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4月30日

【堅強媽走下去】遭鹵莽司機奪走雙腳 杜穎楠:女兒令我挺過黑暗

建立時間 (HKT): 0430 16:47

路,是人行出來的;而杜穎楠的路,過去一年走得非常崎嶇。去年3月,她帶着2歲長女外出時遇上一宗恐怖車禍:她的左小腿當場遭輾斷但仍死命抱緊女兒保護、右腳掌亦壓扁需截肢、盆骨及右腳大小腿多處骨裂,她形容醫生如做勞作般替她鑲上鋼板和長釘接駁斷骨。意外後傳媒稱她「斷腳媽」,今日案件宣判,而她對奪去她雙腳的私家車司機早早釋懷:「嗰個人都唔想,我同佢無仇無怨。」她的康復路漫漫,更令她痛心是經歷車禍的長女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及焦慮症。今年3月車禍一周年當日,她寫下一封家書,訴說對兩名女兒的歉疚,自責未能貼身陪伴,感激女兒助她走出黑暗低谷,更感謝女兒仍覺得她完美,沒有殘缺。近日醫生指其右小腿斷骨未癒合,5月初要進行髓內釘大手術,留醫一星期或以上,擔心繼去年再次無法與兩女共度母親節。為了丈夫女兒,她由「斷腳媽」變成「堅強媽」:「未來我點樣都要去行!」繼續靠意志與義肢,走她的復康路。

相關新聞:鏟上行人路撞斷少婦腳寶馬司機囚15個月 官:向傷者致最崇高敬意

記者:金敏琍 攝影:麥超億

「左小腿截肢、右前腳掌切除,10隻腳趾從她生命消失,抓唔到地,好似一個尖錐,永遠企唔穩。」穎楠家姐交代妹妹現時雙腳傷勢。37歲的穎楠生於小康之家,4姊弟中排第二,從小到大她都是被家人溺愛的女孩子,是典型弱質纖纖女人仔。她說,意外後身體只有兩種感覺:痛及好痛,最惡劣時要注射嗎啡止痛。

相關新聞:【堅強媽走下去】宇宙最強打氣聯盟 全天候再次待命

一場車禍,穎楠全家受傷。當時2歲的長女懿懿目睹意外,事後出現發惡夢、不願上學、對救護車聲出現恐懼、甚至不敢行近馬路等後遺症,其後確診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及焦慮症;1歲幼女悅悅,則因穎楠留醫半年,母女關係變得疏離。原本跟她共同打理花店的丈夫,過去1年獨力支撐生意及家庭,亦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及焦慮症。至於穎楠雖保住性命,但失去雙腳永久傷殘,仍為康復努力。

匆匆一年,由健全到傷殘、由險死到猶生,穎楠坦言「仲有機會睇住兩個女,其實都好足夠。」她指曾經在睡夢中夢到自己雙腳健全,但醒來返回現實世界「便清楚現實係無可能發生。」於是努力督促自己學行,尋求最大程度的康復。

去年9月穎楠出院回家,現時左腳戴上義肢、截除半截前腳掌的右腳亦將要戴上義肢,現時出外覆診會用支架助行,每星期無間斷接受物理治療、骨科、精神科、臨床心理等的覆診和治療。當中除接受公立醫院的物理治療,亦找私人物理治療師協助,為的是爭取時間康復,以實踐接女兒上下課的願望。

《蘋果》早前陪同穎楠到物理治療中心接受治療,物理治療師稱為她設計一組加強下肢肌肉,臀部、大腿及腹部肌肉的動作,以鍛煉她的平衡力。當時物理治療師替她按壓多處骨折的右腳,協助放鬆大小腿肌肉,但當物理治療師稍稍用力,穎楠痛至面容扭曲、幾乎流出淚來,仍緊握雙拳撐下去。

物理治療師憶述:「佢最初嚟,一掂已經痛到嗌,現時想幫佢build up大腿、臀部肌肉,令佢無咁易跌。」他稱讚穎楠是乖學生,說好要做20次,她絕不偷懶,對自己康復路,穎楠只望能夠自由出入,有足夠能力照顧家中兩名女兒。

失去雙腳,不但失去自由,更失去與兩名女兒的天倫樂,特別是兩、三歲的孩童,最需要家人作玩伴,但到公園跟兩女追趕跑跳碰已是十分奢侈,因為義肢加上枴杖令她寸步難行,一家外出她永遠大墮後,更遑論與女兒追逐跑跳。

日前,穎楠中午接受物理治療後,由姊姊及外傭陪同下帶兩女到公園遊玩,撐着枴杖的穎楠只能坐在一旁,眺望家姐帶着懿懿及悅悅兩姊妹在公園跑跑跳跳,不是味兒。雖然不能親身上陣,她亦拿出手機攝下女兒玩樂的珍貴片段,日後重溫。

談及兩女,堅強媽即時哭崩。她憶述,有次在家中,女兒幾乎從床上跌下,也只能眼巴巴看着事情發生無法阻止,幸好女兒未有受傷。有次女兒撒嬌想她抱,她當時撐着枴杖站着,只能說:「好呀,等媽咪坐低先。」她害怕女兒以為被拒絕,便立刻坐在梳化,請外傭把女兒抱到身邊讓她攬實女兒。她坦言:「唔開心一定有,因為始終睇同做到兩樣嘢係差好遠,惟有喺屋企攬多啲、錫多啲囉。」她說,終極希望能夠站得穩、可以抱起兩名女兒,讓兩女感受母親的關愛。

今年2月中,這宗車禍開庭審訊,任職地產經紀的29歲涉事司機在庭上承認危險駕駛,法官因索取杜穎楠的心理及創傷報告,與及其女兒的心理報告,押後至4月中宣判,但其後又押後至今日宣判。2月中的審訊,穎楠未有出庭,事後有朋友將報道發給她,她坦言雖然無怨恨司機,但十分認同當日法官所說「你(司機)賠咩都賠唔到嗰段時間」,她指兩名女兒是命根,原本打算做個虎媽貼身教導兩女,「我真係好想陪個女成長,唔止懿懿,其實悅悅都好需要我」,但現在失去了雙腳,未來的路又要重新規劃。

這個非常4月,穎楠面對3項人生大事。首先,她出席了次女悅悅的生日會,彌補了去年的遺憾,因為去年4月她因車禍留醫,錯過了悅悅的1歲生日會,自責了一整年;其次是車禍終於今日審結宣判劃上句號;另外,2月中穎楠覆診,醫生告知其右小腿其中一處種了釘的斷骨傷口仍「未埋口」,解決方案是進行髓內釘手術或進行種骨大手術,當中種骨手術是在五勞七傷的盆骨割骨駁去小腿,手術後至少卧床半年;至於右腳斷掌處因有骨外露,將要另外再做手術,而且又要拔除體內的鐵釘,換言之,未來她將要再接受3次大手術。

上星期,穎楠再覆診,醫生告知將替她在右小腿斷骨傷口進行髓內釘手術,方法是先將小腿內的螺絲及鐵片一一拔出,然後在膝蓋位置開始插入一條類似鐵通的管,以刺激傷口再次癒合,預計最少留醫一星期,但要視乎身體情況及康復進度。穎楠說,雖然髓內釘手術規模已較種骨小型得多,但要再動手術已叫她忐忑不安。

「知道又要做手術我當時心情好複雜,因為我好擔心好似上一次要住一段時間,因為悅悅呢段時間最認人。」她害怕再次入院,重演去年悅悅跟她疏離的事件,「佢最認人段時間我唔喺佢身邊,我唔係第一位,我永遠都唔係佢第一位。」對手術風險,穎楠隻字不提,因為在她心中,兩個女兒就是一切,反而憂心5月7日接受手術後出院無期,連5月12日母親節當日亦要留醫。「好痛呀個心,因為去年母親節已經無得同佢哋過,無諗過今年又要做手術,但無奈係要接受囉。」雖說女兒孝順,每天都是母親節,但對穎楠而言,連續兩年缺席母親節活動,始終感到不是味兒。

穎楠母親早逝,大家姐穎雯一向是家中管家,穎楠這個二家姐則順風順水,去年的大車禍算是人生最大考驗。她憶述,入院初期曾有過脆弱一刻,萌生輕生念頭:「嗰時喺醫院,跳又跳唔到,好彩我就係做唔到啲乜嘢,因為嗰時冇腳,爬都爬唔到……」那刻想到女兒失去母親,穎楠即時醒覺:「即使我照顧唔到佢哋,但我都想睇住佢哋大。」

為激發妹妹鬥志,大家姐穎雯用激將法:「我同佢講你唔好死呀,你死咗我唔同你睇住啲女」。同時又開導:「而家唔係你一個人,我哋全部努力緊,你唔好放棄呀」。穎雯指兩姊妹感情要好,過去一齊shopping行街,即使吵架都會很快和好如初,坦言為了穎楠的未來,所有家人都替她打氣。

真人真事訪問無論多令人惋惜,讀者總會有忘記的一天,但穎楠在意外中截肢斷掌,卻是餘生每分每秒都需要面對的事實。即使康復之路漫長而遙遠,但穎楠說:「活在當下,你仲有條命去睇到小朋友。我覺得有一日過一日啦,可以咁講,有小朋友喺度陪我,我已經好開心。」過去一年,她感激年邁父親及家人、丈夫的包容,還有素未謀面市民的生果籃、慰問卡,以及康復過程中施援的所有醫護人員。

加油,堅強媽!

星期一至五晚上10點半*
《動腦Q》Let's Q the money!
http://bit.ly/2QW8LcI

你敢爆,我敢獎! 立即WhatsApp《蘋果》24小時爆相爆片熱線致電:63836568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