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蘋果直擊】旺角示威者倒地後遭警棍毆打兼腳踩 頭破血流 市民質疑警濫用私刑

更新時間 (HKT): 2019.10.28 17:13

昨日大批市民響應號召到尖沙嘴參與抗警暴集會,惟集會尚未開始,警方便已施放多枚催淚彈,驅散在場市民。其後不少市民分散至多區行動,入夜後群眾開始集結於旺角,防暴警員到場並四處亂放催淚彈,現場非常混亂。《蘋果》記者於晚上近10時碰到速龍警員進行拘捕行動,一名男示威者疑走避不及,在旺角通菜街(女人街)被警員撲倒後,曾遭警員用警棍毆打,疑因此頭破血流,其後又遭警員腳踩,地上留有大灘血迹。但記者上前採訪時,警員卻以強光照射記者妨礙拍攝,頭部受傷的示威者其後被帶走,未知有否送院。現場市民質疑警方執行「私刑」濫暴,記者今早再次到場觀察,發現現場血迹及雜物有被清理過的痕迹,惟尚有難以清洗並已凝固的血迹留在地上。

記者黃麗英 謝頌昕

昨日晚上9時49分,記者從豉油街走進俗稱女人街的通菜街,有約10多名示威者從花園街穿過富達大廈後巷,跑過女人街,速龍警員從後追趕,其中一名落後的男示威者在後巷出女人街的街口被制服,其間速龍警員向被按在地上沒有反抗的示威者頭部位置揮動警棍,疑似是毆打示威者,其後有防暴警員上前「協助」。

由於之前警員曾發射催淚彈,現場街坊難以呼吸及不斷咳嗽,在場的記者及警員亦感到呼吸困難。記者其後繞至較後位置欲繼續拍攝警員制服示威者情況,但有防暴警員隨即用強光燈照射記者,阻礙記者拍攝。直至大約9時51分,兩名防暴警員不斷要求記者退後,記者鏡頭拍攝到該名受傷示威者已被警方完全制服,雙手被反綁在身後,伏在地上,並疑因受傷毫無反應,惟此時有防暴警員卻再度用腳踩上示威者的小腿位置,加以施壓,恐加劇傷勢。

直至9時53分,記者再次嘗試繞至其他位置拍攝,當時女人街現場已佈滿防暴警員,有路過的市民欲穿過女人街時亦被趕走,記者一直於現場進行直播期間,有警員不斷向記者查問「影完未」,又稱女人街一段已屬警方封鎖線,不斷驅逐記者離開。記者一直向豉油街退後,惟一名身上看不到編號的防暴警員則不斷喝罵記者,「我叫你出去啊!講咗幾多次」,記者表示已不斷退後,但他疑情緒失控重複不斷講了「行出去吖」十多次,另一名「PTU Z_ 1/8」(以衣服上的邊框遮蓋Z後數目)的防暴警員不斷指嚇記者,「唔好再阻礙我哋警察嘅工作,就係咁簡單,我唔同你解釋咁多!」,其後離去。其間,另一名「PTU Z2 2/8」防暴警員從後拉扯記者,記者多次追問被拉扯原因,該名警員則不作回應,反而情緒失控大聲呼喝「我叫你出返去呀」,其後又問記者:「我舉高個盾都唔得啊?」

直至9時57分,記者遠離防暴警員,繞至女人街及豉油街街口拍攝,再次拍攝到該名被制服的示威者,當時警員正搜查示威者身上的物件。其間有居住附近的市民向防暴警員表示「我想回家(I want to go home)」,惟警員表示警方正在執法着他等待。

記者拍攝期間,防暴警員不斷移動,再次企圖阻礙拍攝,有市民不斷叫喊,問警員「係咪打人啊?」,又稱他們為「殺人犯」。記者自9時49分拍攝到示威者被防暴警員向頭部位置揮動警棍後,直至10時04分,記者畫面拍攝到示威者頭頂位置出血,毫無反應,有現場市民指警方曾執行「私刑」。

其後有兩名警員進入通菜街,該名示威者於10時08分被人從後拖行,一名穿着戰術鞋的警員上前,腳部有所動作,疑用腳踩示威者頭部,另一名防暴警員則用強光燈照射記者鏡頭,意圖阻礙記者拍攝,示威者同時已被帶走,不知所終。

直至晚上10時14分,《蘋果》另一名記者再次進入該名示威者被捕地點,多名市民於現場圍觀,指摘警方執行「私刑」。直播畫面中可見,地上佈滿血迹,有膠袋和啤酒罐等雜物放置在血迹上,有市民表示看到警員將膠袋放在血迹上,質疑他們意圖遮蓋血迹。

《蘋果》取得案發附近的CCTV影片,影片顯示晚上9時49分,該名落後的男示威者在沒有反抗的情況下,被速龍警員拉扯背包及從後用警棍毆打頭部,示威者疑因被打感到痛楚而雙手按着頭部位置,其後速龍警員將他制服,惟速龍將他按在地上的畫面則未有拍到。

監警會前成員黃碧雲指,根據警方使用武力的守則,警員制服疑犯時應使用最低武力,不論制服疑犯前後亦不應以警棍毆打對方頭部,形容此行為已屬使用過度武力。她舉例指2014年佔中期間,退休警司朱經緯在旺角用警棍襲擊途人一事,當時事件獲監警會接納投訴,指他在執勤期間使用不合理武力,最終亦被判囚入獄。她指以現時前線警員執法時所使用的武力,已遠遠超過最低武力的標準,質疑為何監警會沒有處理事件,甚至政府包容警隊使用武力,助長前線警員變本加厲,形容他們「越做越狼」。

黃碧雲又認為現時前線警員在使用武力方面已經失控,因此令市民感到非常憤怒,「由頭到尾市民都係話要一個獨立調查委員會去睇返警察做嘅嘢,但政府將個波踢咗落監警會度」,惟監警會並沒有全面調查權,令市民難以信服,亦變相令警員認為「冇王管」。

香港人權監察發言人葉寬柔指警方使用警棍毆打示威者頭部,已屬違反使用警棍的訓練和指引,因警棍屬致命武器,會對示威者造成危險。她認為該名示威者並沒有作出反抗行為,警方沒有需要使用致命武力及有威脅性的動作。另外,示威者被捕後遺下大量血迹,葉認為血迹數量顯示被毆打的示威者傷勢不輕,質疑警方有否讓他止血及接受治療,認為警方有責任將他送院治理,否則均屬違反國際人權標準。

葉寬柔又批評現時警方執法時大部份均蒙面,又經常將記者無理驅趕,做法完全不合理。她指,在國際人權準則下,警方不能阻止記者或人權觀察人員拍攝事件,若記者未能拍攝過程,會令受害人難以作出追究,造成嚴重的人權侵害。她認為警方多次以強光照射記者鏡頭,為逃避監察及追究,行為「無法無紀」,十分「恐怖」。

《蘋果》正向警方查詢,何以拘捕受傷男子,以及是否有警員涉濫用武力。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