人工和店租,還能接受。但是店大欺客,沒人願意花錢買慪氣的。

胡子大大大大大大:貴不貴先不說,關鍵難吃的!

晴空960:把客戶當烤鴨了,這樣的店能好得了才有鬼。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