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里抗疫】大流行下的異鄉人

更新時間 (HKT): 2020.04.02 06:00

武漢肺炎是2020年的世界大事,這個病毒由東傳至西,由去年底在武漢大爆發,繼而蔓延至全國、香港、日本甚至歐美國家,至今全球202個國家和地區出現疫症,全球確診人數已經超過85萬,逾4萬人死亡。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有如一個微型地球村,早前香港疫情嚴重,居港外國人的家人朋友都擔心他們會染病,更有人急急送走妻兒,現時疫症全球大爆發,居港外國人反而憂心家鄉親友。《蘋果》走訪意大利、伊朗,南韓及日本等多位居住在香港這個大都會的外國人,他們有的撲口罩寄回家鄉、有的將香港的防疫資訊繙譯轉發家人、亦有人日夜向家鄉父母發短訊提醒他們防疫,一起為遠方的至親打氣抗疫。

意大利是歐洲疫情最嚴重國家,即使意大利早在1月31日就宣佈所有中意直飛航班停飛,是歐洲採取該措施的第一個國家,但意大利疫情仍是失控,原因眾說紛紜,早前有意大利政治人物在議會內戴口罩竟成為笑柄,或可看出端倪,反映當地人的防疫意識薄弱。

居港意大利人Federica對家鄉情況感到恐慌,為提高意大利同鄉防疫意識,甚至開設意大利文fb專頁,拍片教同鄉洗手、戴口罩等等防疫措施,「好多人會覺得你戴口罩係宣揚恐慌,我要話畀佢哋聽唔係咁...我有時會教點樣法洗手、去超市買嘢時應該點做,因為每個人都會掂要買嘅嘢...我會在帖上叫人盡量唔好掂,或者戴手套,我會分享好多嘢,叫佢哋開展新習慣,如將鞋放在屋外,唔好踩入屋。」

在幼稚園任教師的Federica,感恩有學生願捐出口罩予她寄回意大利,訪問當日她收集了100個口罩寄回祖國,雖然速遞運費已經要500多元,但她認為值得,希望親友會聽從她的忠告,勤洗手和戴口罩,做好防疫工作以自保。

香港意大利婦女會在港成立24年,該會主席Paola的大部份親人住在意大利米蘭西北城市拉伊纳泰 (Lainate),慶幸並非疫情最嚴重地區,她的家人不時會拍片向她展示家鄉情況,例如當地市民會排長龍去超市入貨,由於疫情嚴重,各人也會自覺地保持相隔1米距離排隊,市民開始意識到疫情嚴重,減少社交接觸,但他們會在露台自發唱國歌、演奏樂器,聊以自娛,又互相支持。

南韓在今次疫情下亦顯得措手不及,其中疫症重災區是大邱,疫症初期,中國及港人在南韓當地爆買口罩,結果導致南韓疫症爆發時,當地口罩大缺貨。10年前從南韓來港娶妻生子落地生根的南韓人金允模表示,對家鄉情況憂心忡忡,尤其記掛家鄉父母及兄長,在訪問期間,甚至透過鏡頭,希望遠距離呼籲居住在韓國中部忠清北道的父母注意健康。

金允模坦言,最初自己也曾輕視疫情,後來方知事態嚴重,「我最初都覺得啲人太誇張、嘩!點解好多人都戴口罩,咁誇張...我初初自己唔想戴口罩,但我唔戴其他人望住我有啲奇怪,所以我自己都迫住戴口罩。」

南韓生產口罩「KF94」成熱搶商品,當地政府後知後覺,早前才限制口罩出口,並呼籲市民一個口罩用三日,而當地口罩價錢已經被搶高8倍,金允模坦言,當地人對此感到憤怒。

現時他每日都會上韓國網站留意家鄉疫情最新情況,亦與當地朋友保持聯繫,疫情肆虐不但令健康受損,甚至賠上性命,亦令當地經濟造成嚴重打擊,「店舖、旅行社、飛機公司都全部停晒‧‧‧‧‧‧我朋友在韓國都有兩間餐廳,咁一間已經執咗笠,另外一間都等緊執笠。」

武漢肺炎,人人自危,市民戴口罩防止飛沫傳播病毒,但早前有人拍攝照片,顯示在這非常時期,有伊朗朝聖者仍膽生毛,在聖城內按傳統用脷舔閘門,令人嘩然。現時伊朗疫情排行世界前列,所有學校及宗教場所幾乎全數關閉,接近全國停擺。居港27年的伊朗人Farah Kavani指,現時伊朗有百分之十五的國民停工,3月底正值該國新年大節,但其當地親友形容,由於現時全國31個省幾乎全數「淪陷」,包括疫情最嚴峻的首都德黑蘭,全國人民都不敢外出,以往新年前夕的熱鬧之景不再。

Farah指,當地的確診人數不斷急升極為驚人,但最令當地人感到惶恐的,是有大量醫護及多名官員確診,她認為這意味着當地嚴重缺乏防疫物資,就連照顧病人的人員都無力保護自己,直言「所以親友都不敢出去,根本不知道哪裏才是安全」。

面對來勢洶洶的武漢肺炎,法國政府嚴格限制人民行動,禁止國民在外逗留,出門前亦要申報,否則可被罰款。效力港超聯理文足球隊的法籍足球員尼迪利在2月決定先將妻兒送回法國南部的家鄉,但家人回到法國後,疫情卻在法國爆發得一發不可收拾,雖然家鄉並非疫區,但仍令他擔心不已,如今只望與球會的合約盡快結束,好讓他回去照顧妻兒,現在只能與家人進行視像通話,看看他們的臉,「現在待在香港比在法國更加安全」。

日本亦淪為疫島,在嚴峻疫情下,近日日本政府宣佈將奧運延期一年,居港7年的日藉插畫師奈緒子,雙親在日本居住,令她非常擔心,年屆70的父親每周更因工作必須到東京或大阪至少一次,奈緒子早已放心不下,雙親居住的神奈川茅崎市,更在早前失守出現確診個案,更讓奈緒子牽腸掛肚,但因考慮到回去日本的過程中自己有機會染病,亦可能將病毒傳給父母,放棄了回日本的念頭,只能每日藉電話越洋傳短訊予父母:每天不厭其煩地日夜叮囑父母出門切記要把口罩戴上,亦不時與二人通電話,着他們要多留在家中。

在東南亞國家中,泰國疫情現時已稍為緩和,兩名居港泰國人Vita及Mark都曾於今年2月到泰國探親,他們指當時市面氣氛未見緊張,及至3月,Mark再度返泰國時發現市面已出現口罩「慌」。他指,由於當時有一批從韓國返國的泰國懷疑感染者失蹤,導致民眾恐慌性搶購口罩,「由新年起就有炒風,依家就算批發價都賣緊600至700銖(約港幣160元)一盒50個。」他指,泰國有大批基層人士因無力購買貴價口罩只能「裸裝」外出;他直言泰國政府的防疫措施比香港好,「起碼一推就即刻做」,他指泰國當局已推行定額銷售口罩,同時實施禁止囤積口罩禁令,任何人透過銷售貴價口罩圖利均會被當局查辦,最高可判刑7年及罰款14萬銖(約港幣3.2萬元)。

而同是居港泰國人的Vita指,泰國爆發疫情亦嚴重影響當地以旅遊業為主的經濟模式,「因為停咗潑水節,個打擊係近20年最史無前例。」 為協助泰國親友謀生,Vita鼓勵當地親友及工匠,自製布口罩及手工藝口罩寄到香港,由她在港協助售賣,希望能為親友解困。

印度自一月出現首宗武漢肺炎確診個案,一直有上升趨勢,至3月初已急升至過百宗個案,印度政府亦再加強防疫措施,實施停課及規定由中國等地入境者均須作檢測等措施。居港印度人新德莉莉指,當地人深信印度傳統飲食習慣有助增強抵抗力,普遍認為多吃印度奶油及薑黃粉等食品有助抗疫。

她指,其他親友都居於疫情最嚴重的新德里,莉莉自3月起亦頻頻致電慰問,但她笑言:「佢哋都係話:『冇咩呀,出去戴返口罩咪得囉。』」她指親友在當地現時仍如常上班,笑言當地人信明星多過政府,「2月尾開始多咗印度明星戴口罩,啲市民先覺得我哋都要戴口罩啦!」直言當地親友反而更擔心她在香港會受感染。

中國官方曾稱首例冠狀病毒病例,是在去年12月31日確診,疫情發展至今仍未有遏止迹象,且有越演越烈之勢,連世衞也終於跪低,將目前狀況定性為全球大流行,早前中國為病毒名稱及來源產地與各國爆發口水戰, 但其實無論叫「武漢肺炎」、「COVID-19」、「沙士冠狀病毒2.0(SARS-CoV-2)」 、「新冠病毒」、「新冠肺炎」還是「中國病毒」,全人類必需嚴格遵循防疫指引,做個負責任的人,減低病毒傳播機會。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