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選擇地區
三藩市
紐約
洛杉磯
其他美國地區
香港 台灣 北美
 
2019年02月19日

【生死相依】蘋果直擊 殺妻案黃伯出獄過年 揭13萬雙老家庭相愛相煎

建立時間 (HKT): 0219 00:01

因看不到出路而親手了結癱瘓妻生命的81歲老翁黃國萬,去年底獲法官開恩判囚2年,扣減還柙刑期後,農曆新年終低調出獄。《蘋果》獨家追訪黃伯最新情況,發現他入住老人院度過餘生,幸弟妹們不時探望多加關心才重拾天倫樂,惟黃伯的悲劇揭示雙老照顧問題的坎坷。據統計處2017年調查顯示,目前全港雙老家庭達13萬個,反映千千萬萬的「翻版黃伯」仍活在痛苦無助的困境中,記者走訪多個同病相憐的雙老家庭,包括患淋巴癌的七旬干叔照顧六旬血癌妻、87歲鳳婆婆照顧前列腺肥大的94歲丈夫,還有罹患乳癌的66歲玉姨照顧半身不遂丈夫,揭開一個個弱老病癱的悲歌。

相關新聞:【生死相依】立法會議員炮轟 安老政策20年原地踏步

記者:莊建鑫 李晟謙 郭美華 攝影:麥超億 張軍

「多啲路就少好多悲劇」、「香港要有安樂死」,轟動全港的殺妻案主人翁黃國萬,一句句發人深省的感言,引起社會極大迴響。《蘋果》發現黃伯低調出獄後,入住一間老人院,記者上前訪問,中氣十足的黃伯面帶微笑拱手連忙說:「唔好意思,唔好意思!」他雖然婉拒受訪,但直言希望外界能給予多一點時間,當整理好思緒後,或會公開交代一切,而目前只想靜靜的過生活。不過,在十兄弟姊妹中作為大哥的黃伯,出獄後獲弟妹們到老人院探望,又陪他往剪髮及購買一些日用品,又一起到酒樓飲茶聊天,讓孤單的黃伯在這個農曆新年,再次感受親情的可貴。

相關新聞:【生死相依】雙老家庭四大難題 學者:只是生存,不是生活

經歷喪子喪妻的黃伯終走出死胡同,可是一個個「翻版黃伯」每日仍活在病與痛的邊緣,與老伴生死相依,相愛相煎。其中患有淋巴癌的73歲干叔,要獨力照顧患血癌的67歲妻子,正走進跟黃伯之前一樣的困局。

農曆新年期間,《蘋果》探訪過干叔干嬸,雖然街上滿佈慶節裝飾,但干叔家中卻沒半點新年氣氛,沒有年花、沒有賀年糖果全盒,桌上卻放滿20款大大小小的藥袋,全是太太每天要吃的「藥丸拼盤」。

干叔大半生都是務農為生,身體一向壯健,習慣看天做人,性格樂觀,十多年前退休後二人遷到上水彩園邨一個不足300呎單位,四名子女亦各有自己生活,故未有同住。詎料病魔猛然來襲,干叔2016年中確診淋巴癌,需定期接受化療,身體大不如前;可是禍不單行,去年5月,曾患上紅斑狼瘡症的太太再罹患血癌,身體機能急劇轉差更需長期臥床,一家大小事務及照顧太太的重任全落在干叔身上。

干嬸卧床失去自理能力的5個月,是干叔最艱苦的時期,當時太太不論飲食、梳洗、大小便都在床上進行。患病更令太太食不知味,嚥不下醫院餐,為了讓太太多吃一點,不懂煮飯的干叔早上5時起床,煮些合太太胃口的飯餸,然後由上水坐車到沙田威爾斯親王醫院,趕及7時的最早探病時間,「兩頭走時間安排唔到,中午探完病返嚟,又要買餸煮,5點半再去」,好幾次他索性在醫院大堂過夜,節省交通時間。

其後干嬸出院回家養病,更險些將干叔逼上絕境。患淋巴癌的干叔每次化療後,身體已疲憊不堪,但每天要扶起癱臥在床的太太,洗澡、換衫、進食及清理大小便,令他一度身心俱疲。樂觀的他也不時萌生歪念,「諗過好多次(一齊死),同幾個老人朋友傾過,食農藥?但辛苦,跳樓如果唔死仲辛苦。」幸而其後太太健康稍為好轉,干叔亦打消自殺念頭,但倘若香港真的有安樂死,他直言是一種選擇:「安樂死我都同意,有病可以好辛苦,照顧病人都好辛苦。」

雖然子女也會來探望母親,但子女們各有家庭各有難處,故未能每日上門幫忙照顧,「仔女屋企自己都搞唔掂」,為免讓子女感到負擔,即使吃力干叔仍將一切扛在身上。

為減輕負擔,干叔亦曾使用社福機構的長者生活支援服務,包括陪診及送飯服務等,但干叔不時要外出看病,只有太太癱臥在床根本無法起身開門領飯,僅三星期後,干叔便取消送飯服務。至於陪診服務,干叔稱只有首三次免費,其後每一小時要付費60元,但因太太每次到沙田覆診,候診及領藥均折騰大半天,連同坐車來回需時至少5小時,根本難以負擔,「如果超過一個字(5分鐘)都計一個鐘,我話唔使,貴咗啲」。雖然干嬸現進行物理治療恢復體能,但兩老記性差,兩次忘記預約時間,需再排隊等候,干嬸直言政府的服務等候時間太長,認為往後的路「都要靠自己」!

連日訪問,干叔每次帶干嬸落公園散步解悶或覆診,落樓前,總細心地為太太更衣及加添外套,然後收拾好用品,又替太太戴上口罩後攙扶她坐輪椅,足足花近10分鐘。然後又東撲西撲,買餸煮飯,愛笑的干嬸也滿面愁緒,她輕聲告訴記者,農曆新年前夕,見丈夫動手大掃除忙上大半天,自己卻幫不上忙,「有時自己都喊幾次,見佢咁(辛苦),自己又幫唔到手,成日瞓張床,見佢打掃又煮飯買餸、維修廁所,見佢咁樣自己心都痛,維修廁所到7點幾,佢問我肚唔肚餓?見佢咁,我食唔落……。」

慢慢地干嬸自覺成為負累,「自己嬲自己點解咁病,又冇做咩嘢,都係做好人,要咁樣病,我喺醫院時真係想放棄,放棄唔醫囉,放棄……想死呀,死咗去唔使連累咁多人。」干嬸還說笑,好幾次外出時丈夫推着她過馬路,「明知車行緊過嚟,都照推我過馬路,佢係咪想同我一齊俾車撞死。」不過,干嬸從沒責怪丈夫:「自己都咁樣(病),怪得邊個,怪自己病痛多。」

以往他們身體尚好時,各有私人時間找樂子,不過,病魔來襲令二人磨擦漸生,干嬸不諱言,患病後感到被困家中,心中鬱悶揮之不去,脾氣亦變得暴躁,也試過鬥氣互不理睬。干叔坦言為免硬碰硬,會盡量忍讓或落街暫避。

干叔干嬸結婚逾50年,老一輩都不知浪漫,從沒慶祝過情人節,但看着丈夫擔心她服錯藥,每次均默默分配好早午晚的藥丸,又送水又遞紙巾,干嬸已甜在心。丈夫更將背囊帶拆下改裝吊在床上,讓干嬸拉着借力起床,雖然感到前路茫茫,她又持續感冒及發燒,因而無法展開血癌化療,但她直言不捨得丟下丈夫離去:「希望佢長命啲,身體比我好。」

編輯推介

女檔主擺地攤遭欺凌 拒交陀地黑漢掃場打傷

10萬蚊 100人分!
星期一至五晚上10點半
《動腦Q》Let's Q the money!
http://bit.ly/2QW8LcI

你敢爆,我敢獎! 立即WhatsApp《蘋果》24小時爆相爆片熱線致電:63836568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返回最頂
壹傳媒: 香港 台灣 | 私隱聲明 服務條款 刊登廣告 聯絡我們 招聘
© 2019 AD Internet Limited.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