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權運動●動畫】光復上水梁金成遭暴徒撒粉末藤條鞭打 警列襲擊交重案跟進

更新時間 (HKT): 2019.08.19 22:03

【22:02】警方將案件列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AOABH)及刑事恐嚇

【18:50】梁金成於下午5時45分,由沙田警區重案組探門陪同下離開沙田警署。

【14:52】梁金成在律師陪同下,現身沙田警署作進一步調查。

【13:29】警方將案件暫列聲稱襲擊,交由沙田警區重案組跟進調查。

【12:00】梁金成在fb留言稱,今早8時已經離開醫院回家休息,而警方沙田重案組人員曾經與他聯絡,跟進事件。

北區水貨關注組召集人梁金成(金金大師),昨晚在沙田第一城對開城門河畔被3至4名男子毆打,背部佈滿疑似藤條痕的傷痕,頭部及臀部亦有受傷。事後他已報警及送院驗傷,他懷疑今次遇襲與近期組織光復上水行動有關。

梁金成表示,當時在城門河畔獨自一人飲啤酒散步,突然有3至4人出現,有人向他撒粉末,他於是隨即用手掩面,數名男子向他圍毆,以類似藤條的物體襲擊他,他倒地後捲曲身體保護自己,但頭、背等位置仍受傷。兇徒打人後,有一人能說出他的名字,並出言警告:「梁金成,唔好再搞事,再搞事就唔會好似今次咁!」逞兇者之後四散逃去。對於施襲者所指的「唔好再搞事」究竟是指甚麼,梁金成指不肯定,但他最近發起過上水遊行,亦有支持「反送中」,他懷疑是最近一次光復上水的遊行惹來襲擊。

梁指由於自己飲過酒,「擔心警方唔承認我嘅口供,以為我亂講嘢,作出嚟。而且我亦擔心警方現在嘅處理手法,只係備案,而沒有作保護。如果係咁,我自己處理,唔需要警方。」他又指施襲者說話帶有鄉音,並知道他活動的地點及作出伏擊,故相信對方之前已跟蹤過他一段時間,懷疑是背後有勢力人士對他作出警告。梁金成指若他需要對一件事情發聲,他會繼續發聲,因為如果因為受到襲擊就不去發聲,絕對是白色恐怖。

光復元朗的申請人鍾健平,事後到醫院協助梁金成並召開記者會,指梁在城門河畔被數名男子伏擊,梁身上及面部均染有粉末,傷痕懷疑被藤條物體所傷,行兇者帶有鄉音,並出言恐嚇。梁今次主要是右邊身體受傷,有超過20處傷痕,頭手及背部,受到不同程度創傷,梁當時無帶身份證,警員一度聲稱無身份證不可送院,致梁對警方不信任,現在要待治理後始再決定如何追究。

鍾健平稱,如果今次是中國以暴力制止香港動亂,這絕對不是可行的方法,作為梁先生的朋友,他強烈譴責這批行兇者的動機及目的。鍾又指,梁在遇襲後,有超過兩間報館,收到神秘男子電話通知派記者到醫院採訪,代表事件是有組織和預謀,是一個用暴力去作出警告的行動,他希望全香港人向這種暴力說不。鍾健平透露,雖然他沒有受襲,但他自己最近亦懷疑被人跟蹤。

警方回應指,昨晚11時30分,43歲的梁金成,在大涌橋路與3名男子爭執及推撞,他身上有酒氣,頭手腳及背部受傷送院,警方調查後列糾紛案處理。至中午1時許,警方發言人回覆《蘋果》查詢時表示,梁聲稱在沙田城門河畔近畫舫消遣期間,與人爭執,報稱被人襲擊,警員到場時,梁拒絕提供資料,並表示不追究,只要求送院治理。警方將案件暫列聲稱襲擊,由沙田警區重案組跟進調查,梁清醒送院治理。據了解,梁當時身有酒氣。

鍾健平於下午2時50分發出新聞稿指,梁金城因為需要安撫家人情緒,已於8月19日早上大約8時,主動向院方要求,與家人離開醫院,到安全地方休息。由今早10時,有自稱沙田重案組人員,一直以電話騷擾梁先生休息。及後,於下午1時許,有便衣探員親身到梁先生住所拍門,未有理休息要求,更以不同籍口,要求梁跟隨探員到沙田警署。新聞稿指暫時未知警方是否向受伏擊的梁進行拘捕行動。梁的律師已到場,積極跟進事件。

至傍晚時份,鍾健平再發新聞稿,指因應梁金成先生的身體狀況,警方已於今天下午約5時45分,由沙田警區重案組探門陪同下,護送離開沙田警署,梁先生的律師一直陪同在場,積極跟進事件。鍾指出,由於案件已進入調查及搜証階段,故梁先生未能向外透露更多有關案件的資訊。另外因為梁先生剛受到伏擊,希望各界可以讓梁先生及家人稍事休養。

遇襲受傷的梁金成網名「金金大師」,被視為本土派政治人物,2013年開始反水貨客運動,組織「北區水貨客關注組」,近年活躍社運。梁除了發起早前的光復上水遊行,數年前曾舉辦遊行去反赤化、反殖民。他在2015年參選區議會選舉,在北區彩園選區得1975票,但敗給競逐連任的民建聯成員蘇西智。

2016年8月,申報任職物流主管的梁金成與陳國強、邱文勁組隊出選立法會新界東選區,但選管會褫奪陳國強的參選資格,只確認梁金成、邱文勁參選,最終梁金成等人取得305票,得票率為0.05%,是該屆選舉中全港得票最低的地區直選侯選人。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