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外媒訪5港高校內地生 碩士生:自己不配為中大人

更新時間 (HKT): 2019.11.18 11:15

香港「反送中」抗爭警民衝突持續激化,中港矛盾不斷加深,更延伸至大學校園,大批內地生「撤離」香港。美國《紐約時報》中文網近日訪問5名香港高校的內地生,了解他們對當時香港局勢的看法。來自廣東的香港中文大學碩士生直言,「覺得內心很複雜、很痛心,覺得自己不配為中大人」;來自新疆的碩士生則力撐止暴制亂。

報道指,中大一群內地生組成的「山城學生研究小組」,10月中在公共討論平台Matters上發佈「香港中文大學內地生對反修例運動態度問卷結果報告」,引發人們對內地生態度的討論。9月8日至19日間,他們以在線問券搜集了268份樣本,並分析了受訪學生對反修例運動的態度,發現有36.2%不支持、34.7%支持反送中,持中立態度的則佔29.1%;另有60.4%支持港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

報道指,「當然,這是受訪學生在衝突加劇,以至於其校園關閉之前的態度。」11月3日至15日間,《紐時》中文網訪問了5名香港高校的內地生(其中一名剛畢業),包括:來自廣東的中大碩士生Carrie、來自內地西南地區的中大畢業生Summer(現正在香港工作)、來自重慶的香港浸會大學碩士生Violette、來自深圳的浸大碩士生Deborah,以及來自新疆的香港城市大學碩士生Andy。上周,其中兩名受訪者已返回大陸,其餘三人則仍在香港,無明確離開計劃。

你對於香港不斷升級的抗議局勢有何看法?你對這場運動的看法和感受經歷了怎樣的變化?

Andy:情況惡化速度遠超想像。我覺得這一次和之前不一樣的地方在於,之前暴徒是希望到繁華的地方去鬧事,擴大影響力,現在就是以學校為據點,一心搞破壞。至於我的感受,只能說非常彷徨,不知道自己是否應該在這裏待下去,這種日子甚麼時候是個頭?同時也對未來產生擔憂,因為一直有類似「內地企業一律不錄用港校學生」的訊息。最後就是,現在看到哪裏有暴力行為已有點麻木,這群暴徒做出甚麼樣的事情都已經不令人驚奇了,只希望香港政府能夠盡快止暴制亂,恢復社會秩序。對於這些局勢,總的來說,並不看好香港的前景,同時對這些抗議者感到比較悲哀。

Carrie:覺得內心很複雜、很痛心。覺得自己不配為中大人,本科的同學們這樣堅定地守護中大、去抗爭,而自己甚麼都不能做,只能看看新聞,在有熟人認識的社交平台也不敢公開發言,像朋友圈都是罵示威者的。我有朋友是異見人士吧,我會從他們那裏了解到,很多關於香港的事情。因為對於我來說,他們轉達的信息的信譽度,比中國官方媒體給的信源的可信度更高,所以我對整個事情就不是那種很中國的立場,就是我是比較支持香港。

Summer:當我聽到防暴警察進入校園時,我感到震驚,忍不住哭了。通往中大的所有公共交通都被封鎖,幾千名校友和市民走路或騎車到那裏去支持我們低年級的同學,我也這麼做了。我為自己是中大的學生而感到自豪。這是我的家,追求正義與自由、在乎人道是我們的傳統。許多學生受傷了,許多教授和職員在那裏救援和幫助學生。我們都是中大人。

Violette:我們被迫回家。馬路被各種路障擺滿,街角殘留着垃圾桶焚燒後的黑色物質,每天窗外是不停的警笛聲。在港留學生都覺得香港成了和敍利亞一樣的戰區。如果說,他們是為了表達訴求,盡可以表達。在香港如此言論自由的地方,各種法律都在保護言論自由。如果說,公共區域的自由表達受到最高保護,但現在他們的行為是在蓄意破壞,已經遠超言論表達本身。如果說,還有人對香港抱有期待,那就請不要破壞這份信任和期許。當處在幼兒園、小學的孩子,看著街道上的亂象,看着電視機裏的暴亂,我們要怎麼去解釋,這是為了自由和正義?

到目前為止,你對於這場運動有何評價?你認為未來的局勢會如何發展?

Violette:對於運動中某些訴諸暴力的行為理解但反對,畢竟這很大程度上影響了很多在港人士的正常生活,造成了很多學習上的不便,也影響了香港的經濟發展。「一國兩制,港人治港」是一以貫之的,這不僅得到了香港人的認同,也有內地的支持。但一些文宣上對內地人和其觀點以偏概全的、充滿挑釁的聲音,會加深港陸之間的不理解,刺激雙方情緒,我覺得是失當的。對於未來,我問過幾位示威者,他們說,他們也不知道,但會一直堅持下去。我期待政府、示威者及普通市民之間,能夠達成一個妥善的解決方案。

Summer:我們為了自由而戰。我從中沒看到太多希望,但我們仍然要戰鬥。這是兩個價值體系之間的戰役,我們必須向極權主義說「不」。有時,我把它(香港抗爭)視為另一場阿拉伯之春,它讓我想起了無力者的力量。當然,情況不一樣。我總是告訴別人,某些東西已經在香港人的內心扎根,這是一場長期的戰役,我們不能失去希望,但我個人已經感到絕望。

Carrie:我覺得會不了了之,這是一個很內耗的事情。北京現在內憂外患,肯定很想快點平息香港的事,感覺一直以來就是在向香港政府施壓,所以林鄭月娥就一直是要譴責暴力的口吻,警察做事也越來越肆無忌憚,我覺得現在這個情況還會持續很久,因為北京不會讓步,想利用警察和暴力來消耗香港,被捕的人會越來越多。(示威者們)雖然說「無大台」,但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很難說。但我感覺依照過往,就不會有太大的改變,目前香港的自由度甚麼的。

這幾個月來,是否跟港人談論過這場運動?你們之間的看法有何異同之處?你和內地人又是如何談論這場運動?

Summer:談論過。相異之處是,我沒有希望,但不認同攬炒。我理解勇武,但不認同放火燒店舖。但我的接受度也在改變吧,以前我也不能認同燒地鐵、私了,但現在都接受了。還有一點就是,我有很深的絕望。大概在內地長大,太熟悉那套遊戲規則、那種壓抑的感覺。7月1日衝擊立法會時、機場打人時,我不為死物(國旗、國徽)和被打者惋惜,也不覺得這些事本身很重要。但我有很深的恐懼。我知道自己失去了出生地和成長地幾乎所有的支持。從此我是一個人了,但即使最親密的香港朋友也沒法完全理解。

Andy:我和大陸的新移民有談論過,香港土生土長的話,他們確實不在我的交際圈之內的。我覺得主要還是對這件事件產生原因的看法吧,他們覺得這件事是政府的責任,或者是大陸的一些介入啊,或者是在破壞香港本地的自由民主精神,我們認為這肯定是,屬於他們自己沒事找事,然後去做這件事。我認為,這事情產生的根本原因還是說,香港的社會貧富差距過大、資源分配不公,這樣產生的一種結果,這也是一些香港處於比較底層的人民的一種憤怒情緒的表達。但這種情緒就是來源於他們對生活狀況的不滿,可惜的是,他們的這些憤怒,被一些人利用了,引導到了錯誤的方向,同時他們也只顧着表達自己的情緒,沒有表達利益訴求,然後這就注定了他們就是無論做出怎樣的行為,他們都難以得到他們想要的結果。

你認為香港人在「一國兩制」下應享有哪些特殊權利或自由?為甚麼大陸人不應該擁有同樣的自由?

Deborah:政治方面和法治方面,我不認為大陸人不應該擁有這些權利,而是目前他們不擁有,這種問法混淆了實然和應然。香港擁有,是中英在國際環境下妥協的產物,不論初心是甚麼,歷史上確實是一個幸事。不是英國好心給的也不是中國贈送的,港人不應該浪漫化殖民歷史,中國大陸人也沒甚麼好酸的。經濟方面的權利,給香港送水送菜救股市,大灣區優惠購房,也被稱為特權。財政的問題我不懂,相比該不該送,我更關心為甚麼送。

Summer:所有人都應享有同樣的自由,內地人和香港人都如此。我不相信「一國兩制」,事實證明它失敗了。

Carrie:我覺得大陸人應該擁有,但沒有辦法擁有。我覺得這些都是很基本的人權,比如說言論自由、集會自由之類的。我對《基本法》的了解不多,但是因為我大概知道《基本法》中,有很多東西就沒有想要給香港過多自由的感覺,比如說行政的設立或者是說議會或集會的一些法律,或者功能被限制,就(像是)立法會。我覺得這些基本的東西,我覺得是需要的,也是一個承諾嘛。

Andy:我認為這些特殊的權利和自由也就是我國憲法和香港《基本法》之間的一些差異,如果是我親身感受的話,可能也就是護照上的一些差別吧,比如免簽國這一塊。但是如果提到「大陸人不該擁有同樣的自由」這塊,我覺得兩者在日常生活中並沒有非常大的差別,尤其是現在政府在快速提升執政能力和意識,強化為人民服務的執政理念,之前一些貪污腐敗、服務意識缺失的問題也都在扭轉過來,這肯定不是一個一蹴而就的事情,我相信再給政府一些時間,他們會表現得更好。

我覺得我們(大陸)是更偏於實幹吧,他們這邊(香港)感覺是比較會注重虛而不實的東西。之前我在坐火車回家的時候,因為做的是硬座,也是和車上的一個農民工大哥聊過一些天,也談到了香港的一些事情。他說他覺得,香港這些年輕人要是覺得自己家鄉不好,那就努力去改變啊,你鬧能有甚麼結果?我覺得這就是中國,尤其是大陸人非常樸素的一個觀點。

Violette:一個國家,兩種制度。香港作為特別行政區,實行資本主義的經濟制度,司法獨立,高度自治。大陸和香港的管理模式不同,很難比較。

你認為港府或北京可以採取哪些措施來平息局勢?

Andy:目前我所能想到的是,第一點,港府應從現狀考慮,止暴制亂,恢復香港的穩定局面,同時切斷反華勢力的介入。第二點,從長遠考慮,加強學生愛國主義教育和歷史教育,同時對香港現有制度進行改革,防止一些別有用心的人掌握權力。北京的話,我覺得不要介入是最好的。

Carrie:我覺得香港政府跟北京政府的立場差不多,然後我感覺,北京的態度可能會強硬一點,但香港政府頒那個緊急法也沒甚麼用。北京政府我覺得,我的想像可能就全力鎮壓,但現在輿論這樣甚囂塵上,國際都在關注,我覺得應該不太會。現在只有政府回應訴求,按照民意所想的方向去做,不然就會一直耗着了,不知耗到幾時幾月。

Deborah:覺得很無解,因為沒有可以對話的對象,我覺得答應「五大訴求」對中共而言是不可能的。

Summer:某前輩Facebook上說,(香港作家)陳冠中在講座中被問,眼下香港如何管治?對中央來說還能governable(可治理的)嗎?他答,若當權者不在乎付上人道代價,是可以管治的。這還是一月前。我不知道。宵禁?濫捕?暗殺?DQ所有本土/泛民?軍隊?可以採取的措施太多。最近新聞分析林鄭做dirty job、為下任特首鋪路,又說下任警察強硬治港……表面平息可以很簡單,但大家回不去了,或許今後都是暗濤洶湧。

Violette:遵循法治原則,香港政府多多採集民意,同北京一道溝通協商。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