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復區選】金黃天水圍 新丁叫停17億天價橋 誓查7.21真相

更新時間 (HKT): 2019.12.10 06:00

天水圍區選一役中民主派贏得漂亮,17個選區全「染黃」,為這悲情城市爭取到「第19區」的美譽。天水圍除了17個議席全部由泛民贏了,過半數當選人更是不足30歲、首次參選的政治素人,年紀最小的兩名生力軍僅得22歲。是次區選一眾年輕素人新丁憑抗爭運動跑出,他們落區經驗雖有限,卻成功打着民主、自由、公義的旗號,踢走佔位良久的建制派老手。不少人視區議會選舉是抗爭運動的支線任務,「新官上任三把火」,憑運動上位的新人除了做實事,處理好民生議題外,街坊更盼望他們能為7.21元朗白衣人恐襲事件爭回公義;因此多名預備好「進駐」天水圍各區的候任區議員皆異口同聲地指,除了要求撤回17億天價工程,當選後最重大的首要工作,便是要團結爭取獨立調查追究7.21白衣暴徒無差別襲擊途人案件,為受害街坊討回公道。

記者:邵靖妍 李錦欣 攝影:趙浩宜

「我哋第一時間去咗POLY聲援!」當選後未有立即大事慶祝,反而走到當時仍被警方重重包圍的理大「救手足」,24歲嘉湖北當選人伍健偉(阿K)於今次區選奪得4,371票,以百多票之微險勝曾四度連任、比他大30歲的李月民(4,206票)。理大一役後,隨之而來的是候任區議員聯署煞停天價大白象工程,「大家見到我哋出咗兩個聯署聲明,係我哋上任之前已經話到畀政府聽我哋嘅民意,就係要擱置元朗17億行人天橋嘅招標程序,亦都希望重申返,我哋係堅守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嘅精神!」

伍健偉不否認自己是因應反送中社會運動而生的區議員,為公義出聲固然是首要任務,但他對於社區工作亦絕不馬虎,並要求自己短時間內成為一名貼地及稱職的區議員,「比起建制派,我哋可以做到更加多嘅地區改善,除咗蛇齋餅糭,我哋可以將社區活動搞得更有特色,更希望一改以往地區撥款或者地區工程嘅唔透明」。未正式上任,他已就景湖居發生的警民衝突與街坊召開會議,跟進管理公司和保安公司有否失職的議題。他亦將聯絡食環署,希望清洗銀座隧道內的連儂牆讓隧道回復整齊乾淨舊貌後,再為街坊爭取把連儂牆合法化或規範化。

他明言,如何取得工作上的平衡是當選後的一大難題,「點樣可以分配到時間參與社運之餘,仲可以兼顧民生,然後兩邊都要搞得妥妥當當」。訪問不足20分鐘,乘着攝影師更換記憶卡的小空檔, 阿K拿出口袋裏的兩部電話查閱WhatsApp和Telegram已爆滿的訊息通知欄,「佢哋(街坊)問我有咩難處,我話快啲幫我搵幾個admin幫我玩吓Facebook同Telegram先,如果唔係我每日淨係覆唔同社交軟件嘅求助或訊息,都已經可以由朝玩到晚」。縱使因未到1月1日故仍未正式就任,但街坊已視他為區內的新代表,因此,缺乏政黨背景和強大資金來源支持的他正為未來議員辦事處選址和聘用一名議員助理苦惱。因政府撥款有限,他正考慮與候任嘉湖南區議員吳玉英合租一舖位作為議員辦事處。

阿K直認自己激進派,他指「不平則鳴」是自己激進的原因,對於不公之事,他絕無法忍受。他明言自己一直以來支持前線手足,「其實每一個手足受傷、被拘捕嘅時候,我好多時都係親眼目睹個過程,好多時我做唔到啲乜嘢,以我當時嘅身份同能力,我冇辦法即時去援助到佢」。因此,他極盼換上區議員的身份後能付出更多,更實在地為整場運動作出貢獻。至今,他仍毋忘初衷,故早已被親中媒體認證他「能指揮暴徒」, 阿K對此只能一笑置之,但對於同路人的抨擊,他卻無奈感到失落。「總會有一啲聲音批評我哋呢一班人,係所謂食政治票、食人血饅頭,用佢哋嘅血同埋汗去換嚟我哋嘅席位。」家境不俗的他,前途本一片光明,但他選擇把前途押上與抗爭者同行,「如果抗爭者輸,我都會同你哋一齊輸,但係如果抗爭者得到勝利,我哋咁多個民意嘅代表亦都會一齊贏,我哋希望做到真係齊上齊落」。看到由市民一點一滴堆砌而成的曙光,他對整場運動,以至香港的未來,依然抱有希望。

復仇成功的天恒當選人28歲王百羽則是第二次參選,上屆以1,432票之差敗陣的他今屆收復失地,奪票超過6成(6,004票),擊敗昔日對手工聯會重量級人馬陸頌雄(3,731票)。「天水圍反枱黃晒,係指日可待。」原來他早已對天水圍充滿信心。他解釋天恒邨約於2001年開始入伙,當時有不少上樓後預備生育的夫婦,或當時剛跟隨家人入區而現已長大的小朋友,「計返年份,新一代可以登記做選民了」。他見證2014年雨傘革命後,多了素人參與區議會選舉和立法會選舉,為今日「染黃天水圍」播下種子,當時的「傘落社區」令天水圍人不再孤單,「瞓完街返到去都有同路人」。而今年,對在天水圍大勝的民主派而言,「呢一個運動一定係轉捩點,已經唔係好似雨傘革命咁90幾日,係持續咗半年,而且唔係一個one step嘅革命,係keep住由唔同嘅方向變化出嚟」。至於如何留住市民信心,甚至爭取對家選民的支持,確實是王百羽和其他當選人的一大挑戰。

當選後的他,馬不停蹄地學做一個「區議員」,沒有流露一絲鬆懈。採訪當日,仍是「IT人」的他剛下班,背着謝票用的易拉架,汗流浹背地趕到天恒輕鐵站,一手一腳自己裝好支架,沒有任何工作人員或義工從旁協助的背影一點兒也不孤獨,因不少街坊「粉絲」前來為他打氣,「好彩你贏咗」、「我嗰日叫晒成家人投你」。一群踩着滑板車的少數族裔小朋友途經時,七嘴八舌地爭相跟他聊天,受歡迎程度可見一斑。「佢幫過我哋!」一名小朋友向記者大喊, 只見王百羽靦腆地微笑一下。原來小朋友的滑板車曾被偷,向保安員求助反被驅趕,於是尋求曾敗選的王百羽協助。一群小朋友指王不時跟他們聊天,更給他們安排祈禱的地方;相反,四年前陸頌雄當選時,有小朋友想跟陸頌雄握手竟被拒,「(你)走開啦!」曾無端受屈的其中一名小朋友即說,長大後必定投票支持百羽。除了保持跟街坊接觸外,百羽透露有意申請陸頌雄原本的議辦作為自己日後的辦公室,惟陸頌雄同為立法會議員,有權繼續租用,因此,物色議辦新址是他近日頭痛的新任務之一。

天水圍北是新移民和少數族裔的聚居地,百羽除了大受少數族裔小朋友歡迎外,亦默默地贏得不少新移民的選票,「有個藍絲姐姐,係支持開工聯會嘅,佢話因為有蛇齋餅嘛!冇所謂啦,但今次就積極考慮轉軚,因為見到新聞報嗰啲後生仔俾人打得好慘,佢話感同身受,因為佢都係做人媽媽!」四年前落敗後一度心灰意冷的他坦言,反送中抗爭運動重燃他的參選意欲,亦大大增加他的勝算。「今年佢哋會覺得,你哋後生仔係講得出做得到,因為我記得以前有個哥哥講笑咁講,你哋班後生仔講咩抗爭呀?汽油彈都未有!但今年佢話,你哋掟汽油彈,OK,贏咗喇你哋!」王百羽對這個玩笑印象深刻,並非因為這名街坊同意暴力,而是因為他由此領會到,長輩們要求新一代「講得出做得到」,對他即將就任天恒區議員尤為重要。

天恒的13,000名選民中,近9,800人投票,王百羽認為投票率反映民意;然而,「場運動未完,同埋我哋都想以後一齊贏落去,唔係淨係嗰6,000個街坊贏,而係9,800個街坊一齊贏」。因此,一心想「靜靜地贏」的他當選後,不忘提醒支持者,「究竟邊個先至係打人嗰個、邊個先至係制度暴力嗰個、邊個先至係警暴、咩係警暴,呢啲都要街坊同返對面嘅街坊講」。百羽深明,良知是從政的必要條件,因其處事方式和態度必然會滲透於社區的每個角落。他今次參選更重視得失輸贏,惟「早幾個星期,見到警察癲到諗住攻入大學,中大、浸會、理工,我哋好多候選人都覺得唔係做選舉嘅時候,故曾經即刻拎返啲物資、急救嘢去支援」。王百羽不斷提醒自己選舉是次要的任務,而因勝出區選而贏得的資源和民心,一定要回饋於尚未成功的時代革命。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