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大圍城】離去vs留守 血的抉擇 中學生:大家肯罷工學生使乜衝

更新時間 (HKT): 2019.12.09 06:00

警方17日下午宣佈包圍理大後,防暴警當時未有即時攻入大學,中學生O在繃緊的氣氛中度過一夜。直至翌日清晨5時,速龍攻入A座,他才組織第一次突圍。「一齊返屋企!頂住!屋企張床要人。」18號早上8時,過百人大隊氣勢如虹衝向科學館道欲突圍逃生,迎接他們的卻是警方如銅牆鐵壁的多重防線,還有如下雨般亂放亂射的催淚彈攻擊,突圍部隊有的被捕,有的受傷,最終大隊被迫撤回校園暫避,眾人當時因士氣高揚,約10分鐘後再次跑去紅隧突圍,但同樣鎩羽而歸,「班警察有制高點、乜(裝備)都有,我哋乜都冇,擋都冇得擋。好多催淚彈係示威者隔離爆來爆去!」兩次早晨突圍多人被捕,最終失敗告終。

下午近2時,中學生O參與第二次突圍,但他坦言信心已減半,「試吓先,反正都係俾人包圍,一半一半㗎咋。」當時為數200人的「突圍隊」戴上面罩豬嘴,手持雨傘、鐵通、燃燒彈等從理大A座衝出,但甫走出漆咸道南空曠地方已遭警察以催淚彈等「瘋狂掃射」。當時,防暴警甚至不需要衝前硬碰,遠距離開槍已令突圍隊無還手之力。結果,眾人撤退時有人要打破圖書館玻璃狼狽折返理大,多人被捕。學生O雖逃過被捕,但已感筋疲力竭,「成身都有催淚彈味,對鞋又濕晒,好沮喪。」

少年W早於9月便退學全職抗爭,並有參加理大抗爭,他離開理大時被警方記下身份及拍照,自始他幾乎天天都擔心警察會突擊上門拘人,回家後未及休息,馬上「執屋」及「變樣」。除了染髮,更冒險整容,只求減少一點被捕的機會,「話唔定有一日喺街認到你個樣亂X拉你,轉個樣叫做少少保障囉」。

從此W面上多出2道傷痕,而同樣被警察記名步出理大的中學生O則內心多了2處禁地。「我唔想再去理大,因為見到紅隧就諗起(示威者)俾人射得好慘,佢哋唔當我哋係人,不斷開槍(催淚彈或橡膠子彈)。」回家第一天至今兩個星期,外界不斷傳出有人被上門拘捕的傳聞,每次都令學生O寢食難安,「俾人記咗案底之後,生活都唔會話特別好過啦!」縱然只被記名,他已打定輸數,覺得長大後一定不能擔任公務員。

成功逃脫的理大生J,沒有受傷,未被記名,看似全身而退,但生活同樣未能重回正軌,只因心裏放不下一班手足,「我曾應承過會返嚟救佢哋!」因為一個承諾,他逃脫後沒有回家,仍每天留在學校宿舍,每當吃完早餐便到理大外圍行一圈,晚飯再行一次,觀察晝夜的警力分佈,希望可接應到欲逃生的手足。「我唔可以返屋企瞓覺,最起碼我自己放唔低。」直至理大正式解封當日,他馬上重回禁地,「我都唔知入去做乜,總知就係想入去,我都未消化到成場仗。」

從城內走出後迎來不同命運,但眾人一致表示會繼續抗爭,並斬釘截鐵強調「場運動未完」。理大一役可能是一場敗仗,但未有打倒他們抗爭之心。猶記得訪問結束後,中三學生O苦惱有話未說,立即坐回鏡頭面前,向記者說下此番話,「我希望啲港豬多啲關注時事,唔好活喺平行時空咁。」「可能大家對我哋好失望,但我哋都係人,會驚同有感受。與其鬧我哋點解俾警察記名走出去,不如諗吓我哋點解要入嚟?如果當初大家肯罷工,(抗爭者如)學生使乜去衝 ?」

理大這大批抗爭者,有人受傷,有人面臨檢控,有人每天活在隨時被人上門拘捕的恐懼中,但眾多受訪者全都表示無怨無悔。他們共同的希望是大家的血及淚,能喚醒更多沉默的一群繼續抗爭,以達成「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初衷。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