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理大】玻璃門上的道歉宣言 抗爭者打消責備手足念頭 齊上齊落最重要

更新時間 (HKT): 2019.11.19 14:14

理工大學李兆基樓地下位置,坐着至少60名抗爭者,他們全部身披錫紙,奢求可以利用一張錫紙,為他們帶來一絲的溫暖。理大守衛戰來到了第3天,不少抗爭者都受過水炮車攻擊,加上昨晚溫度低至17度,抗爭者又缺乏禦寒衣物,長期處於精神緊張的狀態,身體狀況變差,甚至出現低溫症症狀。

記者:馮智敏

抗爭者撐到了第3天,因為身體不適,最終決定送院接受治療,在送上救護車後,隨即就會被救護登記個人資料,因此決定送院的一刻,亦意味着他們選擇了行出去,將會面對被落案起訴的風險。在Y Core的底層地下,眾人都疲憊不堪,現場除了火警鐘聲和錫紙磨擦的聲音外,便沒有其他聲音,默默地等候着上救護車。

由踏入理工大學,到在這幾天曾多次想盡辦法逃出生天,直至今天,阿魚終於在別無選擇之下決定行出去,他此刻心情複雜,也許有人會質疑,都已經留守了三天,何不堅持到底,阿魚稱「唔想出面仲有家長為我哋而被捕」,自己的體力早已耗盡,阿魚不認為這一場仗可以繼續打下去,看見外面有越來越多手足為救他們而被捕,阿魚實在於心不忍,與其要繼續承受精神折磨,倒不如行出去承受被捕風險。

3日前成功進入理大校園支援手足,3日後決定行出去,即使背負着犯有暴動罪的風險,阿魚卻不曾後悔3天前的決定,「我喺呢一刻仲未有流血已經好好,入得嚟Poly,點樣都有呢個心理準備嘅」。事後回想起當天到理大的路程上未有受到警方阻撓,不禁令阿魚懷疑,其實政府或警方早有計劃要將抗爭者引到學校內作出圍捕,當天來到理大支援時,並沒有考慮太多,只是不想有手足白白「送頭」。阿魚曾經有怪責過當初呼籲大家留守的理大學生,「本身有怪過Poly嘅手足嘅,但見到段嘢,點怪啫」,阿魚指向前方由理大學生用噴漆在玻璃門上噴上的道歉宣言,「各位手足:今次Poly準備不足,帶咗好多麻煩,好對唔住!辛苦大家!」,不禁失笑起來。

阿魚指自己這幾天聽到最多的說話都是戰友們的道歉,然而,他比起所有人更加自責,「其實我哋先係最對佢哋唔住,打咗咁耐都打唔到出去」,又想多謝家人和朋友一直以來的支持,家人昨天更發送了一條短片給阿魚,他估計內容是親人想對他的說話,過了一晚仍未敢打開短片。他亦對其他手足感到抱歉,「對唔住手足,冇得再繼續打落去」。

早有料到自己會被拘捕,阿魚早已經拍攝了短片表明自己不會自殺,又記熟了義務律師的資料,亦有告訴朋友自己的出沒位置,使他即使被拘捕,也不會受到不合理對待。坐在理工大學Y Core的地上等待登上救護車送院,猶如倒數着自己被警方拘捕,6月至今,阿魚身邊已經有不少同學及朋友被捕,自己當然會害怕,「驚就一定會,但係咁多人陪我坐就無話真係好驚 」,對於抗爭者而言,手足們可以齊上齊落才是最重要的事。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