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掙扎求存】被指收留斬人案刀手多次被裝修 二陂坊聯發麻雀館與「福建」割席

更新時間 (HKT): 2019.12.13 00:01

8月5日發生斬人案後,中元節文化協會、一品雞煲、源記火鍋雞煲、聯發麻雀館等在二陂坊經營的商戶,於同月月尾的荃葵青大遊行中,被人入內大肆破壞。當中聯發麻雀館更被指在8月5日荃灣黑夜斬人案中,有份協助收留刀手,結果在10月1日的六區集會當晚,舖面再度被人破壞,翌日晚上更有人入內縱火,多張電動麻雀枱被焚毀,店內嚴重熏黑,最後要停業維修逾兩星期白交租。

黑衣人破壞聯發麻雀館時,不時高呼「福建佬落嚟呀」,聯發麻雀館的持牌人李先生接受《蘋果》訪問時大表無辜,強調五名股東中無一人是福建籍,麻雀館絕對與福建幫無關,「股東包括我在內,都係廣東人,唔知點解會咁傳」。據他所說,五名股東全是廣東人,包括三名海陸豐鶴佬人、一名新會人及一名東莞人。

至於為何麻雀館與黑幫拉上關係,更被指有黑社會背景?有股東直言聯發在荃灣開業50年,在現址亦開業至少20年,他坦言一般人都覺得開辦麻雀館涉及有背景人士,但他指他們現時五位股東都是第二代,他們並未打探上一輩的背景,亦不便追問深究,只重申現時第二代股東都是普通人,當中有律師、保險經紀及建築師等專業人士,希望外界相信。

說回最關鍵的8月5日斬人案,李先生指當天下午五時多麻雀館已拉閘,雖然店內仍有客人留下打牌,但當時關了前門,後門只用作客人離開,亦不接收新客,換言之是有出冇入。其後他們看新聞才知當晚深夜11時在二陂坊發生斬人案,網上更有傳聞指有穿藍衣的懷疑刀手由聯發步出,他事後翻查當晚的閉路電視片段,發現事發時前後門都無人進出,而網上被質疑是刀手的藍衣人應該是穿了淺藍色衫的麻雀館雜工。

其後由8月底至10月初,聯發曾三次「遇襲」,尚幸麻雀館三次都已提早清場,當時店內已無顧客及職員,才沒造成人命傷亡。8月25日的荃葵青遊行當日,聯發被人打爛鐵閘和玻璃,幸好職員離開前用麻雀枱頂住門口才力保不失;至10月1日雖有汽油彈來襲,都只是熏黑了門口;但翌日10月2日晚上,聯發終告失守,遭人入內縱火破壞。對聯發三次被裝修,他指店舖損失和維修的費用合共達數十萬元。

李生指,8月5日斬人案後仍未意識到事態嚴重,直至三次被裝修,才與一眾股東商議,最後大家同意公開8月5日晚的閉路電視截圖。根據我們取得聯發麻雀館正門的閉路電視,片段中拍攝到有白衣人等大批男子在街頭出現,他們分持木棍、鐵通等物件,同一個畫面則拍攝到店內情況,顯示當時店內仍有顧客打牌,而白衣人亦非由麻雀館正門步出,李生重申麻雀館與刀手無關,慶幸公開截圖後才再沒被破壞。他稱,麻雀館平日沒有保留閉路電視片段,當日因有員工私下拍攝才令片段得以保留,亦還了聯發清白。

全國人大前常委范徐麗泰以往曾揶揄不信一國兩制的人,「最好離開香港」,但麻雀館卻不能隨意結業另覓地點再開。李先生表示,並非每個舖位都可隨意做麻雀館,要符合消防處、民政事務署及屋宇署等部門的要求,要先有舖位才可向牌照事務處申請麻將牌照。他指申請過程漫長,聯發原有的持牌人早年離世後,他們要重新申請牌照,結果用了近兩年才成事,其間要白交租。他指,如果要搬舖,未必能找到同樣符合所有要求的地方,就算找到新舖位,申請牌照的工作又要由頭做起,故麻雀館不能說搬就搬。

正因麻雀館難搬遷,租金亦只會有加不會減,聯發現舖約1,200呎,月租16萬,即使荃灣經歷連場示威,業主都沒有在租務上寬減,連同人工和燈油火蠟等,每月開支約50萬左右。聯發在訪問中不時強調「做生意不問政事」,但六月爆發反送中抗爭後,都影響了他們的生意。他們主要做街坊客為主,抗爭爆發後,有人心情受社會環境影響,減少娛樂消遣的意欲,亦有做生意的街坊因本身收入減少,少了來打牌。現時每當荃灣有人聚集,聯發都會提早關門落閘,李生笑言「打風都冇咁嚴重」,少人光顧加上被「裝修」,麻雀館生意跌了兩三成,雖未至於蝕錢,但整體盈利少了8至10萬。

李生指平日在店內叫員工盡量少提政事,即使有客人講,都盡量少提,以免得失任何一方的客人。不過聯發於10月2日被縱火後,急急於店外張貼告示,澄清持牌人和股東都不是福建人,亦與斬人案無關,又稱認同「五大訴求,缺一不可」,李生強調,此舉不是為求不再被裝修而變色,「澄清立場啫,要表達意願,驚都冇辦法」。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