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AIT前主席:商界精英利用一國兩制自肥 「可能見證香港特殊地位終結」

更新時間 (HKT): 2019.11.21 17:45

美國在台協會(AIT)前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18日在布魯金斯學會東北亞政策研究中心發表一篇題為「香港城市的安魂曲」(A requiem for the city of Hong Kong)。他分析指香港自1997年回歸後,在政治自由和法治體制下的資本主義社會,與列寧主義政權結合下的試驗,有可能在催淚彈和汽油彈的煙霧下終結。

卜睿哲指出,在《中英聯合聲明》的協議下,北京同意香港實行獨立的司法制度、法治,以及保護公民和政治權利。1997年政權轉移後,一個純粹的經濟城市變成一個非常政治化的城市,香港市民渴望行使他們所擁有的政治權力,並認識到這是減少政治和經濟權力集中的唯一途徑。他又提到,香港是全球高度集中財富的城市,但貧富差距嚴重,年輕人並未能獲得一份好工,或負擔到一間住房,導致他們未能結婚和組織家庭。

他分析今次反送中運動與2003年和2014年兩次較大規模抗議活動的不同:首先,香港政府顯然沒有意識到,香港人對經濟和政治問題的不滿情緒不斷發酵,而商界精英並不願意分享財富,反送中條例只是點燃新的抗議運動的火花。港府最終讓步,但為時已晚,而抗議者無法認識到讓步的價值。

其次,與2014年相比,這次抗爭運動中更激進的成員採取不同的策略。他們用「游擊戰術」在城市中四處游動,抗爭者的暴力程度比以前嚴重得多。在仆睿哲看來,「抗爭者挑釁警察的次數之多,足以形成攻擊和反擊的惡性循環」。

卜睿哲指出,抗議者犯了幾個策略性錯誤。當港府讓步時,他們要麼沒有看到宣告勝利的價值,他們要延長這場抗爭,但妥協根本不可能,更可能是損害香港的體系。他又指,抗爭者提出多項要求,當中包括爭取政治改革、懲處警暴,以及特赦被捕的示威者。

至於,他提到這場運動「如水般」(Be water)進行,很多人很活躍,但沒有人負責,沒有任何機制來判斷持續的行動何時會導致當局讓步的回報遞減,沒有辦法決定甚麼時候收手。最後,抗議者誤判外部角色的意圖。卜睿哲指出,抗議者對中國領導人對國家安全的擔憂不理解,反過來又因為其抗議方式強化這種擔憂,香港的強硬派更正在強化北京的強硬派。

卜睿哲認為,一些美國政治領導人一直強烈支持這場運動,但香港抗爭者似乎並不明白,作為美國採取行動的最終決策者,美國總統特朗普並不關心民主、人權和法治,他只是在與中方的交易中採取選擇性綏靖的手法。

他作出最後總結,香港商界精英利用「一國兩制」自肥;激進的政治人物利用北京給予的自由製造出中國領導人自以為會對香港主權的挑戰;北京中央政府現在可能會從根本上削減曾受保護的香港自由,並實施嚴格控制,以確保這種危機不會再發生。在這樣的體制之下,香港能否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生存下來,還有待觀察。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