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區選】擊敗周浩鼎 王進洋:收工時做返一個街坊

更新時間 (HKT): 2019.12.11 13:31

區議會選舉後3日,新一屆東涌南選區當選人王進洋在富東邨謝票,一位老人突然走近,原來是他小時候的理髮師兼87歲的老鄰居陳伯。只見神色凝重的陳伯在王進洋身旁悄悄耳語,「阿洋,唔知4年後我仲可唔可以投到票畀你,但萬一我走咗,我屋企啲嘢就畀晒你啦,免得浪費晒畀政府!」。陳伯的信任令阿洋既感動又感觸,而事實上,今屆投票給阿洋的街坊,由年輕人、長者到殘疾人士都有,大家為了爭取民主、逐走保皇黨的周浩鼎,齊心投票助一眾政治素人如阿洋創造奇蹟。故快將上任的阿洋,雖然現時連正式辦公室也未有,但仍強調未來所有地區事務,即使小至路燈燈泡的故障、尋找失物又或是修路工程延誤,他都必會跟進。只因街坊的每一票及每一份心意,他都認為有必要去答謝及回應。

自小在東涌居住成長,阿洋在區內屋邨學校讀書,對東涌的大小事務瞭如指掌。區議會東涌南議席自1999年起由建制派把持,眼見區內問題隨着大嶼山不斷發展而日漸增加、卻未被妥善處理,阿洋遂於2015年決定參選該屆區議會選舉,以6000元選舉經費,迎戰當時已是民建聯副主席的周浩鼎。當年只有21歲的阿洋表現矚目,惜最終以244票的差距僅敗於周浩鼎。

敗選後阿洋未有氣餒,選擇以地區組織「東涌人」召集人的身份在社區深耕細作,小至為街坊尋回失物及寵物,大至發起「光復東涌」行動,以針對當時港珠澳大橋通車後,由黑工導遊帶領的非法旅行團所導致的旅客過多問題。與此同時,阿洋在過去四年都以「炒散」工作為主,除了為儲錢用作參選經費外,亦為了可更靈活地抽時間進行社區工作。四年青春付出換來街坊的信任和選票的託付,今屆區議會選舉阿洋以5049票擊敗獲得到3619票的周浩鼎,一雪前恥。

與上屆相比,年僅25歲的王進洋得票由約1900票,大幅增加1.6倍至今屆的逾5000票,猶如聖經故事中「大衞」一般,擊倒建制派的巨人「歌利亞(周浩鼎)」後,阿洋明白每一票都是信任,故無論走至東涌哪一角落都不忘向街坊謝票。記者目睹阿洋從富東街市走到他從小居住的東盛樓樓下的一小段路,不時都有街坊主動走過來熱情道賀:有的站在一旁握着拳或揮着手,說聲加油;有的主動湊前一步在他耳邊,喃喃細語;也有人大步走前給他一個擁抱,直截了當。

熱情過後,距離1月1日上任只有不足1個月時間,阿洋坦言在現時的「候任期」,自己第一步要優先「focus返落去出邊嘅手足嗰度」。區選結果公佈當晚,他已呼籲其他當選的區議員,在勝選後翌日一起到理大聲援留守者,因為他覺得「我哋唔好唔記得我哋呢一個議席,就係用好多手足嘅血同埋汗換返嚟嘅!」

另外,阿洋表示自己在當選後已立即和朋友討論應如何成立一個基金,以更高透明度,利用自己的薪金來幫助一些有真正需要的求助者。就着自己這個計劃,阿洋打了個比喻:「譬如話我身上邊得20蚊,如果義士過嚟問我拿15蚊,我都會畀晒15蚊佢哋,而唔係剩係10蚊。」

對於自己即將成為18區中、唯一未被「光復」的離島區議會的成員,阿洋指自己會在地區事務上盡快與街坊開會,看看候任期內有甚麼社區問題是燃眉之急,那麼他便可在正式上任後,第一時間展開工作。例如僅在11月,東涌站至少曾全日或暫時關閉7次,不少街坊都希望港鐵能就全月通(月票)的問題而「回水」,故阿洋已決定跟進。又例如東涌巴士站附近的違例掛橫額問題,儘管現時他未上任,不能名正言順展開工作,但阿洋指自己亦已經用候任區議員的身份要求食環署跟進。

區議員工作繁重,容易被大大小小的社區事務磨滅自己服務社區的初心。當被問到應如何保持初衷,阿洋想也不想便答:「開工嘅時候正正經經做嘢、勤力啲。收工嘅時候,做返一個街坊。依一個就係一個最好嘅勿忘初衷方法。」

作為區議會「新丁」,阿洋就辦事處的問題感到十分苦惱,因現時周浩鼎仍以區議員的身份租用一個位於富東邨出入口、近地鐵站的「靚位」。阿洋估計,周浩鼎在12月31日區議員職務結束後,會轉以立法會議員的身份繼續佔用該地舖。阿洋曾到房署辦事處查詢,得悉可能要待明年9月即周浩鼎的立法會議員任期完結後才可遷入,「因為雙料議員係可以用立法會議員名義綁住個舖位直到任期完結,我都奈佢唔何。」但因為不想因此而延誤上任後服務居民的機會,也不想勞煩東涌居民到「唔就腳」的辦事處求助,阿洋指已決定上任後先以「流動辦公室」的形式在區內不同地點展開社區工作,便利居民。

訪問過後,阿洋取過競選時用過的易拉架,到富東邨的出入口處進行謝票。「多謝各位賜票,我係3號王進洋,我成功當選啦,會繼續服務大家」。放工時間,邨內的街坊在回家路上都聽見這一把沙啞的聲音在謝票。「我全家都投咗畀你㗎!」「記得去埋東堤灣畔同海堤灣畔謝票呀!嗰到都有好多中產投票比你㗎!」面對街坊的支持和鼓勵,阿洋都以微笑和一聲又一聲的多謝作為回應。

不少街坊都趁阿洋謝票的機會,陸續就區內事務向阿洋投訴,例如A街坊向阿洋投訴路政署維修進度緩慢,「山竹之後,單車徑嘅路燈燈泡甩咗,到依家都未整過!」;B街坊則訴說巴士車費的問題:「機場巴士由機場開出市區,我哋東涌居民喺東涌上車,點解票價同喺機場上車一樣?」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