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3月04日

【大體老師】醫科生的第一刀 「覺得屍體會痛」

建立時間 (HKT): 0304 00:01

「每位捐出遺體畀我哋學習嘅人都好偉大,可以令我哋喺真實世界少啲犯錯。」對醫科生來說,他們畢生首位「病人」,就是靜躺在冰冷解剖枱上作出無言身教、讓他們千刀萬剮,以了解複雜人體結構的大體老師,因此兩間大學的醫學院對遺體需求甚殷。《蘋果》日前在港大醫學院直擊200多名醫科生在冰冷實驗室上解剖課,有二年級醫科生更透露,至今難忘「人生第一刀」竟要親手鋸開大體老師的肋骨,「當時真係有啲驚,覺得屍體會痛」,經過30堂解剖課現已克服恐懼和緊張,更感激他們的醫學生涯由大體老師身上開始。

相關新聞:【大體老師】注射防腐液+修補遺體 防腐師:人好脆弱

記者:林穎嵐 攝影:麥超億

現年19歲的港大二年級醫科生Reena說,去年1月首次踏入解剖實驗室,「最深刻係解剖室好冷好冷,有種好寒嘅感覺」,她憶述上第一堂解剖課前十分緊張和害怕,但當日會舉行致敬儀式。她指,當時實驗室內放置29具大體老師,235名同學在場一起觀看介紹大體老師的片段,內容包括大體老師家屬的錄影訪問,讓學生感受眼前的遺體曾是個活生生的人,眾人並默哀一分鐘,向捐贈者及其家人致敬。

相關新聞:【大體老師】8個有關遺體捐贈的疑問

她續稱,當時「望住大體老師感覺有啲怪,幸好眼睛被蒙住,整個頭亦封住」,才不致太驚和不舒服。現時香港大學醫學院安排內外全科醫學士學生,於入學第一年的第二學期及二年級的第一學期需上解剖課,在4小時的課堂內,他們透過解剖練習,認識心肺、泌尿、腸胃及肌肉骨骼等複雜的人體結構。

早前《蘋果》獲港大醫學院安排,直擊200多名醫科生上解剖課的場面,醫科生需消毒雙手,穿上保護衣及戴口罩才可進入人體解剖實驗室。當日所見,實驗室共放置29張手術枱,每3張枱為一排,每張枱上放置一具已經防腐處理的大體老師,每枱都有9至10名醫科生上課。

當日港大解剖學系副教授陳立基教授亦在場授課,課堂開始後,一眾醫科生聚精會神拿着刀鉗,按頭頂顯示屏的指示向遺體落刀,並把取出來的器官放入藍色膠盤。現時,Reena已完成30堂解剖課,至今難忘的「第一刀」是上心臟和吸呼系統解剖課時遇上,她指雖然落刀前教授已剖開表皮和肌肉,她只負責用刀鋸開大體老師的肋骨,但「因為人骨比較硬,要鋸得深一啲,所以要好用力,嗰刻感覺好矛盾,因為怕整爛,但唔用力又鋸唔開,要刻服嗰種感覺」,她續稱,「雖然你知道佢唔會感覺痛,但唔知點解都會覺得屍體會痛」。

其實每次上課後,工作人員都會將大體老師放回屍袋,袋側列明大體老師的性別,年齡及死因等資料。至於她當時處理的大體老師則是患癌症導致多個器官衰竭去世,「它好瘦好瘦,剩下皮包骨,見到內臟冇晒脂肪!」她指那一刻覺得很心痛,想到這位大體老師在人生最後的日子應該很辛苦和痛苦,才發現每位大體老師背後都有自己的故事,衷心祝願對方安息。

她指親身經歷解剖課,發現跟書本有很大分別,「一個係2D,一個係3D!」而且親眼看見病變後的器官感受更深,「原來吸煙人士嘅肺部比較黑同硬,以前未見過真係唔相信,現在真實睇到,會覺得真係讀緊醫」。

她說,過去想過未來做兒科醫生,但仍未作最後決定。而學醫的興趣始於母親,「中學開始跟媽媽出去做義工,佢做好多關於醫學嘅義工,亦幫好多兒科醫生」。

30多年前曾是醫科生的陳立基教授坦言,回想他當年的第一堂解剖課亦膽戰心驚,不少醫科生亦反映上課前感到壓力,「例如瞓得唔好,發惡夢,上堂前作嘔等」,亦有學生擔心向大體老師落錯刀,感到歉疚。

他指,「大體老師係每個學生第一個病人,佢哋要學習點樣尊敬人嘅身體,點樣尊重病人,態度要恭敬……呢啲都係好重要嘅專業態度」,特別是醫科生年紀輕,人生經驗淺,未必懂得病患帶來的痛苦,透過大體老師無言身教,希望可以培養同學的同理心,為未來培訓多一位好醫生,不致辜負大體老師的遺願。因此除了開課日有致敬儀式,在每學期最後一課亦舉行告別儀式,由同學為大體老師蓋上「大體大德」白布,送上最後敬意!

10萬蚊 100人分!
星期一至五晚上10點半
《動腦Q》Let's Q the money!
http://bit.ly/2QW8LcI

你敢爆,我敢獎! 立即WhatsApp《蘋果》24小時爆相爆片熱線致電:63836568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