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理大】學生冀市民體諒 「若抗爭失敗 所有東西都變得沒價值了」

更新時間 (HKT): 2019.11.14 15:54

逆權抗爭持續5個月,早於8月拋出第一塊磚頭後,就讀理大土地測量一年級的黃同學,已經寫定遺書給朋友。若他不幸犧牲,請朋友將遺書轉交家人。雖多次想過被捕受傷甚至中槍的場面,但內心卻非全然做好準備。「犧牲生命一定唔想,但企得呢個位都預咗,每一次(抗爭)都當係最後一次。」站在槍林彈雨的前線承受極大壓力,他曾數次夢到自己被捕虐打而驚醒。談起被捕後有機會面對10年監禁,他更豪言寧願死都不願坐監。

黃同學在本周一開始駐守理工大學A座,漆咸道南高位至今,連續三個晚上合計只睡了10小時。不眠不休只為悍衛理大,守住紅隧及紅墈橋路障,癱瘓交通達至三罷目的。「啲人唔肯罷工,我哋幫佢,直至政府回應五大訴求。」黃同學認為每個校園都有自己地理優勢,中大守吐露港公路,理大負責堵紅隧,城大堵九龍城。每所大學各自堵塞一處,再帶動各區堵路開花,才能在三罷行動,取得初步勝利。

「如果警察攻入嚟就用火魔法,我哋有高空優勢,佢哋入嚟都好難。」說起戰略他隨即侃侃而談。理大的示威者不時開會商討對策,並早已定下逃生路線。雖然每分每秒都擔心會被圍捕,亦到要盡力保衛校園。「我哋唔係要攻佢哋,而係要守住自己嘅地方,只要警察唔打,我哋唔會引戰。」

兩軍對壘難免傷及無辜,他亦想向受牽連者道歉,並解釋前線已盡量將傷害減低。「之前防暴守住紅磡橋,我哋都諗過衝出去,就係唔想傷及無辜所以冇做。」 他希望市民理解,如果抗爭失敗,香港就不是香港,所有東西都變得沒有價值。「喺暴政同警方無理暴力及濫捕面前,我哋其實冇選擇。」

自6.12起站在前線包圍立法會,到今日死守理大,勇武定位早已確立不變,但思想及武力就不斷進化。由6.12只戴着3M口罩,到後來逐步購入單嘴和雙嘴防毒面罩,甚至更換濾罐,所有裝備都是隨着經驗慢慢增添。「6.12單純唔想通過條例,無諗過會出催淚彈,警方武力升級,我哋都要升級。」眼見多位手足被捕虐打,他在8月終突破心理關口扔出第一塊磚,亦火速進化至投擲燃燒彈。

由年中抗爭至年尾,由中學生變成大學生,由市民變成「暴徒」,短短5個月極速成長,但在父母眼中卻永遠是個小孩。為免父母擔心,他決心隱瞞到底,預先拍下大量吃喝玩樂的照片,每次抗爭都發相給父母,謊稱去玩。「我諗直到我被捕或受傷,佢哋先會知道。」

記者 黃麗英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